rNzyT  

激昂的音樂,喧鬧的人群,狂烈的氣氛。紅綠的燈光下閃耀不定的是各種各樣的表情和起起落落的情緒,每一個在熱烈氣氛中的人,他的背後,都有一個並未表現在臉上的心靈。

允兒坐在轉角處的一張高腳椅上。周圍喧鬧的環境,反而讓一個人的心境越冷清。一個人的孤獨並不是孤獨,在一群人中間獨立於其間才是真正的寂寞,因為孤獨的感覺並不是說身邊沒有人,而是一種當身邊有人卻沒有辦法和別人分享心情的心理狀態。

允兒意識清醒,並不是過來買醉,她找的是一個有許多人的熱鬧環境。今天的她不想一直守在自己靜靜的小屋裡,呆在那個離那個人只有咫尺距離的地方,卻只能遙遠地想著那個人的心。允兒也試過寬慰自己的心:這樣的結果是理所當然的。原本一份不該存在的暗戀,就應該不僭越兩人朋友的身份,愛上一個女子本來就是一件不能被尋常人接受的事情,何況秀妍更是不可能會有同樣的想法。

是她將自己的心強加在了秀妍的身上。

允兒的心中是矛盾的。她一方面害怕失去和秀妍現有的親密關係,懊惱於自己衝動地將感情言明,酒瓶雕刻想要如秀妍說的回到像從前一般親密的好朋友的關係。然而心中是這麼想的,卻還是抑止不住自己想要愛著秀妍的心,心中說服自己不要去要,可是卻沒辦法控制自己想要秀妍的心情。

於是她選擇躲避,她只好稍微離開得遠一點點,這樣她才能讓自己親疏得體,對待自己心中渴望的那個人,不太黏膩,不做超出友誼的要求,就如秀妍所想要的,回到她要的像以前一樣的好友關係。

只是這樣是多麼的難,只要秀妍的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姿態,一個動作,就足以左右她的心思。愛一個人,就會像傻瓜一樣,傻傻地留意那個人的每一個動作和每一句話,想要從中得到蛛絲馬蹟的訊息——秀妍是不是在逃避她,秀妍有沒有一點點喜歡她,秀妍開不開心,秀妍是不是覺得困擾,秀妍是欣喜於她此刻做的法還是感到不耐而想要她走開。

然而今天,秀妍是因為她的存在而不快吧。兩個人如此尷尬,又怎麼能像從前一樣輕鬆地相處。果然,還是不該說出來的,對吧……允兒黯然地想著,靜靜地一個人,再靜靜地把酒杯裡的酒喝下。

黃美英呼朋引伴熱鬧了一個晚上,但是她心裡是隱隱知道允兒今天先離開心里肯定不好過。大家散伙以後,黃美英試著打電話給允兒,沒想到竟然聽見允兒電話里傳來的是震天的吵雜聲。

黃美英專門在酒吧的邊邊角落處尋找允兒的人影。她真那那個慢性子又溫吞的女人沒辦法酒瓶雕刻,剛才在電話裡只聽見吵吵鬧鬧的“咚咚”聲,再配上允兒那特有的不緊不慢的溫和語調,黃美英一陣雞同鴨講也沒搞清楚允兒到底在哪裡。掛了電話以後她轉念一想,允兒這人就算是跑出去玩也不會沒分寸,她去的地方,必定是她認為安全的地方。

於是美英同學腦筋一轉,跑來了上次她們一起來玩過的酒吧。她越過人群,轉到一處轉角吧台接著就笑起來,哈~她果然是很了解允兒那一根筋的——允兒正半趴在吧台上,一副醉得要昏昏欲睡的樣子。

“秀妍……”允兒感覺到有人碰觸她的肩膀,轉過頭來就抓住來人的手喚道。

“芷你的頭啦!”黃美英沒好氣地伸手單指將允兒戳得東倒西歪,“下午幫你製造機會,你當著人關老師的面擺架子,臉臭得和什麼似的。當時不理人家,現在又在想嗎?”

“哦……你怎麼來了。”允兒蔫下身體坐回高腳椅上。

“允兒你喝酒了?”允兒平時遇事總能態度淡定有條不紊,為人低調卻從來沒有她不能解決的事情。越是這樣的人,黃美英就更看不得允兒受委屈的樣子,一邊拉允兒往外面帶,一邊架勢十足地說:“嘖你這沒談過戀愛的小女孩,不就是喜歡個人嘛,直接上就是了乾嗎的搞得那麼幽怨!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有事就對我說!”

允兒乖乖地被拉著往前走,低頭沉默了許久才開口:“美英,如果不能接受一個人,是因為果真不愛,還是因為身份和性別的不同所以不能愛?”

黃美英沉默了一會,她也不是沒有為允兒對關老師產生感情而驚訝過。這並不是普通的感情,允兒為了擔心這樣的愛戀太過特殊,或者是關老師不能接受甚至厭惡她而糾結,這些黃美英都是知道的。但是允兒杞人憂天的為了這些“可能”、“也許”、“設想”的問題就這麼糾結,這讓性格爽快又直接的黃美英真是抓狂,“啊!你為什麼管這些什麼接受什麼愛的問題,你沒說過沒問過又沒試過你怎麼知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說過?”

“啊?你說過?”黃美英差點跌到在地上,沒想到允兒這麼有膽子,“酒瓶雕刻關老師知道這件事了?你居然敢對她說這……咦,那個不是——”黃美英激動中無意間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她似乎看見有個女人十分像那個愛愛交際花,她穿著一身緊身火辣的皮衣,正在舞池中央投入地跳舞。

“是啊,我對她說了,那天……”

“噯,噯~等下,等我啊。”黃美英見允兒低著頭嘟著嘴,開始沉浸在自己的傾訴中,來不及仔細再看清楚些就趕緊也快步跟上允兒的腳步。

※※※※※※※※※※※※※※※※※※※※※※※※※※※※※※※※※※※※※※※※※※

秀妍放下書本,關掉床頭的檯燈,她安靜地坐在床上片刻,還是掀開薄被下了床。秀妍伸手撩起窗簾的一角,對面的房子裡,還是沒有亮燈。

她嘆了口氣,試圖疏解心中那莫名的緊繃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從下午開始,又或許是這段時日以來都沒有被放鬆過。秀妍晚上是真的有事。作為關家的掌上明珠一點風吹草動也被眾人關注,她和方旭岩低調宣布分手自然是要被關家父母關心的。秀妍本應回家裡陪父母吃飯,可是卻臨時改變了主意,早早地回到住處。

只是當她一如往常般練舞、作息過後卻有意無意地留意到允兒夜深了都沒有回來。開始只以為是她在學校自習或是外出未歸,可是已經到了休息的時間她仍未回家,允兒從來是個戀家不愛流連在外的人,她到哪裡去了呢?

她這段時間對允兒的感情是矛盾的,她從未想過和允兒間輕鬆和諧的關係會有有變化的一天,畢竟允兒從來都是那個喜歡臉紅無害可愛卻又溫柔會逗她開心的鄰家女孩。她到現在想起允兒對她說的那些話都覺得彷彿在夢中,可是她卻又清晰地記得那個人軟軟的唇貼在自己唇上的感覺,這樣似真似假的感覺讓她的心一直不能平靜。逃避於允兒口中那突然的、有些超越想像的感情,可是卻又不禁為兩人之間冷凝的氣氛和允兒的不似從前而黯然,這是秀妍從來沒有過的矛盾的感覺。

秀妍攏了攏身上的睡袍,斂下眼。她似乎有些太過於關心一個朋友了,酒瓶雕刻或許她該歸咎於這是和好友突然發生齟齬心裡必然的不快,雖然她以前從未試過和什麼人鬧矛盾。她打開房門決定去廚房倒杯水。

剛從廚房出來,秀妍卻恰巧聽到對面的門前有些響動。是允兒回來了嗎?秀妍遲疑了一會還是將門打開。

黃美英齜牙咧嘴地用肩膀頂住允兒的身體,她整個人幾乎被允兒“摟”在懷裡,“允兒你這個一杯倒的傢伙,不會喝酒學人家去什麼酒吧,笨蛋!你家到了啦!”

允兒覺得頭暈暈的,繼續依靠住身邊的“物體”,然後再和好友搭話:“哦~到了。來,我們進去繼續說……”有些人喝了酒就發瘋,有些人喝了酒就睡覺,但是有些人喝了酒就……話多。

“還沒說夠啊,平時講半天也不搭一句話,現在怎麼那麼多話說。鑰匙拿來!”黃美英抱住允兒,從她身上摸出鑰匙開門。她心裡還惦記著要回酒吧里找那個愛愛,這段時間到處找不到人,原來不是洗手不干了,這樣也給她碰到,真是孽緣。

“美英我這些話只能對你說……沒人能了解……連她也不了解……”允兒卻握住黃美英的手不讓她開門,嘴裡嘟嘟囔囔的這句話,真是讓人聽得……

黃美英一陣心軟,摟住允兒的肩親暱地拍拍柔聲笑著說:“平時這麼正經的一個人喝了酒居然撒嬌,真是的,好好,我們先回家再說,來吧~”

“晞——”秀妍稍微打開門,就看到允兒頭低低的,酒瓶雕刻紅著臉小聲地說著什麼,正要開口喚她,才發現她身邊有另外一個人,再接著便和黃美英摟在一塊親暱地說著什麼。秀妍有些發怔,她沒漏看允兒那乖巧聽話的樣子,允兒她……以前經常在她面前露出這樣的神態。秀妍收住了已經到唇邊的呼喚,垂下的睫毛在臉上投下一個淡淡的影子,然後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