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DpE  

是怎麼樣的心跳,才能讓人在繁雜的街頭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是怎麼樣的佔據,才能讓人激動而興奮不能自抑自己的顫抖?

是怎麼樣的氣息,才能讓人迷醉得滿心都佔滿了她的馨香。

允兒輕輕地、小心翼翼地吻著秀妍。懷中擁抱著的是溫軟纖細的身體,香香的讓人著迷,唇上碰觸到的是略帶些涼意的柔軟櫻唇,就像吻上清晨的花瓣。

她溫柔地吻著秀妍,不敢用一絲力道。因為秀妍是她愛憐的完美,須得溫柔地對待就像呵護春風中第一朵開放的花。更是因為她心知這是一個偷來的親吻,偷得魯莽,偷得不計後果。因此她格外小心翼翼,想要傾注所有的感情,害怕吻重了一分會驚擾了秀妍。這是一個溫柔、輕淺的吻,只輕輕地唇瓣相貼,分享著彼此的甜蜜,卻並不熱烈地侵襲。

兩個人的呼吸交錯著,各自融在彼此的體溫中。秀妍有些迷惘,不能感受到現在的情況。這是怎麼了?暖暖的、軟軟的轉變成一種令人酥麻的異樣感覺。然而這樣溫柔的親吻卻還是驚擾了佳人,最初的迷離過去,情人節禮物秀妍稍微推開允兒,臉上有著極少在她身上見到的驚慌,她睜大眼幾乎有些說不出話來:

“允兒……你,這是,這是在做什麼……”

允兒凝視著秀妍微啟的雙唇因親吻而顯得水潤,還有她染著飛霞的雙頰,允兒難以用語言去描述她的感覺,心悸動,這是愛的感覺。

“秀妍,我愛你。忘記他,讓我愛你!”

“你說什麼……”全身不能做出任何動作。

“我說我愛你,秀妍我愛你!”允兒握緊秀妍的手,聲音清亮,眼神熱烈。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怎麼可能。”秀妍搖搖頭,太超過她想像的範圍了。

“怎麼不可能。可以,秀妍,讓我愛你!”就如她當時毫不猶豫地承認了自己愛上秀妍,愛上一個女人的事實,允兒就是這樣的人,當她認定,她就能毫不猶豫。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女孩……她是那個害羞的貼心的,她是那個會照顧人的小女孩,是平時能像個小動物一般害羞會撒嬌,又像是小毛毯一般會溫暖會呵護她的人。她是朋友啊!她怎麼能說這種話……

“不行,不能這樣。”

“為什麼?”秀妍毫不猶豫的拒絕讓允兒的心像被刺了一劍般,“我只想愛你!”

“因為……因為你是朋友啊……”秀妍皺眉地搖頭,“允兒,我們是朋友……怎麼能有愛。”

“那我不要做你的朋友,我要愛你!我要□你的人!那個人他根本不懂愛你,他沒資格,秀妍,讓我愛你!”允兒像是個被惹急了的小螃蟹,抓住秀妍的肩膀,心急地表白自己的心意。她有些惶恐,惶恐於如果秀妍不能接受,那麼她就要失去什麼。這就是她最害怕的,如果秀妍知道了她異樣的感情,她得不到秀妍的愛,她甚至會失去作為好朋友呆在秀妍身邊的機會。

允兒這句話卻讓秀妍猛地心疼了一下,她不要,難到在允兒心中,她們的情意也是說不要就不要的嗎。情人節禮物秀妍帶著自己也沒察覺到的薄怒冷聲道:“夠了允兒,你怎麼敢!你做出這樣荒唐的要求,是同情還是在因為那件事而輕視我,你怎麼敢! ”

“荒唐的要求……”允兒一怔,就像是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冰水一般。

畢竟是自己心裡一直憐愛的朋友,允兒備受打擊的樣子讓秀妍忍不住開口:“允兒,不要這樣,我們間怎麼,怎麼可以有愛情,你是女人啊,不要為難我。”

“我為難你?”允兒突然覺得自己恨不能找個石頭縫鑽進去。秀妍她厭惡這樣的事情對嗎,她厭惡自己身為女人卻說愛她。

秀妍眨了眨眼,一顆晶瑩的淚水從她眼角滴落,她的心,好酸痛。 “允兒,你忘了你剛才說的話吧,我也當作沒聽見,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好不好?我們還是好朋友,好姐妹,好不好?”

她從沒見過,秀妍懇求人的樣子……可是原來,竟會是這樣的有如最重的鐵鎚,狠狠地敲打她的心。果然是這樣嗎,暗戀就應是暗戀,一個人之所以一直地去暗戀一個人,就是因為她知道,說出來是不能夠的。自己那樣起起伏伏的深深的愛慕,是不被所暗戀的人接受的。所以不能說,所以躲在角落裡偷偷地暗戀著。

“還能像以前一樣嗎?秀妍,好朋友怎麼還能像以前一樣對你,你認為我對每個朋友都會像對你那樣嗎?我怎麼能只把你當成好朋友?”允兒有些無奈地笑著自嘲。她早該知道,她不該期盼著得到秀妍的愛情,秀妍是那麼完美的人,就如天上的星星一般讓她祈望。能遇到秀妍,能待在她身邊,能得到她溫柔的對待,開心地相處,已經是太幸福太幸福的事情。

允兒的每一句話都想要鑽進她的心裡,一字一句地翻攪著她的感情。這個人太過分了!她不是允兒,她不是那個乖巧害羞,卻又總是愛照顧她讓她感覺被疼愛的鄰家小妹妹,她好過分!

“不要說了!”秀妍覺得委屈了。畢竟是眾星拱月般當了二十幾年大小姐的人,秀妍身上不需刻意便散發出這樣的氣質。她態度變得矜傲而疏離,斂下眼簾淡聲說:“允兒,我們可以的。我們仍像以前一樣,我們是普通的好朋友。今天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們都當沒有發生過吧。”

允兒滿是愛戀地巡視著秀妍臉上的每一處,紅潤的菱唇,尖尖的下巴,漂亮的眉毛,微微低著眼長長的睫毛在她的臉上投下漂亮的影子,讓她迷戀的臉,和讓她愛的秀妍。她怎麼能捨得她煩惱,怎麼能捨得用自己一廂情願的感情去脅迫她。允兒凝視良久,然後微微頷首。

允兒微微揚起一個笑,態度一如以往地乖巧而溫柔,如秀妍熟悉的一般,“好吧。情人節禮物我們做普通朋友。都聽你的,秀妍怎麼說,我們就那麼做。”

這卻又是秀妍不熟悉的允兒,秀妍淡淡地轉過頭去,她覺得,有什麼東西關上了,那開向住著小飛俠的neverland的大門,關起來了……

秀妍不願去看允兒此刻笑得溫順的臉,她初次發現,原來那個笑得很羞怯很溫暖的女孩,也會有這樣疏離客氣的一面……

就像對待普通朋友。

※※※※※※※※※※※※※※※※※※※※※※※※※※※※※※※※※※※※※※※※※※

她這算是懲罰她嗎?

秀妍雖然待人一向淡然不熱絡,但是她卻也無法不去在意到允兒最近的冷淡和躲避。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情,以前的允兒最愛黏在她身邊,最愛跟前跟後地陪她做每一件事情。允兒的粘人之甚,甚至連她的那些同事和好友都知道有一個乖巧的小朋友是秀妍的鄰居,每次會在秀妍忙於練舞和彩排的時候等在舞蹈室外送水帶點心。

直至這段時間終日不見允兒的身影,秀妍才發現,大家都知道冷淡不好親近的大美女秀妍身邊有個小尾巴。

但是那個小尾巴最近卻再也難得一見。不再紅著臉笑瞇瞇地抱著電腦出現在她的門前,不再趴在學校舞蹈室的窗外呆愣愣地不知道想些什麼,不再每天發一些讓人忍俊不禁的短信來讓人笑著搖頭,也不再跟前跟後地磨她陪她去吃這個吃那個。秀妍下意識地在課堂上尋找她的身影的時候,才發現允兒甚至最近都不來上課。

面對這樣的情形,秀妍有些淡淡的惱意,是惱那女孩每次都是如此,真的有如受驚以後便要找石頭縫藏起來的螃蟹一般,兩人有了齟齬便突然躲得不見人影。秀妍更惱自己竟然為這件事而氣惱,她更惱自己如此在意。

允兒姍姍來遲,開會遲到了。剛走進藝聯會的會議室,黃美英開始坐在秀妍什麼嘰嘰喳喳著什麼,見允兒進來,很自覺地讓開秀妍身邊的位置,坐到旁邊去。不料允兒走過來後伸手拉了拉黃美英,讓她坐回原來的位置去。

黃美英看看允兒,再看看關老師瞬間變得冷淡的臉,坐回位置上鄙視允兒一眼:莫名其妙的傢伙,情人節禮物今天連大美女也不想親近了。允兒撇撇嘴,不理她。

“嘿允兒,我讓個風水寶座給你你還不要,你的計劃不要給關老師報告哦?”黃美英一句話說給兩個人聽。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在鬧彆扭吧。嘖嘖,想不到允兒還敢和關老師鬧彆扭呢,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坐得好好的,別亂動啦,開會了。”允兒抓下黃美英捏到她臉上來的手,嘟著嘴小聲說。她能感覺到,秀妍見到她就斂下了唇角的淺笑,秀妍見到她肯定覺得很沒趣吧……允兒頭低低,悶悶地想。

今天的會議是關於藝聯會策劃的活動的進展。因為有秀妍的引薦,加上藝聯會會員們也各有些神通,他們的策劃書拿給天主教會方面看了以後,那邊多方比較,認為允兒他們實力稍欠但是勝在代表著年輕的一代。因此計劃就這麼定下來。

眾人輪番發言,秀妍只是坐在一旁聽,並不開口給意見,也不像平常一般和顏悅色地鼓勵大家做得好。對於這樣一個眾人心目中像女神一般高雅的老師,會員們是又敬又愛,又不敢輕易對待的。見秀妍如此,大家都變得有些小心翼翼起來。

藝聯會決定以曾經註冊過的公司為名義進行這場最真實的“實踐活動”。最後,大家商定還有許多細節的問題,需要重新修改,不斷地聯繫。這需要一個掌握計劃,做統籌的人,於是,大家把目光全部集中在允兒身上——他們也不是不想親近大美女老師,可是今天美女老師可太讓人緊張了。

允兒無奈,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秀妍說:“那麼關老師,你和我約個固定的時間,我將大家的意見整理好以後再對你報告。”

如果並不愛,那麼你不會明白,想要靠近一個人,卻又不敢放任自己過於沉溺的流連。要站在普通朋友的立場和感情上來對待你的一切,只因為,這不過是場卑微的,得不到回應的暗戀。

秀妍神色淡然,矜驕冷清的氣質讓旁人皆著迷於她的優雅,卻也怯然不敢輕易靠近。她怎麼會沒聽出允兒話中的含義,那就是她不再像以前一樣隨時隨地地親近著她了,約時間和她見面,就像一個普通的朋友,不再時時地牽掛。

黃美英這時拉了幾個會員,又湊前來繼續“一句話說給兩個人聽”——“關老師,有點晚了哦,正好我們約好去吃飯,你和我們一起吧!”

對秀妍說著話,又嘻嘻笑著勾住允兒的手臂。傳遞的信息不言而喻。

秀妍看了一眼這兩個姐妹淘,再看看允兒低著頭臉嘟嘟的樣子,淡聲說:“不了,我還有點事情。”

“關老師~就一起吧~”旁人在一邊敲邊鼓,眾人還是非常期望和這樣的老師兼師姐多接觸的。

秀妍對眾人微微點頭,軟釘子還是讓人照碰,輕柔地說道:“大家辛苦了,你們去吧,沒有我在你們會更放鬆哦。”

眾人仍在鼓譟,慫恿著秀妍參加他們的聚會。允兒輕輕抽出被黃美英挽住的手臂,情人節禮物低聲說:“我不想去,我先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