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秀妍在大廳一隅找到允兒。她正站在一個放了宣傳冊和一些聖經教義的架子旁,翻看架子上擺著的畫冊和書籍。秀妍低頭看看允兒正在看的圖畫:“石室教堂?你信教?”

允兒敏感地察覺到身邊人兒的體溫和馨香的味道,淺淺地呼吸,“嗯~不信。只是喜歡這個建築。”

“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和允兒在一起,總是能讓人放鬆下來,這樣漫無邊際的聊天。

“就因為漂亮啊~”允兒巴眨著眼睛。

“呀~呵呵,呵呵~”秀妍笑起來。這是和誰在一起也難得的這樣的感覺,酒瓶雕刻只是一些很平常無聊的對話,也能逗得她忍俊不禁,允兒真是個特別的女孩子。

咦~秀妍笑了。允兒愣看著眼前這個女子突然綻開的淺笑,於是她也笑了。雖然並不知道是什麼讓秀妍笑起來,但是喜歡一個人便是如此,只要她高興,那麼自己的心也像是要飛上天一般輕快。

“你要談的事情都談完了?”秀妍見允兒又紅著臉一邊傻笑一邊發楞,這個小螃蟹做起事來有條有理,就是待人處事時經常在狀況外,真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

“哦哦~那個,談完了。我給保羅先生講了大致的想法,他好像比較感興趣,酒瓶雕刻留下了我們的策劃書還約我下次見面。”一說到其他的事情,允兒馬上變得從容有條理起來。

“秀妍這要謝謝你!”一說好聽話就又臉紅。

秀妍平時是很少親自出席這種聚會的,她身後有一個團隊會專門負責對外聯繫和為她安排工作上的事宜。允兒知道秀妍會來,是有意幫她,到了這里以後,秀妍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和故交攀談,而是直接將允兒引薦給了教會負責義演事宜的負責人。秀妍並不是高調喜歡廣為交結的人,這樣的做法很符合她的性格。

允兒被引薦以後便和負責人保羅先生交談,一直到談完了,卻沒尋到秀妍。她便就自己走到一隅,一邊翻看這些不被人多留意的教會介紹,一邊等秀妍出現。

“事情順利就好。”秀妍淡聲說。

嘿~關老師果然是性格淡定的人,允兒兩隻黑眼睛盯著秀妍的臉直瞧。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秀妍,你渴不渴?”

說著從身邊架子的托盤上拿起一杯水交給秀妍。

秀妍感覺到玻璃杯傳來的溫溫的熱度,有些訝異,“怎麼會有這個?”在這樣的場合,酒精、飲料,各式各樣的飲品太多,唯獨一杯溫開水卻是找不到的。

允兒摸著頭嘿嘿地笑,“我記得你不喝那些飲料,我剛才問服務生要的。現在溫度剛好。”

秀妍淺笑。

“啊,還有,你沒吃東西吧。還有這個。”允兒索性把整個托盤拿過來,上面有一小碟水果。她在會場轉了一圈發現水果盤都被做成了水果沙拉,秀妍平時雖然並不刻意控制體重,但是高脂高熱量的東西她不喜歡。允兒知道秀妍不喜歡這些場合的食物,擔心她餓著肚子,於是剛才想起要找水的時候順便盯著服務生為她準備了一盤新鮮的水果。

秀妍有種很莫名的感覺,雖然從小生活在眾星拱月的環境裡,她習慣於別人對她的殷勤。但是允兒總能關心到最小的事情,毫無心機,單純地做一些旁人看來或許微不足道的事情,只為了她是不是渴了,是不是餓了。允兒這樣的體貼和關心讓人感動得心疼,就像心疼一個小孩子。秀妍拿起叉子吃水果,淺笑著柔聲對允兒說:“正好需要呢~吃到東西感覺很幸福。”

感覺很幸福……允兒自動忽略掉其他的字眼,斷章取義,然後輕飄飄地陶醉起來。酒瓶雕刻允兒有些羞怯卻又忍不住大膽靠近秀妍,將頭搭在她的肩頭,紅著臉嘟嘟囔囔地說:“人家磨了那個人很久的……秀妍~”

“允兒對我真好~”輕柔的聲音。

“真的!”允兒的眼睛都亮起來了。愛一個人,喜怒哀樂也變得敏感起來,會因為那個人對旁人多說一句話而傷心,也會因為給自己的只言片語而開心得不知所措。允兒笑著,腦子裡再也容不下任何的想法,盯著秀妍長長的睫毛和那雙美麗的眼睛,整個人都沉浸在無盡的快樂里。

這廂在一旁竊竊私語,然而不速之客卻是不請自來。艾晴和方旭岩相攜從拐彎處轉出來正好和秀妍打了個照面。

“小妍……”方旭岩低聲喚著,卻又躊躇著貿然上前害怕侵擾了佳人。

艾晴見狀卻執意挽住方旭岩的手臂走到秀妍面前來,笑道:“關小姐居然來了。我還以為你會迴避這種地方。畢竟……呵呵。”艾晴笑眼往身邊的人一挑,然後再轉過頭來。

秀妍略帶些黯然,看了看方旭岩。他就任由其他的人輕慢地對待她,給她難堪嗎?

“方旭岩,那些湊巧的,你身不由己的,不是你所想要而是事情自然發展的話語,不過是你的藉口。如果你不想繼續一段關係,如果你想和別人在一起,為什麼不光明正大的承認,卻要把理由全部推到另外一個人執意要追逐這段感情上。”

一段感情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秀妍心中不能說沒有難抑的心傷。這無關乎愛,而是,她的驕傲受到了挫傷。越是驕傲的人,就越無法接受這樣的背叛,非是她還想挽回一個背叛她的男人,而是她的驕傲讓她不能容許在這件事中,她是一個不能有說不的權力的人。

方旭岩面有愧色,低下頭閃躲著秀妍的眼神。 “小妍,這件事上……我沒有任何話說。你太好了,而我卻像個罪人……我知道我沒資格說愛你,事已至此,我在你面前會不斷地想起我的過錯,我沒辦法面對你……”

“於是你就能面對她了。因為一起做過背叛的事情,所以你能覺得自己在她面前處在優勢的地位?方旭岩,你是懦弱的人。”秀妍的語調冰冷,彷彿說的是一件與己無關的事情,而只是抽離了立場去批判的一件事。

艾晴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性格強勢,她怎麼能忍受這樣的批判。她冷笑,“關小姐何必一口一個背叛。和則留不和則散,留不住一個男人,我如果是你根本沒臉見人。哼,你這種自視甚高大小姐,想要表現你的冰清玉潔嗎?”

如果說前面的是挑釁,那麼現在這些話就是不留餘地的侮辱了。允兒不能容忍這個!即便這件事發生在別的人身上,即便是艾晴這句話說的是其他人,都是不可原諒的,何況那個人是秀妍。允兒平日性格隨和,卻也不是沒有脾氣的人。酒瓶雕刻她將秀妍拉到身側,伸手握住秀妍冰涼的手,聲音中盡是惱怒:“我不知道做了對不起別人的事的人還可以這樣咄咄逼人!你們一個是秀妍的舊識,一個是戀人,背叛是不忠,沒有愧意是不義。哈!果然是因為沒辦法成為自視甚高的大小姐,所以哪有冰清玉潔可言。那你還有什麼資格開口說他們兩個的事情?秀妍我們走!”

“這關你的什麼事?”艾晴像是這才留意到允兒的存在,毫無防備之下被允兒一陣搶白倒是不知道怎麼反駁了。

允兒和秀妍都無意多說,允兒索性拉了人就走。艾晴卻說道:“先別走!”接著一臉不懷好意地訕笑道:“關秀妍,在家族的庇蔭和寵愛下就該全世界的為你們美好嗎。背叛又怎麼樣,這也是遊戲規則,你以為你身邊的其他人就不會欺騙嗎?你看看你身邊這個看起來正直的小女孩,她也一樣會欺騙。呵~你要不要問問她,她可是在很早以前,就看見過什麼的喲!”

“夠了!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方旭岩低聲呵斥艾晴,畢竟是自己寵愛多年的人,他還是不能見到秀妍受委屈的。

“秀妍,我……”明明不是那麼回事,但是允兒現在真有百口莫辯的感覺。

秀妍看了看允兒,低下頭,鬆開和允兒交握在一起的手,冷著臉轉身離開。

※※※※※※※※※※※※※※※※※※※※※※※※※※※※※※※※※※※※※※※※※※

“秀妍!”允兒追出宴會場,在半坡上追到秀妍。 “秀妍你聽我說,我不提那件事是因為我當時並不認為……我以為他只是……唉!”說多錯多就是講這種情況。

秀妍一言不發,她的心中確實是覺得傷心。這好一段時間來,她壓抑住所有的情緒,不讓自己有所想有所感,她一向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的,這是她與生俱來的性格。然而今天,她的感覺卻突然甦醒了,或許是為一段逝去的戀情,或許是為了被傷害的自憐自艾,又或許是驚然發現允兒這樣在她看來是單純無害的人竟然也——秀妍突然覺得心中一陣疼痛,那是她從來未有過的感覺,就像,就像……

“秀妍?你哭了?”允兒又是心痛,又是妒忌,頓時感覺到了無盡的酸澀,秀妍的歡笑或是悲傷,都是為了那個男人……她不是早該知道!那個男人……才是她的戀人啊……可是這樣的秀妍,卻多讓人心疼,有什麼方法才能讓她不再為了那個不值得的男人痴傻,不再為了別人傷心?

允兒抓住秀妍的肩膀,皺著眉輕輕搖晃她:“秀妍!你為什麼要哭,你該清醒了!那個男人根本不愛你,你哭有什麼用,方旭岩他不愛你了!”

可惜允兒情急則亂,她犯了個錯誤。在一個女人的面前,說另外一個人不愛她,這樣的話對任何女人來說都是一種冒犯,無論你說得是不是事實,無論你說得是不是那個女人心中自己明白的,這都是一種足以讓人難堪的冒犯。任何一個女人聽到了這樣的話,都會下意識地豎起心牆,保護自己。

秀妍聽了這話,仍是流著淚,可是表情卻冷淡驕傲,她拉開允兒的手,矜傲的聲音冷冷地說:“那又如何,這是我自己的事。”

然而秀妍的這句話,卻徹底繃斷了允兒的那根小心地隱藏,從不肯張揚的心弦。允兒摟住秀妍的肩,酒瓶雕刻重新把她拉回懷中,第一次是抱一個愛人,而不是抱一個朋友的姿勢將秀妍擁進懷中。她的聲音變得艱難而低啞,稍稍低頭輕輕地吻住了秀妍的唇……

“這不是你的事,秀妍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