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林允兒的顧慮也是事出有因,以現在掌握的證據段張兩人的嫌疑很大,而且兩人一擊未果,是否會另尋他法威脅鄭秀妍的安全也是未知?於公於私她都應該有所行動。只是,就在昨天,亞東收購遠宏正式進入到談判階段,林允兒不懂商場,卻隱約感覺如果此事曝光,是必會影響談判的成效。鄭秀妍昨日的欣喜她怎能感受不到?要不,等到收購成功再上報立案?可,作為警察,知瞞不報似乎也不大好吧?林允兒就為這事糾結了一天,晚上躺在被窩裡也睡不著,索性坐起身打電話。

不為別的,就為聽聽那人的聲音,讓她安心的聲音。電話接通就被掐斷,林允兒已經習慣,耐心等待對方的回撥。這次時間有些長,問了才知道人家剛剛在跟遠宏的人開會呢。聽著鄭秀妍略顯低沉的疲憊聲音,林允兒有些心疼,只是說了些貼己的話便掛斷了電話。現在顯然不是說事兒的時候。這次談判,遠宏的總裁陳宏兵親自上陣,目前雙方正處在相互試探的階段,兩位總裁需要達成戰略共識,至於細節則會由手下人跟進。會議已經開了一整天,手機一震鄭秀妍就知道是誰,提議大家休息一會再繼續。

話說回來,鄭秀妍再淡然,也做不到明知愛人相親還能無動於衷。她的性格不可能表現出來,可鬱結總要找酒瓶雕刻個出口吧?便賭氣一樣不去主動聯繫林允兒。林允兒應該感受到了,只是她把原由歸結為鄭秀妍的忙碌。戀愛中的人呀,這IQ,EQ都高不到哪去。鄭秀妍蹙著眉把身體陷在沙發里,林允兒樂天的性格讓她漸漸忽略了她的感受,剛才林允兒的話語中透著猶豫,似乎想傾述又壓抑著什麼,難道是沈母又有新的安排?不能怪她多想,時間讓緋聞事件平息,讓公司的是與非清晰,卻沒能改變爺爺的態度。

長輩們的思想是她們無法明白卻又不得不去顧忌的兩人有多久沒有見面了?突然很想念那人傻傻的笑容,還有曖暖的懷抱。 “方總,時間到了”肖博的聲音把鄭秀妍拉回現實。早上醒來,林允兒就覺得右眼皮不停在跳,心里莫名的煩躁。

連食慾都受到影響,照例在局門口買煎餅,賣煎餅的大叔一邊熟練的做著煎餅嘴也沒閒著:沈警官今天就要一根油條啊?減肥可不能這樣,瞧你今天臉色可不大好。林允兒含笑不語,心裡卻嘀咕著,你一大男人這麼三八幹嘛,丫的看我哪胖啦?姐這是標準的模特身材,除了那啥小了點……啃著煎餅走進局裡,林允兒剛坐下老吳的電話就來了,肇事司機昨夜突然腦出血,搶救無效已經死亡。

林允兒舉著話筒半天沒說出話來,人命關天,事情的性質完全改變,不再是她想怎樣酒瓶雕刻就能怎樣的了。放下電話,林允兒沒有猶豫,敲開了季剛辦公室的門……事情的關鍵是那個神秘人,季剛聽了匯報要求立案偵察,首先就是要拎出此人。林允兒表明態度不想參合此事,她與鄭秀妍的關係按規矩是要避諱的。季剛淡定的望著她“那你跟我說說,沒有立案你哪來的這麼多證據?”啞巴吃黃連的滋味,林允兒深深的體會到了。也對,她和妍妍的那層關係她不說又有誰會知道? “季隊,這事交給我,您老放100個心吧!”走出辦公室,林允兒一下輕鬆了許多,連眼皮也不跳了。

也許她就是在等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不是我想查,是俺們領導逼我滴……抓捕出乎意料的順利,那人躲到了郊區親戚家,還跑去網吧上網,半小時之內就被當地警方控制住。人被抓了,還雲裡霧裡的不知哪邊出了問題。審訊的差使交給林允兒,先柔後剛,證據擺在面前哪還有他抵賴的份兒?開始這小子還要一人承擔,但當知道司機已經死亡,曾經吃過兩年牢飯的他一下就蒙了,林允兒乘勝追擊,突破了那人的心理防線,半天功夫就全交代了。正如林酒瓶雕刻允兒所料,他以免除高額債務為誘餌,威脅原來的同事伺機謀害鄭秀妍,幕後的指使人就是段張兩人。

至於事情為什麼如此容易,還要歸功於段鳴揚的意外受傷,使得段張兩人產生了間隙。事後段波一心照顧兒子,張昇則被陳宏兵收了實權自身難保,哪還有閒心管他人的死活?那人藉機到醫院了解了各方的傷情,決定還是到鄉下躲些日子。段張兩人的身份特殊,林允兒跟季剛申請了逮捕令才跟小趙分頭行動。林允兒負責段波的審訊,不管問什麼段波都是沉默不語,態度很明確一切等律師來再說。

此時,段波懶懶的靠在椅子上,叼著香煙,一副淡漠無畏的神情,林允兒壓著心頭的火氣,剛小趙去抓人被方景蘇抓傷了臉,這一家三口就沒一個省事的。

已經是凌晨2點多,拉鋸戰還在繼續,同組的同事跟段波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換林允兒休息。段波滿臉的疲憊仍在堅持,他知道最多再熬幾十個小時警方只能放人。林允兒喝著咖啡,心裡一個勁的感慨“這年頭,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沈姐,有事,出來一下”小趙推開門。林允兒聽妍走出審訊室“怎麼?”“有人來保釋段波和張昇”“還不到24小時,讓他們等著”林允兒皺著眉,抬頭就見季剛走近,這個點這哥們儿怎麼過來了?季剛一個眼神,林允兒跟在他身後走進吸煙室,心裡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季剛點了根煙深深吸了一口,他也是半夜被電話吵醒,對方報了頭銜把他嚇了一身冷汗,人家屈尊打來電話的目就是讓他放人。林允兒靜靜聽季剛說完,臉上沒有表情,季剛輕嘆了口氣,還想勸慰幾句,未及開口就被林允兒打斷“不用說了,我懂的”——這就是官場。讓小趙去辦手續,林允兒跟季剛並肩往辦公區走去,“電影”既然散場,她也趕緊回家洗洗睡。推開辦公室的門,小趙跟對方的律師正在交涉,自己的辦公桌前站著酒瓶雕刻一個職業裝束的女子,聽到推門聲緩緩轉身,搖曳的身姿,精緻的面容,林允兒緊繃的臉頓時舒展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