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林允兒酒量一般酒膽一流,要不也不會衝上台拿起瓶啤酒就往肚裡倒,酒瓶雕刻司儀大哥也很給力,藉著勁頭唱起了《祝酒歌》。

禮儀小姐獻上一隻玩偶,林允兒抱在懷中眼睛卻盯著另一隻,為啥那個不給我尼?眼看著有位仁兄上了台,接過酒瓶準備“開戰”,林允兒腦袋一熱抬手擋住“放著別動,那是我的!”也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果斷的搶過酒瓶仰頭就喝,那神態果真有幾份壯士就義的感覺。


酒這玩意兒慢飲和牛飲完全不是一個概念,林允兒喝到一半就有些吃不消了,但短信都發了可不能讓人笑話。眼睛一閉,在眾人的哄鬧中嚥下了最後一口酒。林允兒滿面紅光,一手抱著一個玩偶,努力控制自己的腳步回到座位上,一桌人很是興奮,說著佩服佩服,厲害厲害這類的廢話。這桌沈父沈母也是滿臉通紅,滿耳都是旁邊親友不知褒貶的話語:“你家女兒真是豪爽”,“月然酒量真是不錯”,“這丫頭喝這麼多不會出事吧?”沈母無妍以對,只能含笑而坐,心中卻是恨恨:好你個林允兒,我這好不容易把你打扮的清新可人有點淑女樣了,你給我演這麼一出!沈母起身走到林允兒旁邊,本想教訓幾句,可林允兒一見沈母就露出怯色“媽,我難受,我先走成嗎?”事實證明,沈母絕對不是後媽,女兒嘴上一服軟她這心底也軟了下來“我跟你一起走吧,回去給你熬個粥,緩緩胃”“沒事兒,我回去就睡覺,你不用擔心”林允兒小嘴一咧,裝乖巧。


“那好吧,打車回去,到家給媽發個短信”女兒很獨立,酒瓶雕刻做媽的也不能勉強。林允兒起身,跟舅舅舅媽打了招乎,抱著玩偶出了酒店。迎著冷風,林允兒腦袋稍稍清醒,卻突然有種想吐的感覺。 “你沒事吧?”身後傳來某男的聲音。林允兒回過頭,貌似眼前有個人影在晃“姐好的很,能有啥事?”“你的包”林允兒光顧著玩偶連包都忘拿了。 “謝謝”林允兒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看來醉的不輕呢。某男看著眼前人搖晃的身體,連忙扶住“你真的沒事嗎?”“我——”胃中有東西在翻滾,林允兒把手上的玩偶塞到某男手中“幫我拿會兒” ,說完就蹲在一旁的路牙上吐了起來。


可能是把晚上連帶中午的都吐完了,林允兒心中才舒暢起來,站起身看著旁邊抱著玩偶的某男,這才感到不好意思。 “我送你回去吧!”某男細心的遞上紙巾,展現如沐春風的笑容。 “不用麻煩,我自己打車回去”“不麻煩,你這樣不安全”笑容加深。 “真不用”誰敢打劫警察? “沒關係的”林允兒從某男手上接過玩偶,把包背身上,結束這段沒有意義的對話,她看到有出租車開過來了。某男紳士的拉開車門,林允兒道了聲謝坐了進去。 “沈小姐喜歡玩偶?”“送我家寶寶的”“啊,你有小孩?”“嗯啦”二十多歲的小孩“那,再見”紳士就是紳士,笑容依舊。


汽車開啟,林允兒閉上眼,眼前浮現某男的招牌笑容。終於知道為啥一酒瓶雕刻開始就不待見這個男人了,原來因為他的笑容,最討厭比她笑的還“風騷”的人了! !醫院很安靜,過道上兩個保鏢坐在椅子上,看到林允兒站起身點了點頭,就算是打過招乎了。推開病房的門,林允兒輕輕用腳一踢關上了房門,也不往裡走,就依靠在門邊,看著窗台前嬌柔美好的身影,心中柔軟的讓自己都有些詫異。那人也只是側過身,靜靜的對望,眼中漸漸浮現笑意,是為她手中的玩偶吧! “喜歡嗎?”走近,林允兒把玩偶推在鄭秀妍的眼前方若方接過一隻抱在懷裡,沒有回應,擺弄起林允兒頸上的圍巾。


“怎麼,不喜歡?”林允兒有些小小的失望。 “很漂亮”鄭秀妍半天冒出這麼句話來。 “米尼還是米奇?”“你”鄭秀妍略顯羞赧,側過臉遮住此時微紅的臉暇。沈母不會想到自己的一番心思,在鄭秀妍這裡綻放了。林允兒得意的笑“你才發現啊?”“今晚喝了不少吧?”鄭秀妍也學會轉移話題這招。林允兒不經誇,誰誇誰知道。不提則已,一提林允兒還來勁了,把今晚自己的光輝事蹟大大的宣揚了一番,總結表達的意思就是我這麼不容易,喜歡,是必須的。 “這個放在我哪還是你哪?”鄭秀妍很給面子,欣然接受。


“放你那邊,我不在的話就讓它們陪你”“好”鄭秀妍又指了指餐桌“那邊有點心”,顯然是聽說林允兒吐了心疼她呢。餐桌上放著兩個保溫的食盒,林允兒依妍走過去,一個抽式的食盒放著精緻的小點,蝦餃、蛋撻,培根卷,還有一個是燕窩雞粥。 “我靠,比婚宴還好”誇張的語氣,體現出林允兒內心的不淡定。她也住過特級病房,怎麼沒這麼好待遇? “有吃還不能堵住你的嘴?”鄭秀妍嬌嗔道。 “怎樣才能堵住我的嘴,你知道的”林允兒自認很嫵媚的回眸一笑,見鄭秀妍像觸電一般側過頭不敢直視,更加得意。


熟不知方大小姐是被林允兒“東施效顰”的滑稽模樣逗樂了。 “好啊,你偷笑”還是被林允兒發現,一把摟在懷裡,實實在在吃了頓“豆腐”。好一會,鄭秀妍推開林允兒“不鬧了,我把文件看完,你先進去睡”“我說好歹你也在住院,有點做病人的樣子好不好?”“我沒事的,文件明天要用”鄭秀妍理所當然的回道“你,賺那麼多錢幹麻?”無語啊! ! “養你”鄭秀妍低頭看文件隨口答著,忽然的安靜,抬起頭就見林允兒抱著一隻玩偶躺在對面的沙發上,對著天花板發呆。


“怎麼了?”放下文件,鄭秀妍走過去,林允兒抬起頭,讓鄭秀妍坐下,把頭枕在她的膝蓋上。 “幹麻要送我那麼貴的手錶?”林允兒對品牌沒有概念,當時鄭秀妍送她她也沒有多想,今天聽某女說了才反應過來。 “就覺得很適合你”當時在雜誌上看到就覺得跟林允兒很配,簡單的設計卻透著不凡的氣質。 “適合嗎?”林允兒不確定。 “送你這隻手表不是因為它不菲的價格,只是因為我覺得它才配的上你”輕緩的語調,認真的口吻,讓林允兒釋然。 “我總在外面跑,碰壞子多可惜”林允兒換了個角度。


感情帶了半個月沒事,知道它價值了就捨不得了。鄭秀妍不語,撫上林允兒額頭上的碎發,在她看來這根本就不是問題。 “那啥,我好歹也是警察”“嗯”“公務員要有公務員的覺悟”“嗯”“你說我那點收入戴那麼貴的手錶,人家怎麼想?”“嗯?”“要么受賄,要么就是傍大款……”“傍大款?”“就是勾搭上有錢人”“很丟臉嗎?”鄭秀妍停止手上的動作,眼眸中閃著讓林允兒看不懂的光芒。 “唉,跟你說不清了”林允兒放棄。 “……”“要不,我休息天戴?”最後掙扎。


“隨你”冰冷的聲音,傳達著某人的態度酒瓶雕刻。每每到了這個時候,林允兒只有服軟的份兒。忽然想起,曾幾何時某人答應在家都聽她的來著,難道是幻覺!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