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3y867ezag  

方旭岩追到門口,終於在秀妍上車之前截住她。 “小妍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

秀妍一臉冷然,不拒絕方旭岩握住她肩膀的動作,也不做回應。允兒則更下意識地把秀妍往自己身邊拉,現在這個男人已經給她自動歸類為不能讓秀妍靠近的壞人了。

“小妍你說說話,這件事,我們兩個好好談談!”方旭岩這才留意到站在一旁的允兒,心中暗自納悶,秀妍的這個學生出現在這裡是個什麼角色。他一邊對秀妍說話,眼睛看著允兒,意思很明顯,就是意示“閒雜人等”離開。

“我沒什麼好談的。有事待下次吧。允兒我們走。”秀妍淡聲說,伸手打開車門。

“我怎麼可能讓事情留到明天?小妍你這個樣子我怎麼能讓你走。請讓我們單獨談談!”方旭岩態度堅持,一手擋在車門口,後面半句話索性不客氣地直接趕允兒。

面對會讓秀妍傷心的人,允兒下意識的就是讓秀妍待在自己的身邊,她會張開她的爪子保護秀妍。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方旭岩追出來要解釋,而秀妍是如此傷心,或許,他們是真的需要一次徹底的詳談吧。酒瓶雕刻允兒嘆嘆氣,伸手關上車門,說:“秀妍我先打的回去。”

允兒很快攔到車離開,會所前面也不是適合談話的地方,方旭岩上了秀妍的車,吩咐司機將她們送到附近一個空間隱秘的茶座。

“小妍,你聽我說,我和她,唉,我和艾晴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只是意外的碰見,我們都喝多了,而且那種環境——”方旭岩略帶些懊惱,今天的事情確實出於臨時起意,怎麼偏偏會讓秀妍看到,她從來不去那種地方的。

“可是這並不是第一次不是嗎……旭岩,你到現在還不坦誠。”秀妍沉默了許久才說這句話,這是秀妍從剛才到現在唯一的對這件事做出的回應。

“我不——”方旭岩下意識的就想為自己辯駁,可是終究停下來,顫抖著手點了一支煙。他不是什麼君子,可是他也做不到刻意說話欺騙小妍。長長吐出一口煙,在煙霧繚繞的朦朧中,似乎才能給人說真話的勇氣,“小妍,事情也並不是像你想的那樣……開始是無意中的遇到,你知道……世界那麼大,這樣巧合的在同個地方同個時間遇到,總會有些他鄉遇故知的驚喜。”

“故知的驚喜,卻和你今天做得事情並不同。”秀妍突然覺得很荒謬,或許吧,這個男人太懂得談情,太老道於男女間的相處之道,所以他能收放自如,他能遊走在不同的女人,不同的感情之間。那種小心翼翼的,那種視若珍寶的,那種笨拙卻傾心對待的感情,有什麼人會有?

方旭岩默然了,他知道她總是冰雪聰明的,她溫柔淡泊但是卻也是敏銳且極聰穎的,這也是他一直以來無可自拔地痴迷與她的原因。方旭岩在秀妍的注目下有種無處遁逃的感覺,這反而促使他把話挑明了:“是。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艾晴主動了而我也沒有拒絕。小妍,你應該懂,那種孤身在外遺世獨立的感覺,雖然我享受這樣的方式,可也總會有寂寞的時候。我是男人,我也會有正常的**!”

他不是在抱怨在秀妍身上得不到那個,秀妍對他來說是值得一切珍惜的人。或許男人都是矛盾的吧,珍惜一個人,不去強迫她,卻會把他想要的轉移到另外一個人身上。他是從沒想過珍惜艾晴,所以他和她在一起卻是和秀妍在一起沒有的輕鬆和愜意。他可以對艾晴為所欲為,他可以用最冰冷或者最熱情的方式對待艾晴,反正他們兩人都享受著這種樂在其中。

“你就不覺得慚愧嗎?!”秀妍也不禁動怒了。既是對方旭岩背叛的怒也是難抑的心傷,畢竟在一起這麼久了,兩人的感情也一直是很融洽的,這樣突然的事情,就像是掩蓋在光鮮的外表下盡是醜陋的真相,讓她怎能覺得不傷心。

他慚愧!他無時無刻不在心中反复糾結矛盾。可是或許他就是在感情上世俗自私的男人吧,每次在秀妍的身上得到挫折,每次感到因秀妍的身份而不能平衡他的自信,他便不停的受到誘惑,一次一次地酒瓶雕刻逃避到他認為輕鬆的地方去。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秀妍不語。反復故意犯錯後的一句對不起……

方旭岩覺得,這樣說出來,他反而覺得輕鬆了。不願失去這個人人稱羨的仙子,是他最在乎的事情,可是卻也像一個枷鎖。事情至此,他知道他留不住秀妍,可是得到了結果痛哭一場卻好過於一直提心吊膽地害怕失去。

兩個成熟的成年人,無需大吵大鬧,無需死去活來,沒有了戲劇性和瓊瑤式的激動。秀妍和方旭岩只是互相對視了一眼,就已經傳達了彼此的決定。

※※※※※※※※※※※※※※※※※※※※※※※※※※※※※※※※※※※※※※※※※※

允兒頭上包著一塊布方巾,手裡拿一塊抹布裝模作樣地蹭著擺在玄關的置物櫃,她的眼睛骨碌碌地隨著秀妍的身影左轉右轉。允兒不知道那天晚上的結果是什麼,雖然秀妍並不像一般女子那樣呼天搶地、暗無天日地哭泣,但是允兒知道秀妍很傷心,她和往常一樣恬淡的外表下帶著冰冷。以前和秀妍在一起,雖然她也是不多話不多情緒起伏的人,但是允兒能感覺到她的心是愉悅而開朗的,但是現在,秀妍的心門被關注了,所有人都被她關在冷靜優雅的門外。

允兒不知是喜是憂,喜的是秀妍工作以外的時間都可以是她的了,她抑制不住自己,無比厚臉皮地黏在秀妍身邊,還告訴自己這個是為了陪伴悶悶不樂的秀妍。雖然秀妍這段時間並不寂寞,她的好友們輪番來訪讓秀妍差點要閉門謝客了。憂的是秀妍不快樂,而且,允兒想到了一件事,沒有了方旭岩,也還會是其他的男人出現在她的身邊吧。不會是方旭岩,也會是其他人,只是不會是她,怎麼會是她呢……

當你的心裡全部都是一個人的時候,無時無刻你都想把自己的事情和她分享。即便是各種忙碌的時候,允兒也會搜腸刮肚的發掘一些有趣的事情然後發給秀妍。哪怕秀妍只是偶爾回復一句簡短的話,她也會高興個半天,再從那少少的幾個字中去品味秀妍的心情。

允兒讓人把自己臥室裡的床調換了一個位置,擺在了對著陽台落地窗的牆邊——因為秀妍的床就在這個方位。只一牆之隔,她能想像到秀妍,熟睡在她心臟的位置。

“我身上有什麼東西嗎?”秀妍收拾好cD架,轉過頭來問允兒。她早就有留意到這個女孩很喜歡悄悄的看她,秀妍以前只是笑笑而並不以為意,這女孩像個孩子似的害羞,想親近人也是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就像一隻從石頭縫裡爬出來的小螃蟹,靜悄悄的,稍有動靜就跑得不見踪影了。今天是難得的見她這麼明目張膽的盯著她不轉眼,連秀妍這種在舞台上被萬眾矚目慣了的人都覺得莫名地不自在了。

呃,被發現了。允兒趕緊揚起一個笑臉,就差沒把抹布往臉上抹了,“啊~秀妍,那個,天氣很好。”

“嗯,是啊,難得的好天氣。”秀妍淺聲應。

愛緊張的小螃蟹窘困之下,好聊不聊學英國人聊天氣,這下詞窮了吧!還好窮則生變,允兒想起什麼似的兩眼放光:“秀妍,我們出去玩吧!我知道一個地方,哈~你肯定喜歡!”

說走就走,啪,丟下手裡的抹布,牽起大美女的手就直接的給她往外帶,眼睛都笑彎了。

“噯,允兒,可是我還沒——”秀妍還沒來得及說她需要做些出門的準備,就已經被某個平時慢吞吞,卻突然變成行動派的人給牽著手直接拉出了門外。酒瓶雕刻別看允兒平時最對秀妍小心翼翼,可是敢這麼拖著大美女說走就走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秀妍就像是個被小飛俠牽著手從窗口飛向neverland的溫迪,這樣的一幕又上演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