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vc6bj3j  

其人似柔若春風,又帶著冷冽孤傲,似親和易接近,又似空靈不可及。

剛開學的時候各種社團的活動是最多的。允兒和黃美英兩個大四的“老人”本不應該仍然熱衷於學生活動,但是藝聯會不是普通的社團,加上兩人合作藝術論壇以後社聯合雖然還有名義上的主席,但是實際的管理人已經變成了允兒和黃美英。

黃美英常常笑言她和允兒兩人一個主外一個主內,夫唱婦隨好不合拍。酒瓶雕刻允兒聽了只當黃美英又是搞笑,後來她才終於發現,原來夫唱婦隨的意思就是,桂花同學更是理所當然地天天拿著允兒的作業抄,大考小考隨堂考一律照抄,連畢業設計、調查問卷都成了允兒的事情。 “嘿嘿~你的就是我的嘛!”黃美英同學說得好不理直氣壯。

黃美英來到會議室的時候,就只有允兒在裡面,現在她不用去圖書館搶位置了,直接跑來這個環境佳條件好的藝聯會會議室。

“嘿,允兒,你終於出現了,你整天溫溫吞吞的,如果見不到你,問個誰都不知道你的消息!哎,我說你這個性格就不能改改,你的性子怎麼就這麼慢呢?”黃美英一坐下來就劈裡啪啦的嘴沒個停。

“呵呵……最近忙嘛。出版社催稿子。藝聯這邊的新活動又要開始策劃,我在寫策劃書。”允兒還是溫溫吞吞的回答,兩個人的性格真是兩重天。

“哦哦~你忙?我看你是整天的圍在關老師的身邊轉,其他的事情你根本就沒興趣管。”黃美英戳允兒的手臂,對她的性格了解得很。

“呵,呵呵~”說中了。允兒訕訕地笑,但是她最近是真的忙。酒瓶雕刻自那天晚上無意中見到秀妍和方旭岩鬧不快開始,秀妍似乎變得很忙碌,心情也不太好。允兒每次想去找秀妍,卻又總覺得自己找不到藉口,找不到非要在別人忙碌或者情緒不高昂的時候去打擾的藉口。

我們對喜歡的人便是如此,殫精竭慮、時時刻刻地想要和她在一起,卻又擔心她會因為自己太過頻繁的打擾而不耐煩,於是我們想了許多許多不得不去找她的藉口。一旦找不到藉口,就只得像允兒一樣乖乖的,日思夜想,卻不敢上前冒犯。

“其實我是真的在忙。秀妍她……最近心情不太好,我已經好幾天沒去找她了……”人家根本不是真的要知道你和關老師之間的事情好吧,黃美英翻翻白眼,允兒的心思都不知道去哪裡了。

黃美英心裡難免有些不是滋味,語氣一陣陣發酸:“開口閉口就知道關老師!我心情不好,你見不著我的時候怎麼不見得你有半點掛心過啊!切!”

允兒被“酸”到了,趕緊回過神來端起笑臉:“沒的事,沒的事。我要見不到你我也會想你,桂花~你是我的好同學好姊妹好搭檔好朋友好什麼什麼~”

“誰是你的好什麼什麼,”黃美英唾棄,“見色忘友就是說你這種人。說!你這個老婆仔還敢不敢不和我夫唱婦隨!”

允兒覺得額角三條黑線,這個黃美英還真是拿她沒辦法,難怪桂花同學做什麼不可能的任務都無往不利,這個人,只要她撒起潑來,誰都拿她沒辦法!還好允兒和黃美英多年老友,這樣的玩笑開得多了,允兒笑著說:“好啦好啦~不敢了,都聽你的。”

“哈哈!”黃美英頓時無比三八地笑逐顏開,親暱地勾住允兒的手臂:“太好了,正愁拐不到人和我一起去!老婆仔,你既然這麼內疚,今晚就陪我去看脫衣舞秀~”

噗……允兒差點跌到凳子下面去了,這女人就不能做點正常的事情麼!

“桂花同學你這種是追求低級趣味、有損國家知識分子形象、給紅旗下的小花朵抹黑的腐化墮落行徑。”允兒裝得一本正經地和黃美英抬槓。

“越墮落越快樂嘛!是你說都聽我的啦,夫唱婦隨。”黃美英使勁往允兒身上黏,曲的都給她掰成直的了。

“好吧好吧,去就去。”她知道黃美英不會真的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啊……秀妍!”

秀妍並沒有刻意旁觀會議室裡的兩個女孩子的對話,不過只一會也夠她恰好見到允兒和黃美英兩人之間的親密和聽到她們親暱熟稔的對話。秀妍是有些意外的,沒想到性格靦腆的允兒會和別人這麼親熱,允兒在她面前一向是乖巧得體的,沒想到允兒也有這樣嬉笑怒罵的時候。秀妍想起了,允兒和黃美英的關係很好的,她們是同學,允兒進藝聯會也是出於黃美英的引薦,平時聊天允兒也經常提起黃美英這個黃美英那個。

秀妍突然覺得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覺,像是不快又像是某種委屈,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交織在一起,突然的出現。從小習舞,心平氣和、情緒收放自如已經是她融入骨血的一種性格,她從沒有像現在一樣如此突然地被擾亂了心思,她甚至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

“哦,關老師,下午好!”黃美英順著秀妍的視線發現她正在盯著自己抱著允兒的手臂。她衝允兒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放開允兒的手臂迎向秀妍,為她拉開允兒身邊的椅子。

“你好。”秀妍微微頷首,態度矜雅有禮。

當你喜歡一個人,你會變得對她身上的味道特別的敏感,只要她在身邊,酒瓶雕刻你就總是能嗅到來自她的讓你著迷的香味。似有若無的,卻縈繞在你的每一次呼吸裡。秀妍一走進身邊,允兒就感覺到了隨著秀妍的動作揚起的香風,允兒低下頭仔細地呼吸著,好吧,她感覺自己的臉又紅起來了。

“我來早了。你們……聊得很開心。希望沒有打擾你們。”秀妍淡聲說。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黃美英真想繞過秀妍掐死允兒,人家沒來的時候想著人家,在她面前了吧,整個悶葫蘆敲下去都不會響。看允兒那副“頭低低,眼濕濕”的樣子,黃美英齜牙咧嘴的就像個恨鐵不成鋼的媽。索性不理允兒,變臉似的揚起笑臉對秀妍說:“關老師,沒打擾,我和允兒今晚要去一傢俱樂部玩一下。你看,這個是他們的邀請券。咦~關老師,你和我們一起去玩吧!這裡的格調很高,是個很不錯的地方!”

黃美英靈機一動。

叫秀妍去看脫衣舞!允兒覺得自己想當場死給桂花同學看,“不!不要!那個,秀妍……桂花你別亂說啊!”

黃美英柳眉一瞪,看著允兒暗示:“姑娘,我在幫你耶!不要拆我的台。”

允兒也瞪回去:“沒得商量!”笑話,怎麼能讓秀妍去這種地方!允兒像個堅決捍衛自己地盤的小螃蟹,兩隻眼睛凸凸地瞪黃美英。

“好吧……”黃美英垮下肩膀。

兩人顧著眉來眼去,秀妍看在眼裡,伸手拿起桌上的邀請券看了看,這個不是——“好的,我會去。”

“嚇?”另外兩個人的眼鏡都要跌碎了。

※※※※※※※※※※※※※※※※※※※※※※※※※※※※※※※※※※※※※※※※※※

這是一家只對會員開發的高級會所。老闆是個很有性格的人,一般這種會所會弄成格調高雅富麗堂皇供那些有錢的會員娛樂談生意的地方,可是老闆偏偏獨闢蹊徑,認為這些人缺的不是休閒式的娛樂,越有錢的人越是壓力大,他們需要的是激烈的勁歌熱舞的放縱。這種燈紅酒綠的酒吧搞會員制,確意外地大獲成功,人們喜歡這裡瘋狂但卻安全的氣氛,許多人慕名而來。

三個氣質風格各不相同的美女走進會所的大門一路引起了不少側目。黃美英穿一身酒紅色的緊身裙,允兒是一身白色綴著亮片的短裙,三個人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個頭髮直達腰部,氣韻冷艷獨特的美女最令人目不轉睛。

她那精緻典雅的五官中,有一股神秘獨特的魅力,尤其是她那清冷中帶著優雅寧謐的雙瞳,最令人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她的身材很纖細,腿卻很長,舉手投足間充滿了優雅的韻律感。其人似柔若春風,又帶著冷冽孤傲,似親和易接近,又似空靈不可及。

允兒還以為秀妍這樣的人是不曾來過這種場合的,沒想到秀妍的打扮才叫真正的神秘而誘惑,果真像是她那次看到的黑天鵝,能是平日純淨優雅的千金小姐,也能是夜場裡驚艷四座的派對女王。這樣的裝扮讓允兒看得從出門就一直發楞到現在。

黃美英一進去,直接跑進舞池,一下子融入了那種群魔亂舞的人群中不見了踪影。允兒還是認同了黃美英的建議,既然這段時間秀妍心情不好,那麼趁今晚讓秀妍開心一下轉換下心情也不錯。她端了兩杯酒精度數很低的調酒,和秀妍在人不多的一個角落裡隨著音樂跳舞。

雖然看不出秀妍是不是喜歡在這個地方玩,但是允兒至少感覺不到她的排斥。相反,秀妍真是個天才的舞蹈家,在這種喧鬧的地方,隨著音樂輕輕地擺動身體,隨意地跳舞,那跳舞的動作也顯得美得驚人。所以兩人即便是在角落裡自娛自樂,秀妍漂亮新潮的舞步還是吸引了旁邊的人,很快的她們身邊就圍了一個小圈,大家一邊跳舞,一邊欣賞秀妍的動作。這樣一來,別人看允兒和秀妍所在的位置非常隱蔽,但是她們卻很容易一目了然地看到位置稍低的大舞池中的全部人。

不斷的有人過來想邀請這樣特別的兩個女子和自己一起跳舞,允兒當然一律擺以“sayno”的姿勢,秀妍更是耀眼過頭,只需淺淺地點點頭,那些蒼蠅蚊子就各自灰溜溜地飛走了。或許是這樣的環境,這樣讓人心跳的節奏真的會讓人興奮,允兒心情大好,笑得很是開心。完全沒了平時的靦腆,笑著湊前身體,在秀妍的耳邊大方讚美道:“秀妍,你好漂亮!”

耳語的時候兩人還隨音樂擺動著,秀妍的額頭還時不時貼到了她的臉頰上。允兒心中是竊喜的,雖然只是這樣旁人看來根本不算什麼的碰觸,都會讓她心神蕩漾,她笑著繼續喊:“秀妍,你跳舞的時候好美!”

這下允兒終於能確定秀妍今晚的心情是好的了,因為她聽到了她的話,抿嘴淺笑了一下,接著故意帶著嫵媚的神態對允兒揚起一個揶揄的笑容。允兒看得只知道傻笑,對自己的動作和身處何地什麼的,酒瓶雕刻完全就感覺不到了,如果說人真的可以被迷死的話,那麼這樣的秀妍,就會讓人迷死吧!

然而秀妍別樣的風情還沒來得及讓允兒更仔細地品味,佳人臉上的笑容卻突然收住了,略微閃過一絲驚訝,然後是冰冷——

舞池中,有兩個人動作狂野地跳著熱舞,他們的動作火辣,行為親密,糾纏著身體,熱烈地擁吻在一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