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t64ph1g  

允兒抑止不住心中的感情,伸手擁住秀妍的肩膀,將她纖細柔軟的身體往身邊帶。她能感覺到秀妍平靜的呼吸和身上迷人的香味。雖然她不願意秀妍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可是她卻更不願見到秀妍傷心。在她看來,有人在欺負秀妍,她的心因此無比心疼,那些人,怎麼可以……

“秀妍秀妍,我知道……我也關心你,我也不會背叛你,我也會讓你安心,我什麼時候都會陪你,你做什麼事我都會陪你,所以,所以我也愛你哦~呃,我是說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允兒斷斷續續支支吾吾地說著話,說著說著,覺得自己越說越露骨,一句話沒說完兩隻白白的耳朵都發燙了起來。情人節禮物可是明知道自己說得曖昧,卻又仍是堅持地把話說出來,她不能壓抑。

秀妍莫名地覺得心底滑過一陣暖流,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感覺,卻又是這麼自然而然地出現。她只當這個待人體貼細心又愛臉紅的女孩,就像小孩子表達她的喜愛,方式就是撒嬌要得到大人的疼愛。秀妍笑一笑,抬起頭,用手捏了捏允兒的鼻子,“好好~沒哪個朋友比你更關心我了,允兒當然是最好的朋友。”

“呵呵,呵呵……”允兒只顧著笑。每次在類似這樣的時候,只要那個人一句不經意的話就能讓自己的心情飛揚,除了不能言喻的開心,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

方旭岩這次從國外回來,不僅帶回來了新的已經通過連載的方式在國際上頗受好評的攝影作品,還從國外引回來了一個新興藝術家的琉璃藝術展。海石傳媒集團的掌門人關國豪十分欣賞他並不是沒有道理的,才華橫溢,而且儀表堂堂。以前關國豪就有心栽培方旭岩成為集團門下的大藝術家,後來寶貝女兒和方旭岩成為一對,關國豪則更是有了交班的想法,要全力培養方旭岩成為一個大商業家。

這次方旭岩帶著榮譽和商機回來,關國豪設了家宴來為方旭岩接風,既當他是得力下屬也當他是準女婿。方旭岩和秀妍都不是張揚的人,平日對兩人的戀情很低調,他對關國豪更是有意無意地避諱,除了公事就不願意過多接觸。但是虧得方旭岩也是個玲瓏八面的人,關國豪邀請了,他還是禮貌體貼地早早接了秀妍一起赴宴。

幾人落座以後,關國豪一邊撫摸著大鬍子一邊豪爽地大笑。女兒極有天賦又生得亭亭玉立,準女婿一表人才又幫得上他的忙,他看在心裡真是無比欣慰。秀妍舉止優雅地用餐,一邊關心自己母親的情況:“媽咪,我剛才問了家裡的阿姨,你最近又頭疼,怎麼也不打電話叫我回來。”

秀妍的母親早年旅居國外,是個十分有名氣的畫家,原本抱定獨身主義後來遇到關國豪才結婚生下了秀妍。關夫人的年紀應該並不年輕了,可是她卻看起來漂亮而優雅,可以想見秀妍是像了誰。關母因為女兒的貼心淡淡地露出一個微笑。

倒是關國豪大笑著說:“你媽咪頭疼還不是因為太想你。不許你搬出去住你非要堅持,情人節禮物你媽咪竟然也同意,我們家已經夠人丁單薄了,你不在,我和你媽咪在大宅子裡更冷清。”說完轉頭對方旭岩說:“旭岩哪,你可要好好愛護我家的千金,秀妍的性格就像她媽媽,你加把勁!哎,這不正好,你們乾脆今年就把婚禮辦了,然後回家裡來祝你們結婚以後我升你做副董事長。”

“爸爸1秀妍蹙著眉輕聲打斷父親的話。

“怎麼啦,我又沒說錯。男大當婚,成家立業,先成家再立業。何況取我關國豪的女兒是哪個男人不巴望的事情,我關國豪能提供一切條件讓他在事業上大展拳腳。你們哪,就這麼辦,趕緊把婚結一結,明年就生個小寶寶來讓家裡熱鬧熱鬧1關國豪一豎眉,配上他一臉的絡腮鬍子顯得十分有威嚴。

秀妍和方旭岩都沒有說話,倒是一直沒說話的關母語調優雅地說:“妍妍的天賦很難一見,早生孩子太浪費了。方先生既是有心接手海石,何不多留在這裡,感情也需相守。”關母對女兒婚事的處理全然看不出她對這件事的態度。

方旭岩這樣心高氣傲的人面對這樣一冷一熱的態度本就不是滋味,秀妍父母的話讓他更是有種被人居高臨下的感覺。這個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方旭岩什麼時候需要受制於人,他有能力,他會讓所有人崇拜於他的地位,而絕不容許因為裙帶的關係被人輕視。而秀妍父母對他們兩人婚事的殷勤更讓他有種被套牢綁死的不快感。

方旭岩放下刀叉,沉下臉態度驕傲而強硬:“謝謝關總和夫人的厚愛,我現在正是事業上升期,藝術的生命最是不能錯過巔峰,現在的生活方式正是我藝術的生命。我愛秀妍,我終有天會成功至極致,那個時候我會迎娶秀妍,人人都會知道秀妍是我方旭岩的妻子,但是我們暫時不考慮婚事,你們提供的好條件我心領了1

這番話雖然說得不甚客氣,但是也算是不卑不亢。關父雖是略有不快但是卻也對方旭岩魄力頗為欣賞,擺擺手不再談這個話題。

用過晚餐以後,秀妍說身體有些不舒服稍坐了一會就讓方旭岩送她離開。車子從郊區的關家大宅回到秀妍位於市中心江邊的公寓裡。

方旭岩送秀妍到門口,溫柔地扶住秀妍的肩膀,低頭詢問:“小妍,你今晚的心情不太好,身體真的很不舒服嗎,我請醫生過來為你看看。”雖然秀妍一向來都是這樣情緒沉靜,但是兩人在一起那麼久,戀人的情緒他自然是最能感覺到的。

“不用的。沒什麼大礙。”秀妍淡聲說。

“你不請我進去?”面對一個這樣美麗的女人,且是他心中渴望的女人,要讓他什麼也不做太難了。

“我以為你在盡力迴避更深入的關係。”秀妍懂他的暗示。

“小妍,你在在意剛才的事?”方旭岩握住秀妍的肩膀正色道:“你應該最明白我的夢想和我追求的生活,小妍,難道你不希望我不靠任何人的提攜而靠自己的力量獲得所有肯定嗎,難到你不能理解我是一個畢生要追求自由和冒險的男人。你懂我的,就如我懂得你一樣1

“我能理解你的追求。”秀妍嘆嘆氣,索性把事情說開:“可是你要什麼時候才會想安定下來?一份歸宿感不能你追求的東西更重要,還是你其實並不想要。我們在一起從來也是聚少離多,如果彼此篤定,你仍是想一成不變,而我卻想安定下來。”

秀妍也驚訝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會有這樣的想法。她突然想起了允兒對她說的那些話——情人節禮物什麼時候都會陪著你。或許是當時心中的那種被觸動,讓她這個一向待人疏離不熱絡的人也會萌生了這樣的信念。

可是方旭岩卻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他的神情顯得略微激動,連聲音都揚高了:“秀妍!這話簡直不像是你會說的!那些都是多俗多令人絕望的感情,只有一般的凡俗無知的女人才會去想要這種東西,一段只局限於情情愛愛的感情,婚姻變成一把枷鎖把一個人的一輩子困在一棟房子困在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人的世界裡!人的一生就是柴米油鹽,沒有一點挑戰性和冒險,沒有新的東西,沒有新的環境。小妍你應該是一顆寶石一樣璀璨的女人,沒想到你也是這種想法1

看著這個男人一臉痛心疾首地說著什麼,秀妍突然有種很齣戲的感覺。就彷佛剝離了自己的身份,站在一個局外人的角度去看這樣的一個人和一件事。秀妍就這麼表情平靜,不做言語地看著方旭岩的激動。

對情緒激動的人來說,面對著一個對自己的激動淡定而毫無反應的人無疑是一盆冷水往下澆。方旭岩頓覺不是滋味,收起爭論的表情訕訕地說:“你怎麼可以從來都是那麼冷靜,我們在吵架你也無動於衷,你為什麼就不撒撒嬌引誘我一下,說不定我就會——對不起小妍,我失言了。”方旭岩說到一半才驚覺自己過於失禮了。

“很晚了,我不想多談。你先回去吧。”秀妍冷聲說。

“小妍,我——”方旭岩理虧,終於也不再說什麼情人節禮物。轉身走進電梯。

秀妍看著他的背影思慮著什麼接著黯然地調開視線。就在這時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允兒正站在家門外,也不知出現了多久了。

“秀妍,你……我……”秀妍,你不要難過……我好心疼……

愛你在心,只是口卻難開吶……

秀妍和允兒對視了一眼,幾秒鐘的時間,卻像是深深望進了彼此的眼中,她不知為什麼覺得有些委屈和難堪,轉身將門卡貼在感應器上,然後不發一語地進到家中關上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