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允兒坐在書房的長羊絨地毯上,斜趴在歐式的布藝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在鍵盤上敲打著字。她最近在寫一本新的小說,這本小說沒有了以往她寫的小說那種懸疑緊張的氣氛,不讓她如痴如醉地沉溺在那種自己在小說中營造的驚悚氛圍中。反而讓她漸漸習慣了這樣的方式——細細地感受著心中所感,慢慢地略帶些懶散地敲打出來。沒有了編輯天天跟在背後催稿的壓力,偶爾寫上一段,或者零零散散,或者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地徜徉在她的小說世界中。情人節禮物

因為她的心思本來也沒有完全沉溺在此,因為她的心神和她的眼神其實集中在那個柔美纖細的身影上——秀妍穿著薄薄的輕紗衣肩上批著一條大披巾,正坐在一張橡木製的歐式書桌前稍稍偏著頭在筆記本上寫字。

如果兩個女孩子交朋友,如果互相分享過彼此的小女生秘密,那麼在心理上就會親近許多。因為分享了彼此對別的男生朦朧的感情,會讓兩個女生的感情從好友變成閨蜜。

允兒也不知道自己和秀妍之間的關係,是因為那天晚上的談話而變得更親近,還是因為來自她更加刻意的接近。允兒很清楚,她對秀妍的感情是非常矛盾且反复的。有時候她會想逃離,每次看見方先生送秀妍回家,每次知道秀妍和方先生有約共進晚餐的時候,她就會想疏離秀妍,離開遠遠的。這樣,她看不見,感受不到,不再和秀妍有任何联系的話,她的心或許就能平靜一些,或許就不會再整夜整夜地因為介意著一件事情而覺得心口哽咽。

然而更多的時候,她卻控制不住地更靠近,追逐著秀妍的身影。這便是暗戀著一個人的無可選擇,你只能去默默地靠近一個人,小心地汲取著微微的感情,你不能理直氣壯地要求,你不能光明正大地索取,如果你不願意,那麼你只能選擇離開。

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和秀妍在一起,幾乎除了秀妍排舞練習以外,允兒用自己小小的心機佔滿了秀妍和男朋友在一起以外的其他全部時間。就像現在一樣,允兒用了什麼書房電燈壞了,到一個感覺無聊,再到想去法國旅遊詢問曾經在法國留學的秀妍相關情況,用了各種的藉口在看見秀妍舞蹈室的燈暗下以後就跑來按響秀妍的門鈴。

發展到一段時間以後,允兒每天害羞地紅著臉,抱著她的電腦或者書籍出現在秀妍的門口,然後被秀妍招呼進家裡一起分享她的書房。

也虧得秀妍驕傲的性子對允兒卻是異常的關愛和包容,這樣一個一向不喜歡和人親近,喜歡清淨不受打擾的人對允兒的每日造訪倒也沒有拒絕過。她們的相處或許真是清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秀妍為允兒開門,並不過於熱情招呼她。秀妍仍是一貫的冷淡有禮的風格,讓人春風和煦但並不像夏天一般熱情。

可是往往是這樣的相處,卻仍然讓允兒覺得滿足,覺得舒適,更覺得甜蜜。

秀妍感覺到身邊沙發方向允兒投來的視線,微微抬頭看見允兒發呆的樣子,秀妍放下筆走向允兒輕輕坐在她身邊的沙發上。情人節禮物

“你不是說你要忙,怎麼在發呆?”

這個小女孩最近似乎真的很為感情煩惱呢,她時常能看到她這樣痴愣愣的帶著些許似苦又似甜的表情在發呆的樣子。

允兒趕緊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嘿嘿”乾笑兩聲,“那個,我在胡亂寫小說,寫著寫著想不出來了,於是就發呆。”

秀妍看向允兒擺在沙發上的電腦,淡聲說:“你還寫小說?嗯,你是中文系的。有機會能拿給我看看嗎?”

這孩子發楞的樣子雖然看起來單純可愛,可是她心中不知怎麼的,有些淡淡的異樣。或許她也會捨不得這樣一個快樂長不大的彼得潘為凡俗事憂愁吧。

“呵~小說啊,我改天拿幾本過來給你。”允兒笑笑。

“拿幾本?你的小說有出版?”她還以外是寫著自己玩玩的。

“嗯矮”允兒的屁股沿著沙發在地毯上挪啊挪,最後趴在秀妍身邊,一雙大眼盯著秀妍漂亮的臉蛋直瞧,“不過我寫的小說好多女孩子都不愛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我用風痕做筆名。”

“你是風痕1秀妍驚訝了。

“你知道?”允兒更驚訝,她看平時秀妍看的多數是專業理論方面的原文書籍,沒想到她還看通俗小說。

“嗯,知道的。有時候排舞或者演出的時候,在後場經常看見其他的舞者在看。”沒想到允兒這樣含蓄感性的人會寫那樣邏輯縝密情節緊湊驚悚的小說。這個女孩子真是個特別的人,每次都能讓人發現她不同的一面。


“呵~嘿嘿……”允兒莫名開心地笑,得到秀妍的讚賞比得到什麼都開心。眼睛溜溜地轉一圈,允兒說:“秀妍,你明天不是沒課嗎,我們去郊遊~”

秀妍啞然失笑,難得地打趣揶揄允兒:“季同學,你卻是排得滿滿的課,老師不上課你也不想上課了嗎~聽說你前段時間逃了不少的課,你的老師都打電話到我辦公室來抗議社團活動影響了學生的學業了。”

允兒聽了裝得垂頭喪氣地趴在沙發上,挪啊挪的再悄悄靠近一些,伸手搭住她將頭抵在秀妍的大腿上,裝可憐說:“關老師~既然都逃了那麼多課,再加明天不多~情人節禮物

反正比起黃美英那翹課大王,她簡直是十佳青年。

可惜關老師對頑劣的學生不為所動,單指戳開允兒搭在腿上的頭,聲音矜淡,一副好老師好長輩好姐姐的表情:“如果我說明天我很忙,你會不會平衡一點。”

允兒繼續趴在沙發上,心中被發酵的甜蜜占得滿滿的,只是小小的一點,也會發酵成大大的喜悅。她的聲音裡帶著她自己都很難察覺的嬌嗲,笑著說:“好~關老師~都聽關老師的1

※※※※※※※※※※※※※※※※※※※※※※※※※※※※※※※※※※※※※※※※※※

第二天,允兒下課後從一號樓走到二號樓準備上最後一節課。剛走出教室就見到黃美英掛在欄杆上,看她兩手長長地伸出欄杆外,身體盡力往外傾,還嫌不夠高,一隻腳搭在欄杆的台階上,整個人呈一個大字型粑住欄杆,從背後看去真的是“掛在”上面。

拜託,這位同學穿著短裙矮允兒真無語,這個黃美英就不能少干點驚悚的事情。

“餵~你這樣是要幹什麼?”允兒看看黃美英伸長的手機。

“去去,少擋我。下課的時候走廊上最多人,你看你看,那個上次我對你說的看到就想欺負的大一小正太。”黃美英兩眼閃閃發亮,拿個手機比劃來比劃去,不斷拍下樓下走廊上的人。

允兒無語,伸手抓了黃美英的手臂就拖走她,和這種人,說話是沒有用的。

 

“哎哎,好了好了。”黃美英被拉得東倒西歪,勉強跟上允兒卻就不是允兒拉著她走,而是黃美英興沖沖地挾持著允兒往教學樓的反方向走。

原因是桂花同學神秘兮兮地拿出兩張招待券,說是今天有間格調很高的法國餐廳開業將有許多有身份的人要去捧場,她不知道從哪裡搞來兩張賓客招待券,非要拉著允兒和她一起去共享美食——最主要是去湊熱鬧。情人節禮物

允兒拗不過她,加上今天秀妍說過她很忙,索性答應了。她不願自己變成那種只能去等待著別人的人,索性就找一些別的有趣的事情,讓她也忙碌起來。

餐廳是一家非常有格調的高級法國餐廳,雖是開張,所有的位置都爆滿了,但是氣氛卻非常低調。暈黃的燈光,華麗堂皇的裝飾,意大利進口的高級骨瓷餐具,讓這樣低調而熱烈的氣氛透出一種低調的奢華。

菜一道道地上來,再被兩個小女生風捲殘雲般消滅,兩人在角落的一張桌上吃得不亦樂乎。黃美英放下刀叉,說:“嘩~嘩~好飽!這裡的東西真好吃,在藝聯會混最大的好處就是經常可以找到這種白吃白喝的好事。”

“你姑娘交遊廣闊,不混藝聯會也能找到。”允兒笑著調侃,言下之意是吳姑娘你過謙了。她對黃美英的能力是毫不懷疑,原來還不知她去哪裡神通廣大的找來這東西,原來是藝聯會的人給的。

“一說到藝聯,話說自從藝術論壇結束以後關老師就很忙,邀她幾次來開會,每次放鴿子。今天她沒課,居然也沒空來。”

“她今天很忙,想必是沒空吧。我約她出去,她也沒答應。”允兒沒多想,就這麼自然而然地說了。情人節禮物

“咦~你和關老師常在一起嗎?”這樣的態度和語氣,應該是很親密的兩個人。黃美英有些意外,允兒向來不容易在短時間內和人熟稔,對關老師卻是從一開始就很特別呀。

允兒只是靦腆地笑一笑,並不答話。她也有她的任性,不管是誤會也好,真的了解也好,如果有人提到她和秀妍之間親近的關係,允兒不願去反駁,更是……不捨得撇清。情人節禮物

“啊,不過關老師忙是因為要陪男朋友吧,她正和男朋友在約會。”

允兒幾乎是定在當場,屏住呼吸順著黃美英的視線向身後望去——兩位華服美裳的人從貴賓區裡出來,那個顯得格外纖細的女子尤為顯眼,她的氣韻冷艷獨特,五官精緻典雅,舉手投足間有一種優雅的韻律感,這樣的人一定受著良好的舞蹈訓練,她是秀妍。

她身邊站著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士,張開一件薄絨外套細心地為秀妍穿上,然後順勢低頭在她的臉頰上印上親吻。

原來秀妍的忙碌……是為了這件事情……這明明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這明明是最容易想到的事情,秀妍的忙碌理當是為了她的戀人……

季允兒,這明明沒什麼,你快點將頭轉回來呀!心裡對自己這麼說,允兒卻仍然痴痴地望著餐廳的那個角落,全身,都感覺冰涼。情人節禮物

“允兒,允兒?你怎麼了?餵~”黃美英搖搖允兒的手臂,臉上的表情從奇怪,變得驚訝,允兒她這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