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sblx32j  

狠話一出林允兒立刻就後悔了,她很想解釋,只是旁邊還坐著一位,在外人面前實在拉不下面子。

偷偷看了一眼鄭秀妍,只見她優雅的端著酒杯,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反到是一旁的男人忍不住開口“出來玩就是圖個開心,小姐你不用這麼認真吧!”酒瓶雕刻

“你才小姐呢,我跟我朋友說話,管你什麼事?”林允兒的火氣騰的冒上來,要不是他也沒這事了。

“大姐,你朋友也是成年人,還需要你管?”絕對是嘲笑的口吻。之前男人上前搭訕,可人家理都不理,這會心想幫著她說話,興許能討些好處。

“管不管你說的不算,她說的算”林允兒望向鄭秀妍,她想找個台階結束這個莫名其妙的爭端。

鄭秀妍還是不語,抑頭喝下杯中酒,站起身,看也不看林允兒就往門外走去。

林允兒狠狠瞪了男人一眼立即追上去,途中被一個突然冒出的醉漢撞了一下,轉眼便沒了鄭秀妍的身影。

看著下降的電梯林允兒更加懊悔,早上她還跟阿木說把鄭秀妍交給她一切放心,臨下車還讓鄭秀妍不要帶包,所有的都由她埋單。現在好了,一句話把人氣走了,這深更半夜的連個打車的錢都沒有!

林允兒衝出大廈,焦急的四處張望,可哪還有人影!呆呆的站在路中央,林允兒一下沒了主意,往左還是往右?

心中擔心嘴中也念叨起來“妍妍,你在哪啊?我錯了,你別有事啊!”

“道歉要有誠意”清淡的女聲從背後傳來。

林允兒轉過身就見鄭秀妍靜靜地站在眼前,心中的石頭這才落下。

往前一步林允兒拽住鄭秀妍的胳膊,急切的說道“妍妍,其實我不想講那個的,我就是吃醋來著,我……”酒瓶雕刻


“你那張嘴我還不知道嗎”鄭秀妍輕嘆。

“那你還走”林允兒就是那種給點陽光就燦爛的,沒幾秒還抱怨起來了。

“不走,讓人看笑話嗎?”

林允兒呵呵的笑,這個跟她的想法一樣。

微微寒風,靜靜的擁抱,路燈下兩人的身影越發修長,久久之後林允兒才輕喚出聲:

“妍妍”

“什麼”

“你剛說道歉要有誠意的”

“嗯”

“那我正式向你道歉”林允兒拉開兩人的距離,認真的說聲“對不起”

鄭秀妍唇角上揚“說說錯在哪?”

“我不該丟下你一個人,不該不相信你,不該亂吃醋”人啊不逼不行,林允兒答的那叫一個順溜。酒瓶雕刻

“還有嗎?”

“沒了”林允兒心中有點忐忑,還有什麼沒考慮到的?

“那就回家”鄭秀妍既然問肯定有原因,算是給林允兒最後一次機會。

打車回到斯亞花園,進了門林允兒外套一脫包一丟,趴在沙發上不肯起來了。

鄭秀妍倒了杯水放在林允兒面前“喝點水去洗澡吧”

“我累”林允兒接過水杯,坐起身。


“累也要洗”

“我真累”

“要我幫你?”

“啊!?”林允兒跳起來,“我自己來,自己來”說著衝進臥室。

洗完澡出來不見鄭秀妍的身影,林允兒也沒在意,走出房門卻聽見旁邊視聽間有聲音,心想鄭秀妍還真有興致,這會還看碟。

喝了桌上的水,林允兒想叫鄭秀妍洗澡。視聽間的門沒有關,林允兒推開門,輕柔的音樂傳來,屋內只開了一組燈,光線有些昏暗。

“妍妍”林允兒輕喚,她看不太清。

柔和音樂突然停止,一陣墊樂後緊接著響起慵懶的女音,音樂變的清揚起來。燈光稍稍明亮,林允兒往前走了幾步就被眼前的情景震住:

幽暗的燈光之下,鄭秀妍左手撐著頭斜躺在沙發上,眉眼如絲,嫵媚至極。鄭秀妍的身上穿著白色的沙質睡裙,近乎透明的衣裳無法遮住肌膚的顏色。若隱若現的曲線,還有裸/露在外的圓潤雙肩、修長的腿,無處不引人暇想。

“妍妍”林允兒只覺自己的心臟“嘭嘭”跳的特別大聲,一顆心就像是要從腔中跳出來一般,腦袋中更是一片混亂,全然喪失了思考能力。

鄭秀妍緩緩起身,魅惑地望著林允兒的眼,伸出玉手,林允兒不加思索緊緊握住。跟隨音樂的旋律鄭秀妍翩然起舞,時而擺動腰枝,時而轉動身體,不管如何舞動始終沒有鬆開林允兒的手。

林允兒痴痴的看著眼前人,腦中漸漸清醒,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猛的使力想把鄭秀妍拉入懷中,卻被鄭秀妍一個轉身的舞步繞過,變成了她被方若方抱在懷中。酒瓶雕刻

林允兒感受到有處柔軟緊緊貼著她的後背,後頸處有濕濕的熱氣佛在她的肌膚上,忽然自己的耳垂被溫熱的唇包裹……被調戲了,林允兒臉色一紅鬆開手。

鄭秀妍跨開半步,轉而圍著林允兒的身體跳了起來,從風格來看正是林允兒一直嚮往的'鋼管舞'。林允兒這時哪還有心情欣賞,只感到自己身體的各個部位被鄭秀妍蹭來蹭去,此時的方若猶如妖一般,舉手投足充滿了誘惑。火辣的肢體動作,嫵媚入骨的眼神無不挑逗著林允兒的神經。

音樂漸漸到了高/潮,鄭秀妍一個美妙的轉身脫離了林允兒的控制範圍,抬起手臂波浪般的扭動起身體,白衣輕飄,黑髮輕展,整個畫面帶著令人窒息的驚艷。林允兒努力吞了吞口水,眼睛直直的盯著鄭秀妍的動作,只見她雙手漸漸下移,一直移到了透明睡裙的腰帶處,卻不急著解開只是在腰帶周圍打轉。林允兒覺得心中有一股火焰越燒燒猛,只想著把眼前的妖壓在身下,擠壓出她的婉轉嬌啼……

這次不能再讓她躲過,林允兒找准時機一下把鄭秀妍撲倒在沙發上,嘴湊了上去,鄭秀妍側過頭,林允兒只親到臉頰。

“妍妍”怎麼了?林允兒微微抬起身,充滿情/欲的眼中帶著一絲疑惑。

“喜歡嗎?”鄭秀妍輕聲問道,伸手為林允兒擦拭鼻尖的汗水,顯然對林允兒猴急的模樣感到滿意。

“喜歡”林允兒甜甜一笑,原來是問這個啊,低下頭又想親吻,卻被鄭秀妍用手擋住。

“怎麼啦?”

“誰跳的好?”

什麼意思啊?誰跟誰比啊?林允兒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鄭秀妍本想再給林允兒一次機會,但連這個附加題也沒答上來,沈警官今晚沒戲嘍!

趁林允兒失神的時候鄭秀妍輕輕一推,把林允兒推到一邊自己站起身往外走。

“當然是你跳的好”林允兒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小姑娘還惦記今晚酒吧的事。

“晚了” 鄭秀妍沒有回頭。

“妍妍,我難受”林允兒抑起頭,可憐兮兮的喊道。

 

“你不是很厲害嗎?”

“啊?”這跟厲害有什麼關係?

“自己解決”

碰的關門聲,徹底斷絕了林允兒的希望。鄭秀妍你個妖!林允兒無奈的站起身,這個怎麼個解決法?只能再洗個澡了。

第二天醒來,林允兒覺得頭有些昏沉沉的,渾身沒勁,坐起身還有些眩暈感。不會生病了吧?酒瓶雕刻

鄭秀妍看林允兒坐在床上半天沒動,問“允,怎麼了?”

“頭暈”

鄭秀妍了林允兒的額頭有些燙,“好像有點發燒”

“我也覺得是”林允兒有氣無力的說,

“妍妍,你抱抱我,我難受”林允兒連生病也不忘討便宜,昨晚鄭秀妍說什麼也不讓她抱,這會得討回來。

鄭秀妍聽話的把林允兒抱入懷中,有點無奈更多的是心疼。

“下次可不能這樣了”林允兒幽幽的開口

“什麼”

“發燒一般就是內火燒的,我昨晚憋那麼大的火,今天可不得發出來嗎!”林允兒理所當然的說,語氣還特認真。事實上也真跟這個有點關係,昨天為了壓火,水溫調的低了點。

“你就剩這張嘴了”鄭秀妍輕嘆口氣,“起來吧,等會吃點藥,我送你去單位”

“不要,你車庫裡的車沒一輛低調的,萬一被同事看見,還以為我被人包養呢”林允兒繼續耍著嘴皮子。

 

“就你這樣?”鄭秀妍輕笑

“我這樣怎麼啦?我告訴你追我的人多了去了,姐都沒看上,便宜你這小P孩了”

“那你看上我什麼”

“聰明漂亮,心腸特好特會心疼人”酒瓶雕刻

最終還是鄭秀妍送林允兒去的單位,原因是兩人在床上膩味了好一會,時間來不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