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林允兒套上睡衣,在鏡前擦拭頭髮,鏡中的人半邊臉紅腫不堪,五指的痕跡清晰可見,微紅的眼睛,眼神中透著一絲幽怨。

        這人是誰?林允兒竟有一瞬的恍惚。原來開朗樂觀的林允兒去哪了?她不喜歡現在的自己,很不喜歡。

        這世上缺了誰會不轉?洗洗睡吧,明天又是一個艷陽天。林允兒暗自給自己打氣。酒瓶雕刻

        對著鏡子林允兒上揚嘴角,好疼,這下真是笑不出來了。無奈的搖搖頭,林允兒把毛巾掛上脖子上,推開衛生間的門。

        鄭秀妍不是走了嗎?可背靠在門邊牆上的人不是她是誰!

        鄭秀妍剛剛的確想一走了之,她已然放低了姿態,可林允兒無聲的抗拒還是激起了她的怒意,她鄭秀妍曾幾何時需要看別人的臉色?只是走到門邊她卻遲疑了,踏出這個門意味著她和林允兒的關係有可能會回到起點,堵這口氣值得嗎?鄭秀妍輕嘆,彎下腰收拾林允兒橫在路間的鞋子,隨手帶上大門。

        林允兒見鄭秀妍沒有離開,心中有點驚訝更多的是欣喜。鄭秀妍是多高傲的人啊,剛才的情況換做是她也指不定甩手走人了,鄭秀妍竟然還能忍受說明她對自己還是很在意滴,如此一想她的火氣消了大半。只是臉上的表情沒變,冷著臉走進房間,她可不想現在就罷休,至少得聽到服軟的話。

        林允兒掀開被子拱進被窩,頭靠在床頭,鄭秀妍跟進來在床邊坐下。兩人又陷入沉默。

        “我們談談”鄭秀妍輕聲開口,打破沉寂的空氣。

        林允兒沒有說話,抬起頭望著方若言。

        “她是我姑姑……”鄭秀妍對上林允兒眼。

        “我知道,她是你姑姑,段銘揚是你表弟,你們都是一家人”林允兒語氣盡顯怨婦本色,酸味十足,還越說越委屈“我算什麼啊?衝擊量就是你新勾搭上的小情人,還是個見不得光的女人。”酒瓶雕刻

        “我沒這麼想”鄭秀妍大場面見的多了,這種情人間的彆扭她是從未經歷。這不,把林允兒的話當真了。

        “不用想,你不直接做出來了嗎?”說到底林允兒就是介意鄭秀妍當時的無動於衷。

        “我有我的苦衷”

        “你說”林允兒還真想听聽

        “我……”鄭秀妍語頓,家族恩怨商場紛爭讓她從何說起。

        林允兒看對方不語,一臉無措的表情,心中偷笑。其實林允兒挺懂事的,只能說那一巴掌把她打蒙了,事後鑽了牛角尖。直到此時她設身處地的為對方想想,那樣的環境又是自己的親人,難道真的衝上前反擊嗎?開什麼國際玩笑!

        林允兒的想法雖與鄭秀妍的顧慮大相徑庭,但總算是想通了。

        鄭秀妍還在為如何解釋糾結,她們曾約定過不管結果如何都要如實回答,還是跟她簡單的說吧。抬起頭對上林允兒的眼睛,卻見對方眼中淡淡的笑意……鄭秀妍怔怔的盯著林允兒,心中又生怒意,自己如此在意,林允兒卻一副逗你玩的表情。

        林允兒看著鄭秀妍漸漸變冷的眼眸,心裡一驚,不好,小姑娘生氣了,“你……”還沒來及說就見鄭秀妍突然起身,下意識的伸手卻只碰到衣角。酒瓶雕刻

        眼見鄭秀妍走到門口,她急忙爬起來跳下床。杯具啊,一隻腳被被子纏住,沈月然竟然正面朝地摔到地上。

        “碰”的一聲巨響,嚇到了已經走出房門的鄭秀妍,回過頭,只見林允兒趴在地上,一隻腿還掛在床上,努力抬著頭可憐兮兮的望著她…

        鄭秀妍只覺又好氣又好笑,走回去把林允兒扶上床,轉身想去衛生間拿毛巾。

        林允兒以為鄭秀妍還是要走,半跪起身攔腰抱住,“不許走”聲音透著焦慮。

        鄭秀妍輕嘆口氣“你說我不重視你,那你又把我當做什麼?”聲音出奇的平淡。

        “當大小姐唄,你就是主子,我就是丫鬟”林允兒扶想都沒想答的到是很快,

        “你有空就招乎我一下,沒空,哼,就把我扔一邊。”只是這語氣卻極為幽怨,邊說邊收緊手臂。

        “我對你…有時候我也分不清。”鄭秀妍彷彿是喃喃自語般輕聲說著,雙手撫上林允兒緊扣的手。

        “你什麼意思”林允兒這下心裡沒底了。

        鄭秀妍沒有回答,慢慢轉過身,緊緊的把林允兒抱進懷中,這是她在醫院就想做的,直到此時她才感到踏實。

        可林允兒卻明顯不在狀態,什麼叫分不清啊?鄭秀妍是不是後悔了啊?她這可不退貨…

        戀愛中的人啊就是會瞎折騰,剛才是你想分手來著,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現在又變的患得患失。也不想想人家後悔了會跟你投怀送抱嗎?

        鄭秀妍分不清的只是她對林允兒的感情到底有多深而已。

        林允兒掙出鄭秀妍的懷抱,“你什麼意思啊?”有點問不到就誓不罷休的意思。

        “痛嗎?”鄭秀妍輕撫沈月然受傷的半邊臉。酒瓶雕刻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林允兒抓住鄭秀妍的手,現在哪有時間管這個。

        “你說呢?”鄭秀妍不答反問,目光柔柔的,話語軟軟的。

        “我就知道你離不開我”林允兒總算放下心來,恢復往日神采,嘿嘿的傻笑。

        這不笑還好,一笑就痛,樂極生悲了不是。不過換來鄭秀妍的憐惜還是值得的,看著鄭秀妍擔心的樣子,林允兒心中竊喜,

        “你親親,親親就不疼了”說著還真把臉伸了過去。這世上有臉皮厚的,像沈月然這麼厚的也真難找了。

        可誰想鄭秀妍聽言還真的湊上去,用唇輕觸林允兒的臉頰……厚臉皮難找,實在人也難尋啊!這兩人湊一起為世人闡述了一個真理:酒瓶雕刻

        問世間情為何物,實乃一物降一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