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出生以後,林允兒也就跟著休了陪產假,當然作為公司創始人之一的直系親屬,休假什麼的內定完全可以,但是允兒還是走了正常的休假程序,請了三個月的陪產假——也因此有了三個月做全職家庭主婦的機會。


照顧小賢、剛出生的小baby,隔三差五回家看看父親,或者是邀請父親來看小賢和孩子;這樣簡簡單單的生活讓允兒覺得很心動——她打算就這麼做。只是在離開公司的時候被Tiffany拖住參加了每年例行的員工身體檢查。沒幾天就收到通知說自己得接受進一步的全面檢查——不知道為什麼,酒瓶雕刻允兒自己還是無意識地對小賢隱瞞了她去複查身體的消息。


如果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病,到時候再給小賢說也不遲;若是沒有什麼問題,那就用不著讓小賢為自己擔心的了。


而且,現在就算沒有這些有的沒的事兒,徐賢還是有得煩惱:看著林允兒一天到晚圍著孩子轉,甚至都快搶了自己餵養孩子的權力——回家第二天,林允兒滿臉都是讓人看著慎得慌的笑容、神神秘秘拿出一個便攜儀器。


“這是……”徐賢看到這個可疑的儀器,總覺得有一絲絲威脅的感覺。


“這個機器呢,就是可以把母乳擠到奶瓶裡儲存起來;這樣小賢你晚上就不用起來餵孩子了!”林允兒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還記得第一個晚上,剛剛出生的寶寶級餓哭了,不想打擾到熟睡的小賢,允兒抱著孩子到了醫院走廊,還好,有很多媽媽都住這層樓——憑著林允兒那副男女都無法不動容的皮囊——酒瓶雕刻剛剛出生的孩子加上允兒可憐的眼神,在醫院的那幾日晚上都是靠“婦聯”的奶才吃飽的小傢伙。


抱著寶寶到處要奶喝的允兒才像個真正的乞討的人。


丟臉?允兒不覺得,只要不用吵醒小賢還能把孩子餵飽,她也很樂意。回到了家,總不可能開車去醫院找“奶”吧……所以,允兒才想到了擠奶器這個東西。這樣睡覺前小賢就可以先預存一些奶,孩子晚上要是鬧的話,自己就可以餵孩子、而且不用吵醒小賢了。


從此,晚上餵奶的事兒都是允兒在做,簡直可以說是比任何一個丈夫都要好——徐賢對於孩子晚上哭鬧一無所知,甚至有時候都恍惚覺得晚上睡覺的時候林允兒帶上寶寶去別的房間睡的似的。


晚上和孩子獨處,白天依舊抱著孩子迎接這幾日連續不斷來訪、看孩子的客人:侑莉姐姐、Ssica姐姐、Tiffany姐姐、泰妍姐姐、林爸爸……來得最頻繁的還要數Tiffany和林爸爸了。


與林爸爸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個決定姓“林”的男嬰身上不同,Tiffany的心思還有就是在林允兒這個身上。


是還有什麼綺思沒有斷?


怎麼可能,現在林允兒都算是有家眷的人了。是因為她的體檢報告。


看,這不,今天又打著看孩子的旗號來見林允兒——這個不讓她省心的妹妹來了!


“小賢~~伯父伯母好!”剛進門的Tiffany提著兩大包尿布,對著徐家人瞇著好看的笑眼打著招呼“允兒。”嗯,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呢?徐賢覺得Tiffany在叫林允兒的名字的時候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像是她搶了她最愛的粉紅色那般。


“我說,你準備多久啟程?”和徐家人一番熱絡地聊天之後趁著上樓小賢給孩子餵奶,徐家二老也需要小休息的空檔把允兒抓到了二樓書房,警惕地向外張望一下確定她倆的談話是在沒有人偷聽的情況下進行。


“我準備等孩子滿月就把豆腐接回來,你覺得怎麼樣?”被抓到書房的允兒隨手抄起桌上的文件看著。


“你不用太著急,豆腐和佳寧玩得挺好的”小賢懷孕的後期允兒就把豆腐送到了Tiffany家,她家本來就養了一隻小白狗。 “呀!我是問你準備多久去美國?!”看來允兒是看準了自己容易被轉移注意力,專門挑起的話題。


“誒!我說,豆腐長大了有點長殘了的感覺。你說小豆丁長大了會不會也變殘啊?!”對了,徐賢​​決定了孩子跟著林允兒姓,小名叫小豆丁——和豆腐一樣,“豆”字輩兒。


“哪裡,我覺得還好,剪了毛就挺好看的了。”


“是嗎?希望小豆丁一直都那麼可愛。不對,一直可愛下去,長大了怎麼抓妹子啊……”“爸爸”上身的林允兒一副憂慮的樣子。


“呀,你別再岔開話題了。我問你準備多久去美國接受手術?!”Tiffany提高了音量。


“噓~~”林允兒發出個禁聲的收拾,指了指門口,壓低了聲音:“孩子不是還沒有滿月嗎?”


“你要等孩子滿月?!”


“不然呢?!”林允兒一臉“這是很正常”的表情在Tiffany眼裡是那樣地紮眼。


“林允兒!”她不禁提高了音量,雙手抓住允兒的肩膀使勁晃了晃,像是想讓她清醒起來一樣:“你自己是知道醫生是怎麼說的!時間拖得越久手術風險就越高!你到底在想什麼?!”


“Fany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韓國的醫生總是說些嚇人的話。一個月的時間,手術風險增加不到百分之五。”允兒避開了Tiffany質問的眼神。


“呀!”Tiffany被林允兒這樣不在乎自己健康的態度徹底弄得煩躁了,來回在允兒面前踱步:“你要是再這麼固執,我就不幫你瞞著小賢了,我就告訴她你腦子里長瘤子了,需要手術看你怎麼辦。”軟的不行來硬的,Tiffany開始換著策略對允兒進行勸說。


“Fany姐姐要是正要這麼做,我也沒辦法阻止。只是,我現在真的覺得好幸福,和小賢一起的日子。”林允兒放下手上的文件,被拖進房間以來第一次直視著Tiffany,目光真摯:“和小賢一起,看著小豆丁一天天微小的變化;每晚能抱著小賢睡,醒來依舊發現她在身邊。我的天,真的覺得自己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天大的好事才能和這麼好的女人一起生活。”


“切~我原來不是也晚上和你一起睡,早上一起醒,在你身邊照顧你麼……”Tiffany看這允兒眼裡閃著讓人心煩的淚光,不知咋地糾結在了她心裡的“好女人”上,我也是好女人呀!


“我覺得這裡,”允兒沒有聽到Tiffany小聲的嘀咕,眼睛亮晶晶的、用手指著心臟:“被填滿了,填滿了媽媽離開後的空位。”剛才堅定的眼神瞬間黯淡下來,語氣中也含著一種乞討憐憫的感覺:“姐姐你要剝奪我現在的幸福,讓我離開,那我也沒有辦法,不是嗎?!”


誰要剝奪你幸福的權力了? !說得我就像是綠茶圌婊似的。不是你愛的人,永遠都進不了你的心,跟這個人是不是好人完全沒有關係。再說了,我現在也有金泰妍了好吧!我幹嘛要剝奪你幸福的權力啊!我只是勸你手術而已,我才是守護你未來幸福的天使啊! Tiffany內心急速吐槽著。


“手術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意思是有百分之二十的失敗率;也就是說十個人裡面有倆個人進了手術間就再也回不來了。還有諸多隱性並發症,什麼神經受損、失憶什麼的……”林允兒拿起鎖在抽屜裡的病例。


我不想失憶。雖然只是很小的機率,但是也赫然列在了並發症裡。上一次沒有好好地和小賢道別就去了美國,她有多生氣、我有多後悔,除了我倆別人都無法知道。這一次,我可不想又沒有好好道別就消失了——不管是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消失在記憶的漩渦裡,我都不想。


允兒都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Tiffany也啥好說的了,留下一句:“你自己的身體,你自己考慮清楚。”轉身離開了書房。


可能是因為勸說不成功,心裡的挫敗感太強,她沒有看到轉角處的一個人影。不過,看不看到又關她什麼事兒呢?就算被聽到也不是她的麻煩。


林允兒,我已經受夠了給你“擦屁股”了。以後你自己的事,自己看著辦,哼!大不了,大不了……哎,自己能做什麼呢?難道現在就跑去站在林爸爸和小賢面前告訴他們,他們愛著的允兒腦子裡有個瘤子需要手術麼?


煩死了,煩死了。反正這傢伙一個月之後還得去醫院檢查,到時候再想辦法給她拉去手術也不遲。


“Fany,你還好?”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戀人耷拉著一對八字眉都能壓死只蚊子了,泰妍忍不住伸手、愛憐地摸了下對方的眉毛。


“還不是,林允兒的事……”一不小心,心事破口而出;或許有時候看著泰妍覺得她太熟悉了,熟悉得是自己最親最親的人,所以基本上Tiffany在泰妍面前都是瞞不住心事的。或者說,不想瞞。

 

可,這樣下去對方會不會有些不堪重負而爆發呢?


“她是不願意去美國嗎?”看見Tiffany呼之欲出的心事卻因為自己專注盯著她而有些遲疑,好心情從嘴角流露——她是怕自己介意她和林允兒的關係嗎?知道自己介意但是關心之情溢於言表。雖然泰妍知道現在她們之間只是正常的朋友關係,但是,看到Tiffany掛念允兒的時候難免還是會吃味。


可是自己看到Tiffany為小賢生產忙裡忙外的時候、現在又是對小豆丁很上心的一副模樣,自己也是有那麼點不舒服。


呃,我什麼時候佔有欲變那麼強了?泰妍覺得自己有些好笑。


“你覺得我們也要個孩子怎麼樣?”聽見泰妍沒頭沒尾的一句話,Tiffany差點把剛喝進嘴的咖啡噴出來——


“啥?!”


“我看你挺喜歡小豆丁的,不然,我們也要個孩子?”現在倆人都已經不是依靠家裡的學生妹子了,有了各自的事業,也搬到了一起住,這個時候考慮個孩子也算是條件成熟。


“我哪有?!”Tiffany聽到泰妍說自己喜歡小豆丁先是矢口否認,隨後又補充道:“我只是和他恰好一個星座,恰好他睜眼的時候看到我,你在嘛,知道那個時候林允兒衝進產房看小賢去了。老人家說孩子出生看到睡以後長大了就像誰。但是如果我們自己要孩子的話,我覺得現在還有點早,我們各自的事業才剛剛開始… …”而且青春這麼長,為什麼要被家庭拉住了後腿。


與林允兒這樣一個找到主人之後就安心留守家庭的人不同,Tiffany覺得還是二人空間更隨意自在。


而且,有了孩子有時候倆人會不方便,徐賢現在深深的感受到這一點。


原本在上午無意間聽到林允兒和Tiffany談話的她一直想找機會和允兒單獨聊聊,可是誰知道在Tiffany離開之後,允兒幾乎就一直黏在孩子身邊,自己爸媽也在那裡,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把允兒單拉出來,酒瓶雕刻直到晚上睡覺前,一家人坐在沙發上看著娛樂節目——《跑跑跑》這期的嘉賓是以新出道女團八人組合。


“允兒吶,我覺得今晚,林小豆可以和我爸媽睡。”


“哈?”因為專注於節目中在泥團裡打滾的嘉賓沒有太聽清小賢說的話,徐賢不得不重複了一邊自己說的話。 “晚上他吵到你了?”林允兒關心的問道,一隻手鬆開遙控器拉起小賢的手親了親。在自己否定了這個提問之後,林允兒表示:還是不要麻煩爸媽了,還是讓孩子挨著我們睡吧!


看到林允兒對孩子沒有一絲芥蒂,徐賢不得不說自己也別無他求了。可是,現在的林允兒明明就是在硬撐著照顧她以及孩子,自己的身體反倒不在意。究竟要怎麼開口呢?


徐賢把腦袋靠著允兒的肩膀——雖然,不知道這個肩膀還能支撐多久。


“好吧,我們過會和爸媽商量一下看他們願不願意讓小豆丁挨著他們住一晚。”感受到來自肩膀的依靠,感覺小賢像是對自己的答案有些失落,於是小聲地在小賢耳邊改了口,“不過你要記得給小豆丁留口糧哦~~”話尾趁著徐賢爸媽專注於電視節目,順勢親了下小賢的臉頰。惹得對方染上一層紅暈,立馬和自己拉開距離。


話說,自從孩子出生之後,她倆就沒有單獨待的時候,除了剛剛孩子出生自己進入產房看小賢的那個時候。話說,上一次親熱的時候,孩子就出來了著實把允兒嚇著了,特別是等待孩子出生的那幾個小時,自己在心裡做了五百萬種設想,但最終都歸為一點:要是小賢和孩子任何一個人出事的話,自己怕是很難原諒自己。還好,現在孩子健健康康,小賢在月子中也氣色紅潤。


難道說,今晚……


“我先上去洗澡了。”允兒嘴角掛著一個了然的笑容。這回換小賢困擾了,談個話,還得把自己洗乾淨?那,自己過會兒也去洗個澡?一孕傻三年,看來小賢也不在規律之外呢。


該來的始終都回來,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徐賢深呼吸了一下,伸手摸開鏡面上的水汽,給了自己一個自信的微笑,開門,準備去和林允兒談談。


只是,沒想到,允兒看到自己從浴室裡出來,眼睛一下亮了,示意自己別說話之後,在唱片機裡放上了一張唱片,隨著機器裡悠揚的音樂允兒端起兩杯飲品朝小賢走去。


“這是什麼?”徐賢看著自己手裡乳白色的飲品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


“哎呦,小賢你現在在哺乳期,不能喝紅酒所以呢我剛剛在樓下開了顆椰子,鮮榨的葉肉汁。”臉上一副看我能幹吧、快表揚我的表情,逗得小賢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笑、別笑,我有這個榮幸請徐賢小姐跳支舞嗎?”林允兒又邀請小賢跳舞,像模像樣的彎腰伸手。


倆人摟在一起隨著音樂的節奏一起互動,徐賢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允兒的心跳,甚至不用轉頭就可以感受到此刻她上揚的嘴角——只是,難道有一天這樣一個充滿著自己迷戀氣息的人會躺在病床上?此刻跳動的心臟會停止?溫潤的手掌會變得冰涼——想到這裡,一股寒意從腳底上升。


拉開一點距離正想說話的她被允兒帶著些許紅酒氣息的唇瓣堵了個結結實實。


“允,我們談談吧……”她不捨地別開頭。


“談什麼?”允兒依舊黏在小賢身邊,索吻被阻擋並沒有破壞她的興致,一隻手搭上了浴衣的腰帶,另一隻手拖著小賢的腰,迫使她們更加緊貼。


“手術。”當徐賢說出這個詞的時候明顯感受到游弋在自己頸間的唇霎時停止了,試圖探進自己浴衣裡的手也止住了。她看到她的眉漸漸緊繃,嘴角不再帶著期待與開心的弧線。


就這樣僵了兩三分鐘,聽見林允兒說:“你累了吧,我們休息了吧。”轉身關了燈,鑽進了被子裡。


“我今天在書房門口不小心聽見你和Fany姐姐的談話了,對不起……”徐賢也跟著上了圌床,從背後摟住了允兒。


可是,你有什麼好道歉的呢?明明是我隱瞞、我錯了。不過徐賢真誠的態度倒是打動了自己:“是我不對,我不該隱瞞的……”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了。”聽到小賢的回答允兒轉過身窩在對方懷裡,聞著對方身上淡淡的一股奶香“那,你準備多久去美國?”


“我不想去美國……”


“可是我還是覺得Fany姐姐說的有道理,越早治療越好。”


“可是,手術始終都是有風險的嘛,而且還有並發症,腦補手術,酒瓶雕刻要是我醒來失憶了怎麼辦呀?記不得你了怎麼辦呀?!”允兒不敢抬頭看小賢的眼睛,但是卻終於坦誠自己的擔憂。


“你會記得的。”


“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醫生,再說了他們會打開我的腦袋,要是……要是手術完我禿頂了怎麼辦?加上我又失憶了,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不要我了…… ”允兒又使勁往小賢懷裡擠了擠。


“好啦,是微創手術,才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還禿頂呢……”小賢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乎自己的外貌;“要不,我陪你去吧?”


“那小豆丁怎麼辦?”允兒抬頭看著小賢口氣裡一副你可不能跟我去的樣子,實際上眼睛裡全是希望。


“我爸媽帶著也挺好的呀。”


“真的嗎?”明​​明還是想讓自己陪著她啦,看來允兒對孩子的愛還是不及對自己的愛——咦,我這是在吃孩子的醋嗎?徐賢意識到這一點,不禁啞然失笑。


“我還以為你會讓我留在這裡陪孩子呢!”明確自己在允兒心中的地位之後,小賢好性情的調侃起允兒,“孩子出生到現在你一直都圍著他轉,我還以為你離不開他呢!”


“那還不是因為是小賢你的孩子!”接下來徐賢聽了一大堆林允兒為了證明這一論點列出的種種論據,小賢這才發現,林允兒忙上忙下幫忙抱孩子、換尿布其實是一道天然屏障——阻礙她和孩子自己的互動;吸奶器其實也不是因為不打擾自己睡覺買的,而是不想讓她和小豆丁太多身體接觸;但是又不能做的太過火,允兒之前都是暗自默默計劃著怎樣才能把小賢和小豆丁分開。


現在為什麼能說?


反正林允兒想的是:我著一去美國,說不定就一去不復返了呢?頂著,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的悲壯心情道出了自己的小九九。


對於母乳這件事都能吃醋,莫名地戳中了徐賢的笑點,咯咯咯地一直笑到氣喘還有些意猶未盡。不料對方還理直氣壯:“怎麼了?!你是女的,他是男的;那樣……本來就不好……”


“什麼那樣啊!是母乳。”說的就跟自己背著她找了小圌三似的。


“我不管!你是我的!”允兒嘟起嘴一臉認真的強調著。


“好好好,你的你的。”小賢重新把自己攤上的這個大孩子,拉回到懷里安撫著。話說,好久都沒有看到她這樣孩子氣的一面了,大概從她們重新在一起之後基本上就沒見過她像現在這樣孩子氣過。


不過也是:自己當時唐突地出現在她面前,沒過幾天消停日子就發現自己懷了寶寶,加上後來處理自己和孩子生父之間的事;允兒一直站在自己身後給予幫助支持。


這段時間當大人辛苦了吧?想到這裡,小賢在允兒頭頂落下一個吻。對方也很順勢地往下滑了點,鼻尖抵在自己的胸口蹭著。


“怎麼了?小朋友,你是餓了嗎?”小賢被允兒像孩子找吃的般的動作弄得心裡癢癢的。


“對呀!餓了,快一個月了!上一次要吃著的時候就多出個和我搶你的人來。”


“那現在補償你還來得及嗎?”小賢拉著允兒的手順著自己下顎一直滑到頸部。


“來是來得及,不過,小賢你得努力咯。”允兒反手抓住小賢的手,化被動為主動開始慢慢享用對​​方主動獻上的大餐。貪婪地嗅著小賢身上的味道,肌膚的觸感,此刻的心跳——若是真的有朝一日自己記不起自己是誰、認不出小賢了,希望自己能夠記得這些,然後找到回家的路。


不過,有小賢陪著去,自己就算是迷路,也不會迷失太久吧。


有個踏實的戀人,對於林允兒來講簡直是天賜的寶物。和她一起,自己空落落的心被填滿了;一直以來的不安也被打散了。


甚至允兒覺得,就算是現在上帝把她拉走,她也算是沒有什麼遺憾了——酒瓶雕刻能和自己的初戀一直走到現在,雖然中間很多曲折,但是現在她們擁有彼此,完全地擁有彼此。要說遺憾,就是自己沒有多一些時間享受這段美好時光。


不,我們還有時間,必須得有!


看著小賢扛不住疲憊倦意的輪廓,允兒心中燃燒起熊熊的求生慾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