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渐渐暖和了起来,初夏已经悄然来到了人们身边。轻抚的微风轻柔地催促着人们脱去厚重的衣物。大地复苏,小贤的肚子也日益凸显。


陪产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孩子的预产期临近,家里一股莫名的紧张气氛袭来。为了缓解小贤临盆前的紧张,林允儿提出去赏樱花。


周末来到釜山镇海,正好碰上海军回馈民众的公演,便留到傍晚看军演。天色暗下来,允儿为了徐家一家人的安全,便决定休息一个周末再走,反正公司里上班的她也是有双休日假期的。


只是——“小贤你们来釜山啦!怎么都不通知我们?”没想到军演散场的时候碰见了郑家人,郑伯母一下就认出了大着肚子的小贤,热情的招呼着。跟在后面的郑伯父也是一脸慈祥。


怎么这样的父母会有个糟心的小儿子呢?允儿站在小贤身后,看着此刻握住小贤手的郑母母親節禮物,若不是知道她是郑容和的母亲,她会对她更有好感。


就在郑母来着小贤的手寒暄着,徐母也加入了谈话队伍;另一边的郑父和徐父也寒暄起来。


允儿给小贤说了声,要去上厕所,便离开了现场。自己为什么要留在那里呢?自己以什么样的身份留在那里呢?一种莫名的“我们是一家人”的气氛把自己隔绝在外,让允儿胃里涌起一阵酸苦。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右手的食指中指已经夹上了一直细细长长的忘忧香——在美国的时候自己偶尔跟着Tiffany出去玩的时候回抽上一只。自己对这玩意儿没有瘾,场合下,会抽上一根来迎合气氛;要说到自己上一次主动抽烟,允儿食指按着太阳穴,好像想不起来了。


意识到自己在抽烟的下一秒就灭了烟,小贤不喜欢烟味儿——记得原来一起去的公园的时候要是周围有人抽烟,她都会皱着眉头、拉着自己换地方。


已经走到体院馆的另一边的林允儿捂着脸蹲了下去,别以为她是哭了,只是有些累了。人群还在慢慢的离场,以家为单位一群群的走在一起。一个小男孩可能是在和妹妹追着玩闹,没看路,迎头撞上了蹲着的允儿。


“不好意思,对不起!”小孩的家长赶忙上来为自己的孩子对着允儿鞠躬道歉,孩子背着手站在允儿面前,埋着头。


“您,您没事吧?”允儿抬头看见家长眼里的惊慌:“您的鼻子……”允儿抬手往鼻子下一抹,笑着对被吓到的家长摆摆手:“最近虚火比较旺。”示意自己不要紧,最后还给小朋友买了个气球,怕自己给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自己去卫生间处理了下,鼻血是停了,只是——允儿埋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血迹斑斑。看来,真的是老天的旨意呢。允儿脸上浮现出一个苦笑。


----------------------------------------------


“嗯,好吧,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好,我知道了。开车小心,到家给我打电话。”徐贤才掐了电话,就听见郑母对自己的母亲说,“今晚就别花钱去住酒店了,去我们家住吧!住得下。”看到自己母亲寻求自己意见的目光,“这个……”收到自己肯定的暗示之后,才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那目光,明明就很想答应,却还在想着自己,作为孩子,徐贤觉得自己有时候是不是给自己父母太多压力了?


还有,林允儿上厕所之后都没有再回来,直接打电话告诉自己公司有些事儿必须的她去处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地方。


---------------------------------------------


驱车回到首尔的允儿没有去徐家老宅,而是回了自己的家——这个时候感觉自己不该自己待着,被“一家人”的气氛给刺激得林允儿也有些想家了。


原本以为父亲应该已经休息了,不曾想家里却灯火辉煌,Tiffany带着泰妍陪着爸爸在看综艺节目。茶几上爆米花,茶杯,饮料一应俱全。


“呀!允儿回来了诶!”最先发现她的是Tiffany。其他人这才回过头,看着这个人。


“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家呢?”爸爸满脸通红,看来是玩的挺开心的,“Fany你不知道啊,这孩子找着媳妇儿忘了爹,两周才来看我一次!还是Fany你有孝心,没事儿就来陪陪我这个孤寡老人。”Tiffany顺势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帮林爸爸捶捶腿。


坐在林爸爸另一边的泰妍招呼自己过去坐。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您慢慢玩,谢谢Fany姐姐和泰妍姐姐来玩!”林允儿一边对着大街解释着,毕恭毕敬地鞠躬之后就向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咦?这个小孩看到自己和林爸爸吐槽自己不该是叫着让人腻歪到不行的声音说自己是乖宝宝什么的,撒娇一下嘛?Tiffany看着允儿上楼的背影,她现在这个样子,让她想起刚刚到美国时候的允儿——不能说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几乎就是封闭了自己这个功能。


那个时候的她经常就是对着一杯鲜榨柠檬汁发呆,还是没加糖的那种,发呆之后会傻笑一会儿,最后喝下柠檬水之后,有被酸出眼泪。


过了好久,自己才慢慢让这个霜打的茄子般的允儿恢复了活力。


今天这个状态算是怎么一回事?


“呀!哦妈……Fany姐姐你进门还是敲下门的,好吧!”母親節禮物就在允儿脱去染着血迹的衣服,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风,一回头发现Tiffany站在身后。


你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啦!你这么着看着我的身体是不是有些……不恰当啊!林允儿警惕性的把手捂在胸前。


“好啦!挡什么挡?不是还有内衣在吗?再说了,你……什么样子,我不知道?”Tiffany用手比划了一下允儿遮挡的部分,毫不留情地说道。


“是吼,Fany姐姐的胸……”林允儿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掌像是一副在估算的样子,旋即把掌心面对Tiffany,“三分之一?”


“呀!”Tiffany的笑眼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狰怒”的双眼。这个破小孩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嘲笑自己胸小!!!


简直就是……恢复正常状态了嘛!


在林允儿挨了几下Tiffany的海豹掌之后,换上了干净的T-shirt。


“你是杀圌人去了?”Tiffany用手指把允儿换下来的衣服拉开,看见星星点点的血迹;便知道这个人多半又是流鼻血了。


“对呀,到时候还麻烦Fany姐姐给我找个好点的辩护律师。”允儿向后往床上一躺随口回答着Tiffany的问题,而对方也跟着平躺在床上,只有床头灯的房间,橘黄色的灯光慢慢渲染了整个房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说来听听,杀圌人动机是什么?”


----------------------------------------------
想当初允儿刚到美国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自己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她和自己聊心事的: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胡诌,可确实是在谈她自己遇到的事儿。


这样,要是遇到谈不下去的情况,允儿也好有开脱的理由——她一直是这样,与人相处的时候有些畏畏缩缩,浅交时觉得这个人特别好、特别真诚、很容易信任别人、也值得托付——Because she don't care 一旦她开始把你当朋友、或者是像和你长久的发展下去的时候,她的行动、语言都是十分小心谨慎,相应的她对她在乎的人的言行举止也是敏感地不像话——可能你还没意识到,她就开始有意识地拉远距离了。到不是因为因为你的某些举动伤害到她,而是她觉得你不需要她了,她成为了你生命中的绊脚石的时候就会主动拉远距离。


太善良的孩子,有时候真的让人无法放着不管。看到反常的允儿,Tiffany第一反应是想去关心,可是考虑到她俩之前的关系加上现在俩人各自有伴侣、又有些怯。不过还好——


——“你不去问问允儿怎么了吗?”还好自己的恋人不是那样型的人。在泰妍的“主动”提议下,Tiffany决定还是去看看这个小孩儿到底怎么了。


临走前本想给泰妍留下一个吻,作为感谢。可谁知她却一偏头、躲开了。


“这样就算是奖励了?”泰妍脸上一副“这个不行”的表情,便知道她不仅想要一个吻、可能还打算从自己这里得到更多的甜头。


“这算是餐前小菜……”Tiffany送上一个甜甜的wink之后,覆上了泰妍的唇瓣。


“……再不走,允儿到时候就睡了……”心心相印的俩人难免腻歪,嘴唇贴上之后就不愿意分开。最后金泰妍很是“明事理”地推开了她,并且把她送到了房间门口:“快去快回,我等你。”

 

“嫉妒心?不是,就是……想把自己关到监圌狱里。”


“哪有人犯圌罪是因为这个?不是每个罪圌犯都想逍遥法外吗?”Tiffany扭头,异常惊讶于林允儿的答案,却无意间看到她眼角的波光流动,嘴角故意上扬的弧度看上去是那样扎眼。“好吧,那你是有情人在监圌狱吗?”


“没有。”


“你的意思是……你想关自己的禁闭?”看!她在拉远距离,只是对象是谁呢?Tiffany眼珠子一转,仿佛知道了答案。“案发现场在哪儿?”


“釜山”林允儿转过头看着Tiffany:我的心事,Fany姐姐又猜到了吗?


“好了,你不说你困了吗?早点休息吧!”Tiffany从床上撑起来,对着允儿抛了个wink——不就是去郑容和的老家了吗?郑容和现在还在首尔的疗养院接受治疗,那么多半就是碰见了郑家的家长,谈话交流见,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了。在Tiffany看来完全不个事儿,完全是庸人自扰,自己别的不能坑定,就小贤那样一个固执的孩子而言,她相信,徐珠贤才不是那样一个墙头草两边倒的人。


“Fany姐姐,你觉得这场诉讼我能赢吗?”


“我又不是法官,不如你找法官谈谈,看她怎么说。”——法官这个外号是允儿和Tiffany取给小贤的——她正直、一丝不苟评判事件的样子和法官如出一辙,加上后来知道她大学的专业是法学。这个外号非她莫属。


“哦,对了,你知道现在犯圌人被押送到所属监圌狱前都是要做身体体检的吗?你要是想被关,先去做个体检看看自己身体承受得了不。”一语双关,Tiffany不仅猜到了允儿今天反常得原因,就连身上的血迹都猜到是因为自己流鼻血;临走前还不忘关心自己,提醒自己去做身体检查。


自己的心要不是贴在小贤身上再也取不出来的话,可能会愿意把心交给像Fany姐姐这样的人呢!做Fany姐姐的女朋友,应该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儿吧?


那还用说。


此刻的金泰妍就已经被幸福的温暖团团围住——Tiffany回到房间之后,自己就按耐不住贴上去索要奖励,被对方笑着推开,告诉自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DaeDae”


——不过从浴室里出来的Fany真的是让自己眼前一亮,之前做爱做的事,她还有些扭捏,最多在床头点俩蜡烛,可是今天屋里灯火辉煌,泰妍眼前的Tiffany明显是有为今晚的盛典隆重装扮过——黑丝渔网袜包裹着修长的左腿,右腿故意剪开的腿袜露出光滑发亮的有人肌肤;小短裙遮挡着大腿根部,体现出一种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上半身穿着黑色蕾丝的内衣,包裹着被林允儿形容的只有手掌三分之一大的胸——切!我的胸才没那么小呢!完美的形状展露无遗,黑色丝质手套齐至小臂;胸以上,就只有个颈环,有一丝狂野被压抑的感受。


“你喜欢吗?”站在浴室门口的Tiffany摆正诱人的pose问着此刻呆傻掉的泰妍。回答她的便是对方湿热的吻,以及兴奋到颤抖的手抚摸着自己。


“呀……你是馋了吗?这么湿……”好不容易,在对方主力攻点向下移Tiffany才腾出嘴说话,“轻点……脖子以下随你怎么弄都行……脖子还是不要,eng……,Awo……deeper”被对方热情带动的都无法说出一句完整话的Tiffany抬高腰肢,做好了迎接高圌潮的准备。


所以,当林允儿发现自己屋子里没水了,迫不得已下楼接水路过Tiffany的房间时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怪叫声给吓得一身哆嗦——呃,还要不要顾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啊!但还是放慢了脚步,竖起耳朵听起了门内的动静。慢慢的,自己从脖子开始红晕爬上了脸颊,一股燥热的感觉集中在小腹。


林允儿可不会承认自己是喜欢听墙角的那种“变圌态”,只是,今晚……


算起来,自从开始上班加上又是和小贤以及长辈一起住,除了搬家那次,她大概有三个月没有碰过小贤、也没被小贤碰过。还好工作量本来就不少加上回家照顾小贤也是需要耗费精力的事情,三个月“盖棉被、纯聊天”到也不觉得难熬,只是今晚听见别人、那什么的时候,心底被有意识克制的欲望才被释放了出来。不知不觉的挪不动步子。


加上自己父亲晚上去找老友喝茶去,要外宿;门内的俩人丝毫不抑制的激情,从门缝里溢出来,听得林允儿那叫一个痴迷。


“叮咚……叮咚~~”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门铃突然悠扬地响了起来。


“来了!”林允儿慌张地应了一声,跑下楼开门去了。


“她是一直都站在门口吗?”门内的俩人听见门口传来林允儿应门嚎亮的嗓子,被惊得像是按了暂停键一般。


“管她的呢!DaeDae,你这样就分心,是很不负责任的哦!”Tiffany看着此刻赤圌裸的泰妍,手臂延伸至自己的双腿之间,手指?当然被自己妥善地包裹好了。可是,重新按启“播放键”之后Tiffany却发现金泰妍没有之前两次专心,索性一收腰把对方送出了自己的身体,一个翻身把对方压在了身下。


“Fany……”


“我想,你是有些累了吧?那就换你休息一轮……”俯下身开始专心地吻着对方的肌肤。


门外是谁?管他呢!不是有林允儿应门吗?


可能刚刚听得太入神了,允儿的脑子还不带转的就开了门,看见出现在门口的徐珠贤结结巴巴地:“小贤?你怎么……来了?”像是被女朋友抓住私自看激情动作艺术片的小男友,“进来吧!”拉着小贤的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再次路过Tiffany房间的时候,隐约听见些动静,便一反刚才状态地快步离开了那个让人眼红心跳的地方。


“你是睡了吗?”看着允儿的穿上被子裹成一团、脸上还有疑似是刚刚从被窝里拉出来的红晕,“我在担心你进不了家门,你自己却睡的着?”因为不知道林爸爸不在家,小贤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母親節禮物对林允儿今晚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抗议——允儿打电话通知自己,她今晚必须得回首尔之后,小贤便跟着父母去了郑家。洗漱完准备睡觉的时候、打开自己得包发现林允儿的钱包钥匙都在自己这里;想到她今晚可能因为没有钥匙会回不了家,就开始担心起来——虽然她知道,允儿可以回自己的家,还是向父母说明原因之后打的回到了首尔,让父母玩完周末再回家。到了首尔先回家,不见允儿,又去了了公司,却发现大门紧闭——这才发现允儿对自己说了谎,什么公务?!保安大叔都回家睡觉了!打电话又不接(那个时候林允儿正在别人门口驻足呢!)最后自己才来到了林家,看到林允儿的车停在了车库门口,这才放心了些。但是看到大宅子里一点光线都没有,难道不在家?没有看到林允儿本人的小贤还是有些不放心,这才按响了门铃。


看到人了,放心倒是放心了,又觉得有些上火:我那么信任你,你却对我撒谎;我那么担心你,你却在自己的家里睡大觉?!


“怎么不接电话?”徐珠贤拿起床头的手机,把来电显示调出来摆在她眼前。“还有,明明不加班、公司里也没有事,为什么撒谎?你没有发现钱包不见了?到家没有钥匙开门,还是说你一早就想好今晚不回家了……”小贤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发现允儿眼神依旧迷离:“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有啊……”其实没有,她此刻耳朵里回响的都是刚刚听到的那些个拟声词。但是介于小贤就快到临盆的日子,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一边克制着,看着小贤的两篇嘴唇一开一合地不停的说话,她却想着当自己吻上去的感受……是那样的让人舍不得离开。


看到林允儿脸上的红晕不但没有散开,反而有加深的势头,小贤还是忍不住抬起手,用手背试了试允儿脸上的温度,“你是发烧了吗?”


“啊?没有……”没有才怪,内心里烧的厉害呢!就在小贤触碰上自己的一瞬间,一股暖流从自己的身体里奔涌而出——天啊!太丢脸了,明明小贤就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呢!自己就……


“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烫?”看到允儿想躲开自己,徐珠贤伸长了手臂夹住了允儿的头。


天啊!!!!此刻允儿的脸就靠着小贤的胸!!!!!话说可能是临近孩子出生的日子,小贤的上围尺寸一路飙涨,上升了两个cup,内衣也新购置了不少。可是,这是为孩子准备的口粮却不是为自己准备的……


凭什么?!难道现在孩子还没出生就要和自己抢小贤了吗?林允儿挣脱出来,双手抓住小贤的肩。


“干嘛……唔”徐珠贤看到允儿有些奇怪的眼神,本能的嗅出一丝危险,下一秒,自己的双唇被便对方含在了口中。


此刻,一身凉气从釜山马不停蹄的赶回首尔找人徐珠贤和站在别人门前预热已久的允儿在接触到彼此的时候觉得异常的舒服。


说了是彼此。小贤也好久没有和允儿有肌肤相亲的关系了,重温爱人的温柔乡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允儿也不想停下来,可是她最后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孩子踢了她一脚。看着小贤已经被自己感染得迷离的眼神,脸上又带着些许尴尬——此刻,做这样亲密的事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的感觉好奇怪啊!搭在小贤底裤上的手还是挪开了。可是,又觉得此刻的小贤甚是可爱,于是还是忍不住靠近,继续和对方黏在一起——于是,又被踢了。


“呀!小子,今晚不要再闹了,闹也没用,你妈妈今晚是我的!”允儿掀开被子,对着隆起的肚皮龇牙示威着。


“允……疼……”看着允儿这么幼稚的行为还觉得挺好笑的小贤却觉的子宫开始收缩,而且有明显的疼痛感。


“放松,放松,保持呼吸节奏。”看着小贤的脸,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性致全无的允儿开始关注其作为一个妈妈的小贤的安全。估计,现在进入到第一产程潜伏期了。此刻最重要的就是让小贤放松。帮小贤换了适合在产房穿的衣服后,收拾了些衣物,打了电话叫救护车,准备去医院。


滴沥哐当收拾、上下楼的脚步声也吵到了同一栋楼住的泰尼二人。


“怎么了?”


“小贤好像要生了!”


“你去陪着小贤,她现在肯定希望你在身边的;我帮你收拾衣服,Dae你能去削点苹果拿点水吗?”一边接过允儿手上的衣服,一边做着全局的指挥。


小贤该不会是在和允儿,哗——,的时候突然宫缩了吧?收拾衣服的时候Tiffany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等一下,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


不过要是真是那样,会把林允儿吓得不轻吧?想想就觉得很有趣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