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產的日子,過得很規律。林允兒找的新家,便是以前徐家因為經濟原因賣掉的房子。因為房主的孩子已經定在國外,所以決定賣掉房子。林允儿知道這個消息後便與房主聯繫上了。不過買房子的過程還是有些波折:對方已經找好買家,進入合同協商的階段。林允兒先是找房主表示自己願意交付房產交易手續中的一切費用——據她所知,原買家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咬口,遲遲沒有簽合同的緣故。並且決定一次性付款。這才搞定了房子。


不過,她對徐賢說的卻是自己碰巧遇見房子在出租,她現在是租客,而不是房子的買家。


住上老房子的徐賢父母,感慨的情緒在眼裡完全藏不住,用手摸著當年的牆紙、瓷磚、酒瓶雕刻那些大件的家具:書櫃、床;都被新主人保管得很好。


林允兒斜靠在門口,看著這一家重新聚在老房子裡,臉上有說不出的得意。這大概是能給對物質慾望清淡的徐賢的最好的禮物吧。


房間的分配,還是按照以前那樣,父母住主臥,徐賢還是住原來屬於她的那間屋子。原本母親有打算讓小賢和允兒住主臥。


只是……在爸媽創造自己的床上睡……呃,感覺好奇怪。


而且,林允兒也表示:我還是比較想住小賢原來的那間房,可以知道小賢的小的時候BLABLA。其實心裡在盤算另外一件事:小賢的房間是“處女房”吧?這個房子自打建立起,第一個主人就是小賢的父母啦,小賢在這裡度過了前17年的時間,後轉手給現在的賣家,3年後,最小的孩子也出國讀高中了。所以,照此推算的話,小賢原來那間屋子的主人都是未成年,而且屋子的主人都是家教很嚴的主兒。


所以,如果,自己和小賢在屋子裡,乾了點什麼的話……


“你在想什麼?”看到林允兒痴痴的干笑起來,徐賢一頭霧水,雖然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但是據她與林允兒相處的經驗來看,這種笑容,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


“沒什麼。”怕洩露了自己的小心思,趕緊收拾起自己的笑容。 “對了,爸媽今晚是要回全州嗎?”對了,自己還有一個極好的機會——二老住上老宅,表示應該多收拾些行李過來,於是準備今天就出發去全州把東西搬過來。


“只是租的房子,我覺得行李還是簡單些好。”徐賢理性分析道。


“沒事、沒事,要是爸媽喜歡的話,把房子買下來也不是問題啊!”酒瓶雕刻林允兒確認今晚只有她和小賢在這個屋子里之後,開心的咧著嘴表“忠心”。


你該不是已經買下來了吧?徐賢看著一副胸有成竹樣子的林允兒,表示有些受不了她這麼得瑟的樣子。她不知道,其實對方心裡打算趁著爸媽回全州的這個晚上和她在房間里幹點什麼。


洗漱完畢的徐賢,還是像往常一樣簡單護膚之後就上床準備睡了——之前租住的房子,因為有父母住在隔壁;允兒和小賢都是有一條隱形的“三八線”橫在床中間。她之前有試圖讓允兒還是像在麗水時候一樣,抱著自己睡。可是被對方拒絕了,理由是——“這樣抱著小賢你又不能做什麼,很磨人啊!”聽到林允兒這麼直白的理由,徐賢也不好說什麼了。


雖然,被抱著睡的感覺很踏實、很舒服,但是,要是對方覺得不舒服,她也不會強行要求。


這些天,她們都是背對背睡的。


只是,今晚。


允兒洗漱完,熄燈之後,徐賢感覺到今天允兒睡得離自己很近。


難道是,床變窄了?徐賢一瞬間有了這樣的想法,不過,沒過一會兒,她就發現是林允兒靠得更近了,她從背後把自己圈在了懷裡,手掌放在了自己日益凸起的肚子上。不過,她也沒多想,順勢往對方懷裡拱了拱,像隻小動物找到了溫暖的依靠一般。惹得允兒被她這個可愛的舉動逗得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她感覺到:有星星點點的吻落在自己的頭上,那樣捨不得離開,允兒把鼻子藏在小賢的頭髮里安靜的呼吸著。她已經好久沒有這樣抱著她睡覺了!嗯,還好,小賢還是小賢的味道。


她的手一隻在小賢的小腹輕撫著,一隻幫小賢理著頭髮;動作輕柔,像是在對待一個易碎的寶貝一般。最後,她把對方的頭髮攏到了一側,埋下頭,吻著頸部光滑的皮膚。


徐賢只覺得一陣酥麻,從後頸一直傳到心裡,癢癢的。其實現在早就過了孕期前三個月的危險期,正常夫妻在有安全措施的情況下也可以額有親密關係的;不過因為自己最初不想要這個孩子,林允兒就發揮了百分之二百的母愛,竭力保護這個孩子,甚至把她自己都隔絕在了保護圈外。


掐指一算,她們該是有8、9、10個星期左右沒有在床上做圌愛圌做的事了呢!


今晚,允兒很主動,徐賢也便轉過身,回應這允兒親密的邀請;但另一方面又不敢太主動,顯得自己像是很飢渴的樣子;說不定哪天就成了林允兒手上的小辮子。


相比於徐賢諸多的顧慮,林允兒要輕鬆多了,她只管眼前、手下的這個人,最多分些心思別傷著孩子就好。


一個綿長的吻之後,允兒貼著小賢的耳朵、輕喘著:“小賢的味道好奇特,是因為當媽媽了嗎?”再埋頭看看自己:上半身已經絲縷未掛。看來小賢就算是當了準媽媽,還是個急性子呢!


不過,今天得我來服侍準媽媽;一定會讓她滿意得。允兒跳過頸部、胸、小腹,直達另一個充滿各種其妙感官世界的門口;埋下頭,用靈活溫潤的舌挑逗著、輕撫著、訴說著、懇求著……最後得到了“通行證”;用牙咬開一個condom套上——畢竟有寶寶了,雖然自己剪了指甲、認真洗過好幾遍手,為了以防萬一出現什麼外傷。


小賢沉重的呼吸著,看著允兒套好手指,感受到她小臂輕輕摩擦著自己大腿內側的皮膚;她輕輕閉上了眼,一秒鐘的平靜,心跳卻有著加速的傾向;下一秒,身體本能地期待、訴求著這個“受歡迎的訪客”能給自己帶來意想之中的喜悅以及快感。飽滿的嘴唇輕啟,幫助吸入更多的氧氣;發源於內心的聲音也悄然溜出了口、希望以此作為催促對方的號角。她閉著眼,注意力全全壓在了對方身上。


但,今天總覺得允兒差些火候,最後,不禁用雙腳纏住對方、貼得更近,以便達到更深層次的交流。


最終感受到一望無際的華麗。


兩個人都出了些許汗,抱在一起時,它們恰巧像粘合劑一般,把兩人緊緊黏在一起。


後來,關於林允兒為什麼在那晚最先挑起戰火、卻遲遲沒有發起總攻,她是這麼解釋的:酒瓶雕刻我好像摸到Baby的小腳了!


慫蛋,被自己的心理給嚇著了。哪裡會摸到baby的小腳啊!真是的!徐賢表示林允兒對這個Baby真是保護得有些瘋狂了。


而這個孩子的生物上的父親,也因為“被保護”而送進了醫院,過上半隔離的日子。 ——知道這個消息還是允兒重新回去上班,午飯期間,Tiffany告訴自己的。


關於自己為什麼去上班——自己不是背著徐賢把徐家的老房子買下來了嗎?錢,哪兒來的?儲蓄裡除了三分之二,還有三分之一從和父親連在一起的子母卡里取的。雖然只剩三分之一,但也不是小數目。於是——


“怎麼多錢,你用去幹什麼了?”林爸爸詢問著,他從來不在乎自己的女兒用了多少錢,但是用在什麼地方,他還是要過問的。


林允兒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你都這麼大的人了,給老丈人買禮物,還用爸爸的錢……”林爸爸不經意嘟起嘴,想著自己的女兒最多也就只給自己買過些外套、領帶、圍巾什麼的小物件,一出手就給別人的爸爸媽媽買了個房子。明顯胳膊肘往外拐嘛!


林允兒表示,錢都用了,老爸你要我怎麼辦?


“回去上班。”長這麼大了,馬上就要有孩子的人了,不能任性的不知道肩負起責任,一直用著爸爸給的零花錢過日子吧!


不過,林允兒沒有選擇空降,直接擔任個室長什麼的,甚至連組長都不是,只是個普通的職員。從基層做起,少有人知道她是公司創始人之一直系血親;大家所知道的有血統的人自有黃美英。不想讓大家知道自己身份的允兒,在Tiffany在午餐時間來找自己,頗有不滿。


“怎麼?!現在要和我劃清界限了?原來我幫你打掩護的時候,你咋不這樣呢?!”Tiffany表示:就算你現在有女朋友了,也不至於這麼“翻臉不認人”吧!


“Fany姐,你別誤會……”


“你說,我怎麼著誤會你了?!”我現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好吧!就算要劃清界限也是雙向的,憑什麼不跟我商量就把我“屏蔽”了?


“越少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在基層做,​​就越能發現公司運作上的漏洞,做出自下而上的改進。”這是允兒想到的最快的方式填補上欠爸爸的房款的方式。


“公司增長的銷售額你和Fany一人算一半。”她,Tiffany什麼都沒幹啊!為什麼還要分走我一般的銷售額? !當聽到父親的這個提議的時候,允兒心裡覺得不公平來著。


“你之前不是什麼沒幹,美英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工資少了你的份兒?”看著自己親女兒臉上又不樂意的表情,直接指出自己這樣提議的原因。


“你和美英,是平等的;沒有誰是該為你一直做收尾工作的。”我的女兒,你馬上就是要當家長的人了,不能像原來那麼任性地想幹嘛就乾嘛。


所以——


“謝謝你,美英姐,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以前辛苦你了!”在對話要結束的時候,林允兒鄭重其事地對Tiffany九十度鞠躬表示誠心地感謝。


“呀……你這是做什麼呀!”一直以來都和允兒打打鬧鬧,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她突然這麼禮貌的對自己道謝,感覺很有……距離;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


“哎呀,你說我當時要是轉過腦經來,娶了你就好了!那樣我就永遠不用上班了^.^”允兒保持著90度的鞠躬,歪著腦袋,俏皮地對著Tiffany笑著。


不過,有些東西是將就不來的。正如現在和小賢在一起的允兒的狀態和跟自己待在一起的狀態是完全不一樣的。即便是上班,她身上也是散發著一股陽光的味道,和之前像是在完成任務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有些人,會選擇讓自己成長的人;有些人,會選擇能讓自己依靠、能偶爾不那麼堅強的人;酒瓶雕刻這取決於這個人是什麼樣的。


不論是喜歡偷懶的人,變勤快了;還是一直強勢的人,變柔和了。都是因為她們的愛人呢!


世間的愛,也不只是男圌歡女愛;也有父母不離不棄的愛——此刻被強制送入醫院的鄭容和身上背負著虐待女性,指使他人故意傷害(林允兒酒吧後門遇襲),以及毒圌癮(玩樂隊的人,少有不沾這個玩意兒的人)。


鄭家父母,對這個不省心的小兒子,依舊不放棄;幫兒子找最好的戒毒所;找律師諮詢自己兒子的情況,看能不能把對兒子未來的影響減到最小。


不出意外的,來找允賢以及徐賢的爸爸媽媽了。誠心的道歉,加上原來鄭家父母在徐賢爸媽遇上財政上危機的時候也出手相助過,談話也進行得蠻和諧的;徐賢對兩位長輩也是尊敬有加。


-------------------------------
晚上允兒摟著小賢入睡。黑暗裡,斷斷續續地嘆氣。因為鄭家二老的到來,也是心事重重的徐賢聽到允兒的嘆氣,躺平了身子,問怎麼了。


聽到小賢問自己,允兒反倒不知道怎麼開口。說:你原諒他了? ——事情過去好久了,難道自己希望她不原諒他?


問:你還生他的氣嗎? ——生氣就代表還沒有放下,小賢怎麼可以還沒有放下她呢? (林允兒是個醋罈子呢!)不生氣了,太大度了,自己想著小賢那段時間的日子就上火,恨不得把鄭容和撕巴撕巴扔到海裡餵魚去。


問:你原諒他了的話,你和他,難道還是朋友嗎? ——林允兒看著小賢對待鄭家父母的態度隨和自然,而像見自己父親的時候那麼有負擔。自己作為“受圌害者”之一,看著鄭家父母,甚至都會忘了鄭容和曾經對小賢做過的那些混蛋事兒。


可憐天下父母心。


林允兒心裡滿是疑惑,但卻問不出口;在小賢問她的時候腦子裡很快的跑過千百個問題,酒瓶雕刻卻又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個什麼樣的答案。沒有答案的問題;沒有期待的回答;這些問題說出口有什麼意義呢?她親親小賢的額頭,順嘴感嘆道:“可伶天下父母心啊~~~”


“對呀……所以說,對孩子的教育很重要;等孩子生出來了,你可不能慣這她。”徐賢抓著允兒的手,要對方發誓不能嬌慣了孩子。


“好好好,知道了,以後教育方針我全全跟你站在一條戰線上,你讓我唱紅臉,我絕不唱粉臉!”看著允兒煞有介事地豎起三個指頭,小賢被她誇張的一本正經逗得笑了起來。


不過,對於孩子,徐賢覺得,只要健康快樂地成長,將來是個陽光、身心健全的人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商妮
  • 謝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