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允儿的那股子奇怪的劲儿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有散去,早饭的时候故意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去,把自己让给了自己的父母。除了正常起床时的早安吻、以及一些平常的问候,她甚至都没有和她有什么眼神的交流;更别说什么肢体接触了。这和原来在丽水的允儿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这不,吃完饭,还抢着洗碗;虽说自从知道徐贤怀了宝宝之后,也都是林允儿包揽一切家务;不过她还是喜欢吃晚饭之后和徐贤黏糊在沙发上休息片刻之后才去收碗。可是今天因为徐妈妈在,看大家吃完,林允儿就麻利地起身收碗;抢着干家务活。


“我帮你。”徐贤也跟着起身。


原本徐妈妈就不好意思让允儿,这个客人做家务;結婚禮物再一看到自己怀了孩子的女儿起身表示要帮忙,连忙表示:“妈妈还没那么老,我来洗就好!”


“不用、不用,伯母您就和伯父、小贤一起休息,我来做这些就好。”一边对徐妈妈鞠着躬,一边把二人慢慢挤出了厨房。


“这个孩子太勤快了……”徐妈妈在拉着徐贤的手去客厅的路上,小声地发了句感叹。早早就坐在客厅看报纸的徐爸爸在听到老伴儿的嘀咕之后也似乎是赞同一般地轻轻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徐贤看了爸妈的反应,明白过来,这个向来讨家长们喜欢的林允儿,依旧不改本色,在长辈面前越加乖巧,把平时鬼怪捣乱的一面完全收好。


真是个小滑头。


徐贤还是忍不住抿嘴不经意地笑了。也是,自己找了个这么懂得讨长辈欢心的人,自己的伴侣得到家长的认可,能不开心吗!


收拾完厨房的允儿,出来后也是老老实实的跪坐在垫子上。


徐贤看着她:你平时,不是像散架了一样黏在我身边吗?


林允儿眼神真挚:现在情况不一样,有家长在身边啦!


噗嗤!目光交接中,徐贤笑了出来。真佩服林允儿的演技,居然都不会笑场。


突然看到自家女儿笑,两老口一下反应不过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林允儿瞪着大大的眼睛,观察着这有些摸不着脉搏的气氛。


尴尬的时候,最好就是赔笑;允儿就只好附和着小贤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二老,依然处于:这是什么情况。


“对不起,我失礼了。”最后徐贤挺身而出,道歉了——这才是他们家处理情况之外的尴尬的正确方式。


林允儿:真是有些严肃的家庭呢!


“贤呐,这段时间,就让你妈妈陪着你,照顾你吧!”徐爸爸率先开口了。


这段时间?!那自己的日子不是会过得很拘束咯?!不过还不等林允儿多思考,就听到徐爸爸询问允儿的声音:“允儿,你也一起住这里吧!”——咦?这是不是变向地认可自己是小贤伴侣的身份了呢?


可是,等到孩子出生还有好久!!!!!孩子出生了,还有恢复期;小孩三岁之前身边都离不了人,那岂不是基本未来好几年都要和徐贤父母绑定在一起了?!还有这个门锁都是坏了的房间?!


“呵呵呵呵……”面对自己想要讨好的长辈这样的要求結婚禮物,她只有尴尬地、呵呵地笑着。


有家长在,无论多大,晚辈都会有所收敛;相对于有父母在身边的允贤而言;Tiffany和泰妍就要轻松很多——金泰妍父母在全州,Tiffany爸爸在美国。


屋檐下只有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可是滋润多了。


“喂,你后天有没有时间?”Tiffany早餐后帮着泰妍收拾着桌子。


“怎么了?”还在洗碗池旁边忙活着的泰妍,也不转头,反问着。


“我想带你去见长辈。”


“长辈?”你爸爸不是在美国吗?


“对啊,林伯伯,林允儿的父亲。算是很亲的长辈吧。”


林允儿的爸爸?你为什么要带我去见林允儿的爸爸?泰妍一肚子疑惑,不过她不是那种直肠子,会把一切的疑惑全部摆到桌面上来说的那种人。


“他,总是把我和允儿绑定在一起。”Tiffany眯着眼睛看着泰妍的侧颜,看到对方洗碗的动作明显卡顿了一下,脸色也有一瞬间的不舒服;很快便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个闷葫芦!没事儿逗逗金泰妍,Tiffany觉得挺有趣的——哪叫上次金泰妍都不给她打招呼就找了个男同事陪她回家!


哼!


不过,她带金泰妍去见林父可不是和金泰妍闹着玩或者是赌气什么的。那天出警察局的时候就和林允儿商量好要一起回去看林允儿的父亲。


这次,带上自己的女朋友,这样以后林爸爸也不会乱点鸳鸯谱了;免得自己和林允儿都觉得尴尬。


Tiffany和林允儿毕竟是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人,处理问题的时候,俩人的方式都有些相似:另一边,林允儿也询问着徐贤的意见,在对方答应之后确定也要带上自己的女朋友去见自己的父亲。


不过金泰妍和徐贤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对金泰妍而言,只是去见一个Tiffany尊敬的长辈,可是对徐贤而言,对方可不只是长辈那么简单的。


金泰妍只需要稍微注意下着装,在Tiffany的建议下选几件长辈中意的伴手礼,就OK;可是,徐贤远没有没金泰妍这样轻松。甚至让林允儿一度觉得:当时自己选择坦诚的告诉她,是去见自己的父亲,不如骗她说是回家收拾些东西来得更轻松一些。


从自己告诉她开始,她就开始忙活起来了:穿什么,礼物买什么,该说些什么。虽然徐贤还是装出一副“我没有紧张”的样子。让林允儿看着有些心疼:自己的这个提议是不是太不体贴了?


在演练完第二遍“见面会”之后,林允儿伸手拉住了再次准备起身忙活的徐贤:“小贤!”


“怎么了?你累了?”大概徐贤现在的肾上腺激素值很高,一点都不觉得累。


“我觉得你之前那个样子就挺好的。”说实话,林允儿觉得舒舒服服穿着平常的衣服,伴手礼只要有心意就好了嘛。“你想不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去?”


“你是饿了吗?”徐贤停下手里的事,回头看着林允儿。


“有点……”


“那你想吃什么?”


“就……街边的,那些夜宵。”林允儿小心翼翼地提议着,生怕对方以“外面食物不干净”为由,把自己想吃路边摊的想法扼圌杀在摇篮里。


“街边摊不干净,”不出林允儿所料,徐贤果然提出了这点,“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话,那就去吧,路上小心,少吃些,免得晚上胃部舒服。”看到林允儿闪闪发光的眸子,徐贤也不好意思直接说“不行!”吧。看着她雀跃地牵起自己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个吻之后高高兴兴跑出了门。


要是明天见完家长之后,她还能这么开心就好了。我怀着别人的孩子,却作为你的女朋友去见你父亲……徐贤轻轻皱起了眉毛。现在她好像可以理解为什么林允儿昨天和今天一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了,原来想要获得长辈的认可是这样的心情。算了,还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再练习一边吧。于是又抓起“注意事项”投入了进去。


--------------------------------


“呀!孕妇不可以化妆!”


“呀!干嘛穿这么紧的裤子,伤着宝宝了怎么办!”


“什么?!你要穿高跟鞋?!你不要命了呀,徐!贤!”第二天一早,林允儿就快被“全副武装”的徐贤给气死了。特别是对方一一回应自己的指责:“孕妇不是不可以化妆,是最好少化。”“裤子没有看上去那么紧,只是比较贴身而已,伤不着宝宝。”“只有4cm的鞋能叫高跟鞋?!”徐贤表示:林允儿,你的常识到哪里去了?!


“不行!你穿这样,我就不去了!”才起床,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脸有些微微发泡的林允儿盘腿坐了起来,抱着被子、嘟着嘴抗议着。


“那你要我怎样?”徐贤也坐了下来,平视着允儿。


“换上平时的衣服,以及平时的鞋子;最好把妆也卸了。”林允儿指着那些让她觉得不满意的part,命令道。


你是不是专门不想让我在你父亲面前留下个好印象?你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传说中的猪队友就是你这样的人吧?徐贤也一动不动地看着林允儿,脑子里跑过这些想法。明明有些搞笑,可自己为什么那么想掉眼泪呢?难道是太搞笑了?


“你……别……”都说孕妇感情起伏大,看着小贤眼圈一下红了,林允儿赶忙离她更近,想着是不是刚才自己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可是翻来覆去地想,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啊!她现在是小贤母子平安最重要,其他的全部靠边站。是不是现在见自己的父亲,有些太着急了?


实在不行,那今天就不见了吧!


“那怎么可以啊!”媳妇还没有过门就把林允儿管得服服帖帖地,林父知道了会怎么想啊!


听老婆话,事事把老婆放在第一,有益于家庭和谐,有什么错?!林允儿理直气壮。不过既然小贤都发话一定要去了,最后也只好按照原计划去咯。


不过真正见到林父的时候,徐贤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他很慈祥随和,对晚辈也是关爱有加。只是意料之外的是,她原以为,见家长只是她和允儿,没想到还碰到了Tiffany和金泰妍。不过也好,这反到让她能有放松的机会。


席间,林父问道孩子的事儿的时候,Tiffany、金泰妍以及自己都很吃惊,唯有林允儿淡定地继续吃着饭;这让徐贤怀疑是她在背后做了些什么。


昨晚,林允儿借着出去吃夜宵的时间,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所以,今天,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在很难得的一小会儿时间,林父和徐贤独处了。


“徐贤xi,我有些东西想要给你,麻烦你跟我来一下。”走到允儿房间——那个她们曾经一起午睡的房间,林父递给自己一个原木色的盒子。


“这是?”


“我在美国无意发现的,我想她(林允儿)都忘了吧。”林父接着说:“这些信封上些的都是你的名字,所以,我想,它们应该是她(林允儿)想要交给你的吧。”随即又喃喃自语:“真是个爱丢三落四的家伙。”


原本自己幻想着能把Tiffany娶进门当“女婿”,这么能干有熟悉公司結婚禮物事务的女人那里去找啊!没想到,今天原本预计的是“一家人”聚会,结果真的变成了“一大家人”——两个孩子都分别介绍她们各自的伴侣给他这个长辈。


哎……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爷子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各自有伴儿,自己也就不用再担心什么啦。琢磨着自己抽空也去看看丢下自己先走的老伴儿,然后约老权、老崔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再过段时间,所不定自己就当外公、或者是爷爷了——这要看小贤的孩子生出来是跟谁姓啦。


“对了,徐贤xi,多久你父母亲也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是,是,好的,伯父。”徐贤还在收到一盒子信的震惊中,听到长辈的提议之后,连连答是。


“伯父?”林父琢磨着,不是该叫“爸爸”了吗?


“是,爸爸。”果真还是徐贤反应快,虽然有些别扭但是还是很快就改口叫“爸”了。看到长辈脸上全是满意的笑容。自己应该是过了关吧!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在一楼怎么也没找到徐贤的允儿上楼找人的結婚禮物时候看到自己爸爸和徐贤单独待在一起。嗯,气氛还不错,两人脸上还挂着笑容。不过,徐贤手里的小箱子怎么看得那么眼熟?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被自己的父亲‘呵斥’道:“你最近怎么老流鼻血?”


“我哪里有老流鼻血?您看过我流几次鼻血啊?!”对于父亲的关心,林允儿不希望他担心自己,也就以一种开玩笑的方式糊弄过去了。


“你,没事儿吧?”回家的路上,徐贤也关心着林允儿的身体。


“啊~这个啊?”允儿指了指鼻子,把塞在里面的棉条抽了出来,“你看没有流了不是嘛~不用担心啦!对了这个盒子是什么?看着好眼熟。该不是我爸把我小时候的衣服裤子装在这里面给你了吧?哈哈哈!”


“你的信。”


“我的信?什么信?给我的?”开车的林允儿,一面盯着路一面问着。为了防止危险动作的发生,徐贤没有回答她,而是开了车上的电台。


“哦,对了顺圭姐现在好像在一个电台做得挺好的,你听过吗?”允儿记得第一次听那个叫“Sunny”的主持人就觉得声音好亲切,后来有空一查才知道不就是高中时期的李顺圭学姐嘛!


“听过。听说现在顺圭姐姐最讨厌别人叫她本名了。”讲到过去,小贤也轻松地笑了起来。


林允儿趁着红绿灯又转头看了一眼徐贤抱在怀里的盒子,似乎好像想起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对了,我找了个房子,咱们搬出去住吧。”林允儿对现在的这个房子甚是不满意:隔音效果差都不说了,而且房门还上不了锁,真的是,感觉完全没有隐私了呀!


余光扫到小贤有些凝重的神情,接着说道:“和爸爸妈妈一起搬。房子我已经看好了,社区也不错,有公园,24小时便利店什么的,治安也好些。”


“爸爸妈妈?”


“对呀!你不是都管我爸叫‘爸’了吗?还商量着多久結婚禮物和咱爸妈一起吃饭的事儿。”虽然鼻子不给力经常性地出状况,但是耳朵还是很好用的。


听着一路上管自己父母一口一个“爸爸妈妈”叫得可欢乐的允儿,徐贤以手扶额:该不会以后自己爸妈被这个嘴巴像是抹了蜜的人哄得对她比对自己亲闺女还亲吧?


嗯,照这个趋势。林允儿,你是潜力股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