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7877440-item-5073xf1x0500x0460-m  


“笃笃笃……”一阵高跟鞋跟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急促的由远至近,穿着高跟鞋的Tiffany拉着穿着平底鞋的徐贤急促的走进了警署的临时拘圌留疑圌犯的小房间。


可能是因为来的太高调——不得不说,高跟鞋的声音真的很有穿透力,她们吸引了所有围观人群的注意力;甚至包括在一旁整理不相关资料的警员。


“徐贤!!”徐妈妈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叫了出来,向她失踪几日的女儿奔去——其实早已不是消失几日,郑容和是跟允儿联系上才去报的案,为什么?当然是加情人節禮物多一层保险:要是允儿真的按照时间把徐贤送回来自己就去销案,父母那边也好交差,要是没有送过来,警察自然会去找。


“人在这里,你们可以把林允儿小姐放出来了吧!”Tiffany没有在徐贤母女身边呆多久就直接指着被关在里面的允儿对办案人员说着。她一点都不喜欢看亲人重逢泪水四溅的场面,特别是母女。所以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允儿身上——这个被诬陷,被迫看同样不想看到的“母女重逢”场面。


因为,她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经历这样的重逢。


虽然周围的人很多,关注的重心也有不同,但是Tiffany觉得此刻就只有允儿才是自己的同类——可以抱在一起取暖的同类。


“人回来了,可是……是否是被拐圌骗还……”


“是我自己走的。”徐贤安顿好妈妈之后对着还不愿意放人的办事人员说道。


“可是你的未婚夫报案的时候说你是被拐骗的……”


“现在,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小贤……”“贤呐!”几个老人异口同声喊出小贤的名字。


小贤掏出装戒指的小礼盒,双手递给了郑容和的父亲,张张嘴像是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却被外面走进的人打断了——


“您好,请问您是徐贤小姐吗?”


“我是。”


“您好,这边有东西需要您的配合。”小贤在这边的案子上签字,销案之后就跟着走了,父母也不放心的跟着过去了。


“喂!开门啊!!!”允儿看到小贤要远离自己的视线,慌起来了。


“喂!小贤有她父母陪着呢!你去凑什么热闹?”Tiffany拉住了想要跟上去的允儿,试图阻止。但是却被允儿拒绝了,还回头对泰妍说:“泰妍姐,Fany姐就交给你了情人節禮物,我去小贤那边了啊!”留在自己身边的金泰妍倒是乐呵呵的答应了。


切,谁要理她?!一慌起来的林允儿把Tiffany托付给金泰妍之后就急忙追着徐贤去了;她不知道Tiffany和金泰妍最近在闹矛盾呢!


Tiffany没办法,只好先去休息区等着了。穿着高跟鞋的Tiffany着实比泰妍高出了不止一头。站着、走着不想理她,视线稍往上,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可是坐下了就怎么也绕不开她的脸了——也不是绕不开,要是她死皮赖脸的绕到自己面前那就不说了,可是她就是坐在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弄得Tiffany一头雾水,忍不住的偷瞄她——脸色还是有些不好,难道自己不在她又忘记吃早餐了?淡黑色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发黄,就像是营养不良的孩子。


Tiffany看得有些出神了,有时候不知道是怎么,Tiffany总觉得素颜状态下的泰妍和高中的时候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样开心了就大妈笑,有心事了也不说出口,自己闷在心里,认真做事有时候做着做着思维就脱线了。尽管在别人眼里的她工作认真,是有潜力的后辈,可是在Tiffany眼中,一直是就是个高中生——自己不提醒会忘记吃早餐,不抓回来就像穿着随便的套头衫去上班,工作遇到卡壳的时候还是会咬笔杆。


突然泰妍站起了身。


“你去哪?”Tiffany来不及思考就问出了口。天啊!我不是在做傲娇冷艳状不理她,生她的气吗?可是,后悔有些晚了,说出去的话,不是你想收就收的回来的。


“想坐到你旁边啊!”金泰妍脸上一脸得意的表情。被偷看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没发现,只是在找一个时机一举攻破。


“你从那天看到我从那个男的车上下来都没有给我机会解释诶!”看到Tiffany只是白了她一眼,并没有拒绝,就坐在了她身边。试图向女朋友解释。


“我每天送你花和咖啡你收到了吗?”


“怎么?想让我感谢你?”Tiffany斜着眼睛看了坐到自己旁边的泰妍一眼。


“没有,我是想天天送你同样的东西,然后有一天你觉得厌烦到不行,再然后就拿着花和咖啡下楼找我……见到我就把花扔在我脸上,再泼我一身的咖啡。”听金泰妍说完后,沉浸在想象中——被泼咖啡扔花之后的她还像现在这样一脸享受的样子。Tiffany一脸不理解,心里嘀咕:这世界上有这么变态的人啊!受圌虐狂!!!


“真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所以每次咖啡我都不敢给你买太烫了,怕把我自己泼成个一级烫伤,玫瑰也是专门拜托老板把刺啊、小枝什么的给仔细提出了,免得在自己脸上留下什么永久性伤痕。”泰妍脸上一脸的惋惜之情,我这样仔细的设计居然都没有用上场的机会,可惜可惜。


听完泰妍的这一番自诉,Tiffany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喂!我见过犯贱的,没见过像你这么贱的诶!!!”难怪自己每次喝咖啡的温度都刚刚好,还以为是放在哪儿有一会了呢!原来是这么回事。情人節禮物


看到Tiffany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手无意间又开始拍打自己的手臂,泰妍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喜欢你,本来就是我犯贱,不是有人说恋爱就是犯贱,失恋的原因就是只有你一个人还贱着可另一个人却不贱了。


至于金泰妍是怕Tiffany这个做事有几分急躁的人早上喝咖啡烫到自己,还是真的怕她拿着咖啡来泼自己;是怕Tiffany没有消气,看着花就顺手当发气的物件,要是没有修建好伤到手,还是怕花打到脸上留下伤。别人就无从而知了。


可谁又能保证,她说出实话又没有这谎话更能吸引到Tiffany的注意力,可信度会不会增加呢!至少,她今天这番话逗她笑了,至少今天她看到她的笑容了——虽然,她开心时拍打自己的力度丝毫没有变化——还是那么疼,也值了。


不管是什么方式能继续留在恋人身边,一切的误会都会被解开;只要在身边就还有机会;要是都离开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允儿很庆幸自己跟来了,庆幸自己还能站在小贤身边和她一起面对。

 

徐贤从来没有料到自己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看曾经的自己——那段自己不原提及的日子。


对街家里的邻居把摄像机传输完数据之后忘了关,放在了二楼的电脑桌上,视角正好可以看到徐贤那个屋子,而那一天,正好又没有关窗户——也不是正好,因为事发突然,谁都没有料到。


那是黑暗日子的开始,是他俩闹翻的第一天。


即使已经过去了好久,自己和允儿在一起生活了好久、开心、幸福了好久,但是再次直视过去的时候,徐贤的心还是被狠狠的抓紧了,手不由自主的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肌肉开始收索,最后拽着衣物捏成了一个拳头。


想被自己遗忘的过去就这样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还是自己一个人面对——面对调查员的询问、睁大眼睛看着不圌堪入圌目的画面。


就算自己再放平了心境,催眠自己——那是过去的事,已经过去的事,但是同时又是现在进行式——她肚子里还怀着这个对自己施圌暴圌男人的孩子。想到这里手无意识的变成了按压的姿势贴在小腹上,手指用力到指甲前端出现了一环白色,按压着腹中的孩子。


“允……你怎么来了?”直到允儿的手握住她无意识中自圌残的手,徐贤才回过神来。


“陪着你啊~”允儿的眼睛亮晶晶的半眯着,嘴角上翘着。亮晶晶的光芒来自于她眼里的泪水——她心疼,心疼这个女人独自承受这一切,心疼她把父母挡在门外独自走回这样恐怖的过去,不仅是父母,甚至是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要不是侑莉哥哥的朋友有那么点关系,说不定此时,自己不过是被挡在门外的“局外人”。


“就让我陪着你,好吗?”看到小贤一脸惊讶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样子,允儿收起了笑容,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再次说道。


其实她有点想责备她——她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一开始就说好没有隐瞒,却始终她都不愿意给她讲起过去;但却又舍不得责备,即使是在心里也舍不得。想起自己自以为是的想把她送回去,这样的举动该是多让小贤寒心啊!


不过还好,自己及时醒悟,提前悔改;才有了今天——站在小贤身边的人依然是自己。


“小贤,晚上回家吃饭吧!”一出门就迎来了久失联系的父母,小贤的手被母亲拉住,可是她却望向了身边的人,与此同时看到她们出来的Tiffany也站了起来,望向她们这边。


原计划是——到了警局指认之后,就和Tiffany一起回家和爸爸吃个团圆饭。只是允儿没有料到今天小贤她一起来了,再加上突然出现的徐贤父母,允儿的计划被完全打乱了。


“我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回来。”顶持不住小贤目光的允儿本能的拖延起来,她轻轻拍了拍挽着她的小贤的手背,便转身向厕所走去。只是小贤的目光还是没有收回来,特别是看到Tiffany跟着追了上去,把金泰妍也撇到一边,挽上了允儿的手——


“去个厕所还挽什么手,真实的!”对这件事同样不满的金泰妍率先不满;同样对此事有点介怀的徐贤没有帮腔,但是因为金泰妍的这句话,她心里好受不少——情人節禮物至少Fany姐姐是不会成为她和允儿之间的不定因素的,因为她有泰妍姐姐。


“你要和小贤一起回家吗?”因为刚才离得太远并不知道小贤和她父母之间对话的Tiffany本以为允儿在烦恼带小贤给林爸爸认识这件事,“你和她一起回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团聚了。”以往都是允儿和Tiffany一起回家和林爸爸吃饭,那是因为俩人关系本来就好,加上那时她们都没有固定交往的对象;只是现在有点不一样了。Tiffany的话语里全是真诚,一点玩笑和嘲弄的语气都没有,她知道允儿和小贤在一起不容易,要不,允儿也不可能瞒她这么久。


她知道,允儿越是不愿意分享,就是越珍贵越没有安全感的东西。


“Fany姐你说什么啊,就算要吃饭也得一起去啊!为什么你不去?”再者说,现在她烦恼的问题也不是这点,“小贤的父母要留她吃晚饭。”


“那你就陪着小贤吧,我去和伯父交代。”


“你给我爸爸交代?”


“怎么?你原来不上班都是我帮你掩护过去的,怎么这次不行?”被允儿眼里的疑惑点燃了的Tiffany不禁提高了说话音量强调‘我可是你的掩护好帮手’!


“也是,”允儿想了想之后认可了Tiffany的掩护资质,“那就多谢Fany姐姐了!”只是,虽然小贤是给自己使眼色让自己和她一起,但是,谁知道这顿饭会吃成什么样呢?可是才说了要陪在小贤身边总不能转身就失言吧!


出乎意料,这顿饭吃得很平常,徐爸爸徐妈妈都没有什么太反常的举动,可是就这样的平静,搞得林允儿感到一阵不真实的感觉——小贤父母居然没有问为什么她会知道小贤的行踪;自己和小贤是什么关系之类允儿担心出现的话题,反倒是常规的问问她在什么地方工作,喜欢吃什么之类的,最后还默许了自己和小贤用一个房间!!!


虽然徐家二老只是因为女儿的事才来到首尔暂时租了个房子住。但,要是真的不想让她和小贤一起住也是可以腾出一间屋子给林允儿单住的。


给长辈道了晚安之后回到房间的允儿愣愣的看着徐贤。


“怎么了?不帮忙铺床吗?”听到小贤的声音才立马回过神来,接过小贤从柜子里拿出的被子,肩负起铺床重任的允儿有忙乎了好一会儿才有机会继续琢磨着自己一晚上的疑惑。


躺好了,直直的望着天花板。


“你今天是怎么了?”发现允儿在发呆的小贤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被小贤点穿的允儿心虚的掩盖自己的心情,拦过小贤抱在怀里,过会儿还是忍不住低下头确认小贤的注意力还在自己身上。


“你老看着我干嘛……”一低头就对上了小贤圆鼓鼓的眸子,允儿更是躲闪着、弱气的想绕开话题。


“你说呢?”小贤的语气听不出她到底是生气还是真的只是在问话。


“我……”我总不能说:诶,你爸妈怎么没有问为什么我和你在一起啊?!为什么你爸妈那么轻易就接受我和你在一起了呢?林允儿心里默默道,再说徐家二老也没有把话挑明,说:“你就是我们家的女婿”、“同意你和小贤在一起”之类的话,要是自己误解了,那得多尴尬。


“你什么?”小贤往上移了点,贴在允儿耳边继续不依不饶,顺便咬上了允儿的耳垂。


“呀……疼!”小贤刚咬上的时候,允儿到没怎么在意,到后来发现小贤用劲越来越大,等自己叫嚷着挣脱的时候,她已经觉得自己的耳朵完全烧起来了,连带着半边脸颊全都有发烫的感觉,“你干嘛咬我?”允儿坐起身来,满眼全是不解。


真会演。


“我……你不是也会吗?干嘛今天反应这么大啊……”小贤被允儿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也跟着坐了起来。


“我……”允儿一时语塞,她平时、偶尔是会那样去挑逗小贤,只是现在……要不是考虑到小贤有了宝宝,真想翻身把她压圌在身圌下,吃圌干抹圌净。她红着脸,站起身,继续有理由的挺直了腰板,“我哪有咬的像你那么重!!”


话音一落,门就被“哗——”的一声推开了,“怎么了?”站在门外的是徐妈妈,吓得允儿连退几步靠到了墙角,“小贤,你欺负允儿了?”扶着门的徐母把视线转向了坐着的自家女儿身上。


“我……”


“伯母,没有,我和小贤闹着玩呢……”从刚才的惊吓中找到魂儿的允儿赶忙放在捂着耳朵的手,边解释边靠在小贤身边帮她理着被子,却被对方不落痕迹的挡开了。


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辨认出允儿红着的耳朵是哪只。


“早点休息,这屋子隔音效果不好,我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说完,徐妈妈又拉上门消失在了允儿视线之内。


何止是静音效果不好,而且推拉门还锁不上;听到徐妈妈拉上另一道门的声音之后,允儿立即扑向了门,捯饬着想把门锁上,结果不过是发现门锁坏了,悻悻的重新钻回被窝想:还好自己抵挡住了诱惑,要是没有自制力的做了点什么被长辈抓了个现行可怎么好!


想想都觉得吓人,允儿朝小贤的方向挪了挪,一只手臂绕过去想要握住她的手,却一次次被无情的扒开了。想到刚才小贤被自己的亲妈给训斥了,心情哪里会好!所以允儿还是耐心的贴在小贤身边寻求可以和解的裂缝。她亲圌吻着小贤的后脑、唇圌瓣一点点下移,拨开覆盖在后颈上的发丝,一记记轻吻落在温润如玉的肌肤上,手搭在小贤的腹部,随时提醒自己“要克制”,只是一触碰上小贤的肌圌肤,如同导火圌线一般,心里的火苗是噌噌往上窜,吻圌变圌成了轻圌舐,就在允儿沉迷在此的时候被她认为已经被自己感化了的小贤拿手贴着脸推开了一手臂远,皱着眉头,捞多了些被子挡在自己胸口,像是不准她侵圌犯似的,可是脸上的红晕算不算是出卖了她的内心呢?


徐贤承认允儿的接触是很舒服,只是自己刚才才被这个人给弄得自己在母亲面前那样尴尬,怎么可以轻饶?!所以,即使身圌体已经接受,意念还是强硬的把允儿给推开了。


知道自己有错在先的允儿也不生气,等到小贤再一次放松警圌惕的时候再次的贴近对方,用听不见声音的气息念叨着爱圌人的名字,“小贤……贤……小贤……”


“你到底要干嘛今晚?!”小贤压抑着快被允儿给磨完的自制力,小声但却烦躁的质问着。


“对不起啦……”看到小贤皱眉头赶紧讨好似的伸手帮她抚平眉宇间的褶皱,“刚刚我跟你闹着玩的,哪知道这房子隔音效果这么好,把伯母给召唤来了……”为了赢得小贤的原谅允儿做足了委屈样儿,小脸憋屈的挤在一起,在说到隔音效果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也就只有离她很近很近的小贤才能听清的样子。“原谅我好吗?”看到小贤松开的眉头,忙不迭的请求原谅。


“这么说你是嫌我爸妈住的地方不好咯?”话虽这样说,但是嘴角已经不似刚才那般紧绷。


“我没有啊……徐大人,冤枉啊……”察觉到小贤细微变化的允儿放下心的靠得离小贤更近了,贴在她耳边更小声的说道:“而且,我发现穿着秋裤的伯母,好圌性圌感~~~”


“呀!”允儿呼出的热气扫在耳朵的敏圌感区圌域,加上完全不良的言语,惹得小贤提高了音量。


“嘘~~”允儿赶紧捂住小贤的嘴,嘴里好心提醒“要小声一点”一边眼里全是不怀好意的笑容,“要是我早出生个20年说不定会喜欢上你妈妈呢~~~只是怎么办呢?已经爱上你了,都没有地方留给伯母了诶~”说罢,便放开捂着小贤嘴的手,吻了上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在警署去厕所的时候小贤已经向父母说明了她们的关系,开始二老自然是不能接受,但是徐贤坚持要等他们接受之后才回家情人節禮物,也许是因为没想到郑容和会这样伤害自己的女儿,觉得许下这门亲事而感到内疚还是怎样就暂时默认了。


有些时候我们要求的并不多,只是亲人的理解和朋友的认可;只是这一次,我们很幸运。
“篤篤篤……”一陣高跟鞋跟敲擊大理石地面的聲音急促的由遠至近,穿著高跟鞋的Tiffany拉著穿著平底鞋的徐賢急促的走進了警署的臨時拘圌留疑圌犯的小房間。


可能是因為來的太高調——不得不說,高跟鞋的聲音真的很有穿透力,她們吸引了所有圍觀人群的注意力;甚至包括在一旁整理不相關資料的警員。


“徐賢!!”徐媽媽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叫了出來,向她失踪幾日的女兒奔去——其實早已不是消失幾日,鄭容和是跟允兒聯繫上才去報的案,為什麼?當然是加多一層保險:要是允兒真的按照時間把徐賢送回來自己就去銷案,父母那邊也好交差,要是沒有送過來,警察自然會去找。


“人在這裡,你們可以把林允兒小姐放出來了吧!”Tiffany沒有在徐賢母女身邊呆多久就直接指著被關在裡面的允兒對辦案人員說著。她一點都不喜歡看親人重逢淚水四濺的場面,特別是母女。所以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允兒身上——這個被誣陷​​,被迫看同樣不想看到的“母女重逢”場面。


因為,她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經歷這樣的重逢。


雖然周圍的人很多,關注的重心也有不同,但是Tiffany覺得此刻就只有允兒才是自己的同類——可以抱在一起取暖的同類。


“人回來了,可是……是否是被拐圌騙還……”


“是我自己走的。”徐賢安頓好媽媽之後對著還不願意放人的辦事人員說道。


“可是你的未婚夫報案的時候說你是被拐騙的……”


“現在,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小賢……”“賢吶!”幾個老人異口同聲喊出小賢的名字。


小賢掏出裝戒指的小禮盒,雙手遞給了鄭容和的父親,張張嘴像是還要說什麼的樣子,卻被外面走進的人打斷了——


“您好,請問您是徐賢小姐嗎?”


“我是。”


“您好,這邊有東西需要您的配合。”小賢在這邊的案子上簽字,銷案之後就跟著走了,父母也不放心的跟著過去了。


“餵!開門啊!!!”允兒看到小賢要遠離自己的視線,慌起來了。


“餵!小賢有她父母陪著呢!你去湊什麼熱鬧?”Tiffany拉住了想要跟上去的允兒,試圖阻止。但是卻被允兒拒絕了,還回頭對泰妍說:“泰妍姐,Fany姐就交給你了,我去小賢那邊了啊!”留在自己身邊的金泰妍倒是樂呵呵的答應了。


切,誰要理她? !一慌起來的林允兒把Tiffany託付給金泰妍之後就急忙追著徐賢去了;她不知道Tiffany和金泰妍最近​​在鬧矛盾呢!


Tiffany沒辦法,只好先去休息區等著了。穿著高跟鞋的Tiffany著實比泰妍高出了不止一頭。站著、走著不想理她,視線稍往上,就眼不見心不煩了;可是坐下了就怎麼也繞不開她的臉了——情人節禮物也不是繞不開,要是她死皮賴臉的繞到自己面前那就不說了,可是她就是坐在了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弄得Tiffany一頭霧水,忍不住的偷瞄她——臉色還是有些不好,難道自己不在她又忘記吃早餐了?淡黑色頭髮在陽光下顯得有些發黃,就像是營養不良的孩子。


Tiffany看得有些出神了,有時候不知道是怎麼,Tiffany總覺得素顏狀態下的泰妍和高中的時候沒什麼變化,依舊是那樣開心了就大媽笑,有心事了也不說出口,自己悶在心裡,認真做事有時候做著做著思維就脫線了。儘管在別人眼裡的她工作認真,是有潛力的後輩,可是在Tiffany眼中,一直是就是個高中生——自己不提醒會忘記吃早餐,不抓回來就像穿著隨便的套頭衫去上班,工作遇到卡殼的時候還是會咬筆桿。


突然泰妍站起了身。


“你去哪?”Tiffany來不及思考就問出了口。天啊!我不是在做傲嬌冷艷狀不理她,生她的氣嗎?可是,後悔有些晚了,說出去的話,不是你想收就收的回來的。


“想坐到你旁邊啊!”金泰妍臉上一臉得意的表情。被偷看了這麼久怎麼可能沒發現,只是在找一個時機一舉攻破。


“你從那天看到我從那個男的車上下來都沒有給我機會解釋誒!”看到Tiffany只是白了她一眼,並沒有拒絕,就坐在了她身邊。試圖向女朋友解釋。


“我每天送你花和咖啡你收到了嗎?”


“怎麼?想讓我感謝你?”Tiffany斜著眼睛看了坐到自己旁邊的泰妍一眼。


“沒有,我是想天天送你同樣的東西,然後有一天你覺得厭煩到不行,再然後就拿著花和咖啡下樓找我……見到我就把花扔在我臉上,再潑我一身的咖啡。”聽金泰妍說完後,沉浸在想像中——被潑咖啡扔花之後的她還像現在這樣一臉享受的樣子。 Tiffany一臉不理解,心裡嘀咕:這世界上有這麼變態的人啊!受圌虐狂! ! !


“真的,我真的是這樣想的!!!所以每次咖啡我都不敢給你買太燙了,怕把我自己潑成個一級燙傷,玫瑰也是專門拜託老闆把刺啊、小枝什麼的給仔細提出了,免得在自己臉上留下什麼永久性傷痕。”泰妍臉上一臉的惋惜之情,我這樣仔細的設計居然都沒有用上場的機會,可惜可惜。


聽完泰妍的這一番自訴,Tiffany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餵!我見過犯賤的,沒見過像你這麼賤的誒!!!”難怪自己每次喝咖啡的溫度都剛剛好,還以為是放在哪兒有一會了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看到Tiffany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手無意間又開始拍打自己的手臂,泰妍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喜歡你,本來就是我犯賤,不是有人說戀愛就是犯賤,失戀的原因就是只有你一個人還賤著可另一個人卻不賤了。


至於金泰妍是怕Tiffany這個做事有幾分急躁的人早上喝咖啡燙到自己,還是真的怕她拿著咖啡來潑自己;是怕Tiffany沒有消氣,看著花就順手當發氣的物件,要是沒有修建好傷到手,還是怕花打到臉上留下傷。別人就無從而知了。


可誰又能保證,她說出實話又沒有這謊話更能吸引到Tiffany的注意力,可信度會不會增加呢!至少,她今天這番話逗她笑了,至少今天她看到她的笑容了——雖然,她開心時拍打自己的力度絲毫沒有變化——還是那麼疼,也值了。


不管是什麼方式能繼續留在戀人身邊,一切的誤會都會被解開;只要在身邊就還有機會;要是都離開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林允兒很慶幸自己跟來了,慶幸自己還能站在小賢身邊和她一起面對。

 

徐賢從來沒有料到自己會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去看曾經的自己——那段自己不原提及的日子。


對街家裡的鄰居把攝像機傳輸完數據之後忘了關,放在了二樓的電腦桌上,視角正好可以看到徐賢那個屋子,而那一天,正好又沒有關窗戶——也不是正好,因為事發突然,誰都沒有料到。


那是黑暗日子的開始,是他倆鬧翻的第一天。


即使已經過去了好久,自己和允兒在一起生活了好久、開心、幸福了好久,但是再次直視過去的時候,徐賢的心還是被狠狠的抓緊了,手不由自主的貼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肌肉開始收索,最後拽著衣物捏成了一個拳頭。


想被自己遺忘的過去就這樣再次出現在了自己眼前,還是自己一個人面對——面對調查員的詢問、睜大眼睛看著不圌堪入圌目的畫面。


就算自己再放平了心境,催眠自己——那是過去的事,已經過去的事,但是同時又是現在進行式——她肚子裡還懷著這個對自己施圌暴圌男人的孩子。想到這里手無意識的變成了按壓的姿勢貼在小腹上,手指用力到指甲前端出現了一環白色,按壓著腹中的孩子。


“允……你怎麼來了?”直到允兒的手握住她無意識中自圌殘的手,徐賢才回過神來。


“陪著你啊~”允兒的眼睛亮晶晶的半瞇著,嘴角上翹著。亮晶晶的光芒來自於她眼裡的淚水——她心疼,心疼這個女人獨自承受這一切,心疼她把父母擋在門外獨自走回這樣恐怖的過去,不僅是父母,甚至是包括她在內的所有人——要不是侑莉哥哥的朋友有那麼點關係,說不定此時,自己不過是被擋在門外的“局外人”。


“就讓我陪著你,好嗎?”看到小賢一臉驚訝還沒有緩過神來的樣子,允兒收起了笑容,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再次說道。


其實她有點想責備她——她們都在一起那麼久了,一開始就說好沒有隱瞞,卻始終她都不願意給她講起過去;但卻又捨不得責備,即使是在心裡也捨不得。想起自己自以為是的想把她送回去,這樣的舉動該是多讓小賢寒心啊!


不過還好,自己及時醒悟,提前悔改;才有了今天——站在小賢身邊的人依然是自己。


“小賢,晚上回家吃飯吧!”一出門就迎來了久失聯繫的父母,小賢的手被母親拉住,可是她卻望向了身邊的人,與此同時看到她們出來的Tiffany也站了起來,望向她們這邊。


原計劃是——到了警局指認之後,就和Tiffany一起回家和爸爸吃個團圓飯。只是允兒沒有料到今天小賢她一起來了,再加上突然出現的徐賢父母,允兒的計劃被完全打亂了。


“我去上個廁所,一會兒回來。”頂持不住小賢目光的允兒本能的拖延起來,她輕輕拍了拍挽著她的小賢的手背,便轉身向廁所走去。只是小賢的目光還是沒有收回來,特別是看到Tiffany跟著追了上去,把金泰妍也撇到一邊,挽上了允兒的手——


“去個廁所還挽什麼手,真實的!”對這件事同樣不滿的金泰妍率先不滿;同樣對此事有點介懷的徐賢沒有幫腔,但是因為金泰妍的這句話,她心裡好受不少——至少Fany姐姐是不會成為她和允兒之間的不定因素的,因為她有泰妍姐姐。


“你要和小賢一起回家嗎?”因為剛才離得太遠並不知道小賢和她父母之間對話的T​​iffany本以為允兒在煩惱帶小賢給林爸爸認識這件事,“你和她一起回去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一家人團聚了。”以往都是允兒和Tiffany一起回家和林爸爸吃飯,那是因為倆人關係本來就好,加上那時她們都沒有固定交往的對象;只是現在有點不一樣了。 Tiffany的話語裡全是真誠,一點玩笑和嘲弄的語氣都沒有,她知道允兒和小賢在一起不容易,要不,允兒也不可能瞞她這麼久。


她知道,允兒越是不願意分享,就是越珍貴越沒有安全感的東西。


“Fany姐你說什麼啊,就算要吃飯也得一起去啊!為什麼你不去?”再者說,現在她煩惱的問題也不是這點,“小賢的父母要留她吃晚飯。”


“那你就陪著小賢吧,我去和伯父交代。”


“你給我爸爸交代?”


“怎麼?你原來不上班都是我幫你掩護過去的,怎麼這次不行?”被允兒眼裡的疑惑點燃了的Tiffany不禁提高了說話音量強調'我可是你的掩護好幫手'!情人節禮物


“也是,”允兒想了想之後認可了Tiffany的掩護資質,“那就​​多謝Fany姐姐了!”只是,雖然小賢是給自己使眼色讓自己和她一起,但是,誰知道這頓飯會吃成什麼樣呢?可是才說了要陪在小賢身邊總不能轉身就失言吧!


出乎意料,這頓飯吃得很平常,徐爸爸徐媽媽都沒有什麼太反常的舉動,可是就這樣的平靜,搞得林允兒感到一陣不真實的感覺——小賢父母居然沒有問為什麼她會知道小賢的行踪;自己和小賢是什麼關係之類允兒擔心出現的話題,反倒是常規的問問她在什麼地方工作,喜歡吃什麼之類的,最後還默許了自己和小賢用一個房間! ! !


雖然徐家二老只是因為女兒的事才來到首爾暫時租了個房子住。但,要是真的不想讓她和小賢一起住也是可以騰出一間屋子給林允兒單住的。


給長輩道了晚安​​之後回到房間的允兒愣愣的看著徐賢。


“怎麼了?不幫忙鋪床嗎?”聽到小賢的聲音才立馬回過神來,接過小賢從櫃子裡拿出的被子,肩負起鋪床重任的允兒有忙乎了好一會兒才有機會繼續琢磨著自己一晚上的疑惑。


躺好了,直直的望著天花板。


“你今天是怎麼了?”發現允兒在發呆的小賢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沒什麼……”被小賢點穿的允兒心虛的掩蓋自己的心情,攔過小賢抱在懷裡,過會兒還是忍不住低下頭確認小賢的注意力還在自己身上。


“你老看著我幹嘛……”一低頭就對上了小賢圓鼓鼓的眸子,允兒更是躲閃著、弱氣的想繞開話題。


“你說呢?”小賢的語氣聽不出她到底是生氣還是真的只是在問話。


“我……”我總不能說:誒,你爸媽怎麼沒有問為什麼我和你在一起啊? !為什麼你爸媽那麼輕易就接受我和你在一起了呢?林允兒心裡默默道,再說徐家二老也沒有把話挑明,說:“你就是我們家的女婿”、“同意你和小賢在一起”之類的話,要是自己誤解了,那得多尷尬。


“你什麼?”小賢往上移了點,貼在允兒耳邊繼續不依不饒,順便咬上了允兒的耳垂。


“呀……疼!”小賢剛咬上的時候,允兒到沒怎麼在意,到後來發現小賢用勁越來越大,等自己叫嚷著掙脫的時候,她已經覺得自己的耳朵完全燒起來了,連帶著半邊臉頰全都有發燙的感覺,“你幹嘛咬我?”允兒坐起身來,滿眼全是不解。


真會演。


“我……你不是也會嗎?幹嘛今天反應這麼大啊……”小賢被允兒激動的情緒嚇了一跳,也跟著坐了起來。


“我……”允兒一時語塞,她平時、偶爾是會那樣去挑逗小賢,只是現在……要不是考慮到小賢有了寶寶,真想翻身把她壓圌在身圌下,吃圌幹抹圌淨。她紅著臉,站起身,繼續有理由的挺直了腰板,“我哪有咬的像你那麼重!!”


話音一落,門就被“嘩——”的一聲推開了,“怎麼了?”站在門外的是徐媽媽,嚇得允兒連退幾步靠到了牆角,“小賢,你欺負允兒了?”扶著門的徐母把視線轉向了坐著的自家女兒身上。


“我……”


“伯母,沒有,我和小賢鬧著玩呢……”從剛才的驚嚇中找到魂兒的允兒趕忙放在捂著耳朵的手,邊解釋邊靠在小賢身邊幫她理著被子,卻被對方不落痕蹟的擋開了。


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辨認出允兒紅著的耳朵是哪隻。


“早點休息,這屋子隔音效果不好,我還以為你們出什麼事了呢。”說完,徐媽媽又拉上門消失在了允兒視線之內。


何止是靜音效果不好,而且推拉門還鎖不上;聽到徐媽媽拉上另一道門的聲音之後,允兒立即撲向了門,捯飭著想把門鎖上,結果不過是發現門鎖壞了,悻悻的重新鑽回被窩想:還好自己抵擋住了誘惑,要是沒有自製力的做了點什麼被長輩抓了個現行可怎麼好!


想想都覺得嚇人,允兒朝小賢的方向挪了挪,一隻手臂繞過去想要握住她的手,卻一次次被無情的扒開了。想到剛才小賢被自己的親媽給訓斥了,心情哪裡會好!所以允兒還是耐心的貼在小賢身邊尋求可以和解的裂縫。她親圌吻著小賢的後腦、唇圌瓣一點點下移,撥開覆蓋在後頸上的髮絲,一記記輕吻落在溫潤如玉的肌膚上,手搭在小賢的腹部,隨時提醒自己“要克制”,只是一觸碰上小賢的肌圌膚,如同導火圌線一般,心裡的火苗是噌噌往上竄,吻圌變圌成了輕圌舐,就在允兒沉迷在此的時候被她認為已經被自己感化了的小賢拿手貼著臉推開了一手臂遠,皺著眉頭,撈多了些被子擋在自己胸口,像是不准她侵圌犯似的,可是臉上的紅暈算不算是出賣了她的內心呢?


徐賢承認允兒的接觸是很舒服,只是自己剛才才被這個人給弄得​​自己在母親面前那樣尷尬,怎麼可以輕饒? !所以,即使身圌體已經接受,意念還是強硬的把允兒給推開了。


知道自己有錯在先的允兒也不生氣,等到小賢再一次放鬆警圌惕的時候再次的貼近對方,用聽不見聲音的氣息念叨著愛圌人的名字,“小賢……賢… …小賢……”


“你到底要幹嘛今晚?!”小賢壓抑著快被允兒給磨完的自製力,小聲但卻煩躁的質問著。


“對不起啦……”看到小賢皺眉頭趕緊討好似的伸手幫她撫平眉宇間的褶皺,“剛剛我跟你鬧著玩的,哪知道這房子隔音效果這麼好,把伯母給召喚來了……”為了贏得小賢的原諒允兒做足了委屈樣兒,小臉憋屈的擠在一起,在說到隔音效果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幾乎也就只有離她很近很近的小賢才能聽清的樣子。 “原諒我好嗎?”看到小賢鬆開的眉頭,忙不迭的請求原諒。


“這麼說你是嫌我爸媽住的地方不好咯?”話雖這樣說,但是嘴角已經不似剛才那般緊繃。


“我沒有啊……徐大人,冤枉啊……”察覺到小賢細微變化的允兒放下心的靠得離小賢更近了,貼在她耳邊更小聲的說道:“而且,我發現穿著秋褲的伯母,好圌性圌感~~~”


“呀!”允兒呼出的熱氣掃在耳朵的敏圌感區圌域,加上完全不良的言語,惹得小賢提高了音量。


“噓~~”允兒趕緊摀住小賢的嘴,嘴裡好心提醒“要小聲一點”一邊眼裡全是不懷好意的笑容,情人節禮物“要是我早出生個20年說不定會喜歡上你媽媽呢~~~只是怎麼辦呢?已經愛上你了,都沒有地方留給伯母了誒~”說罷,便放開捂著小賢嘴的手,吻了上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在警署去廁所的時候小賢已經向父母說明了她們的關係,開始二老自然是不能接受,但是徐賢堅持要等他們接受之後才回家,也許是因為沒想到鄭容和會這樣傷害自己的女兒,覺得許下這門親事而感到內疚還是怎樣就暫時默認了。


有些時候我們要求的並不多,只是親人的理解和朋友的認可;只是這一次,我們很幸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