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5884986-item-9328xf2x0500x0460-m  

 

昨晚答應小賢要寸步不離的陪著她去醫院檢查的允兒,今天得實行她的諾言,只是她忘了件事——

聖誕節禮物
“允兒吶,你今天得趕回首爾一趟,指認兇手。”Tiffany交代著,要不是她的電話允兒真的差點沉溺在失而復得小賢的喜悅心情裡,徹底把這事兒忘得乾乾淨淨了。


“一定要今天嗎?”允兒心裡盤算了下,小賢檢查結束也就是中午左右的事,但是自己猜獲得原諒不久,而且自己也不是很在意那一頓黑打……呃,和小賢相處比起來,還是後者更重要。


“對,這是拖了侑莉哥哥的朋友才能這麼快破案的,要不然你以為只是一頓沒有由來的暴力事件會引起警察的注意嗎……你是不想來嗎?”Tiffany這才聽出了允兒的話外音。


“沒有……”明明就是這樣想的,但是聽Tiffany這樣說了之後,允兒覺得自己要是不出席的話真的會欠下個大人情的,“我下午一定趕到。”允兒承諾道。


而且,這個案子居然跟鄭容和有關,允兒怎麼能不來,再怎麼說那個男人也搶走了小賢,自己給她說了這麼多小賢的消息,而允兒總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這讓Tiffany有點冒火——再怎麼說也是她一直喜歡的人啊!要不是她,允兒也不會一畢業就急著回國,說不定自己現在也就不會回來,不會再遇上金泰妍……


沒錯,最近,她倆有點問題——其實泰妍這個人挺好的,對自己也是無可挑剔,但是上個星期自己因為要處理公事沒有時間陪她回家,她居然邀請了她的男性好友和她一起回去! ! !要不是自己覺得歉疚到家門口等她還不知道這件事呢!完全就像是“租”了個男朋友回家交差。


既然,你這麼在意你父母、家人的看法,覺得我以“女朋友”的身份無法出現在你家人面前,那乾嘛還要跟我交往! ! ! ! Tiffany冷冷的看著因為吃驚,愣愣的楮在雪地裡的泰妍;手一鬆,把手上的禮物扔在了地上,拿出墨鏡戴上,踩著恨天高的高跟鞋轉身就走掉了。聖誕節禮物


一向反射弧有些長的泰妍就眼睜睜的看著Tiffany再一次走掉了,不過反射弧長並不代表情商低,從那以後一天Tiffany都能收到泰妍求原諒的花束和咖啡。


可惜最近事多,只有咖啡Tiffany是自己喝掉了之外,花束被拿掉卡片之後不是分給了秘書就是拿去裝飾大門口——反正Tiffany就是嫌那麼大一束花很佔位置,就只配到其他地方去了——她看不見的地方。


來到韓國之後Tiffany偶爾也會打著複習韓語的旗號看一些國產電視劇,就連異性戀在這個有歷史的東方國家都會受到不少的阻撓,更何況是同性戀了。果不其然,泰妍就是為了規避掉這些可能出現的衝突,借男性朋友充當男朋友回家了。


可是,為什麼我要偷偷摸摸的呢!我又沒有做錯什麼!在美國長大的Tiffany完全不理解泰妍的做法,她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但是泰妍在乎——她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追她時她猶猶豫豫的答應下來,交往時候總是可以避免在人多的地方有過多的身體接觸……這次和好之後情況改善了不少,她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泰妍對世俗的看法也沒那麼在意​​了。覺得就像當年要離開時,一起去63大廈頂端她對自己的承諾般:“要是還有機會在一起,我想我就不會放開你了。”——那是她們那次分手時,泰妍對她說的。聖誕節禮物


彼時的她們是還沒有獨立的孩子,經濟也要依靠家裡,她倆不可能,也不能做出什麼私奔之類的決定。分別在即,Tiffany也將相處過程中的不滿完全坦白,泰妍只說了這一句。


還以為她真的會說到做到呢!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這就是事實,小時候聽的童話故事裡,機智的窮匠人也可以娶到公主;現實生活中可不是這樣,更何況是連通話裡都不會出現的——公主和公主在一起。


為什麼受到排斥?


只因是少數,只因她們在自然條件下無法有自己的後代,不能擴大種族。聖誕節禮物


可是世(ren)界(kou)美(bao)好(peng)的今天,難道她們還要受到那種傳統的束縛?


沒錯,世界上大部分這樣的“少數群體”依舊在受著各種各樣神鬼傳說、世俗觀念的束縛,它不合理,但卻存在;也許會一直存在下去。就像共產主義,很難實現,但是理論卻是一直存在一樣。


但至少,她們希望能得到親人的祝福,朋友的認可。因為人無法獨立於群體,那些表面上不屑一顧的人其實是害怕被拒絕,所以索性連索取的心都被封塵在心底。聖誕節禮物


“我得回首爾一趟。”允兒有點不敢看徐賢的眼睛,因為本來答應要陪她一天的,結果陪她剛做完檢查,吃個午飯就要離開。而且,好死不死的要去首爾。可,又不再敢欺騙、隱瞞。


“去首爾?”徐賢狐疑。


“嗯。”允兒以為小賢只是在重複她的話,過了會兒才明白她是用的疑問語氣,於是解釋道:“我之前在酒吧後街……被襲擊,Fany姐來電話說要我去指認兇手。”而且父親也回國了​​,好像是想見自己,問自己多久回公司上班呢! ——只是這一點允兒覺得是順便去辦的事,也就簡略掉了。而且覺得自己用“襲擊”這次比“被打”有面子多了。


我憑什麼無緣無故被打啊!這樣想想,還是覺得那幫人很過分呢!


小賢“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允兒那點小心思被盡收眼底——還被襲呢!聽上去就像別人拿大砲轟你,你英雄般的還死裡逃生一了似的。不過這也就是自己剛見允兒那天她臉上會有小傷口以及身上有瘀傷的原因吧,而且直覺告訴自己和自己不小心聽到的鄭容和的電話有關呢!


看來得回首爾了。


“小賢,你是要攆我走嗎?我不會去太久的,今晚上我保證回來!”看到小賢笑了一聲,就轉身上樓幫她收拾衣物,允兒還以為自己又不小心碰到小賢的逆鱗了呢!


“你怎麼能保證你今晚能回來啊?要是又降雪高速封路了怎麼辦?”而且她本來就是收的兩個人的衣物,本來可以直接告訴允兒,但是徐賢偏偏有心情逗逗她。聖誕節禮物


“那,我就不走高速,走國道回來!”允兒頓了一下,眼神堅決的表示“今晚我一定回來!”


“那很危險,而且路上花的時間又長,出事了怎麼辦?”徐賢寵溺的捏了捏允兒的下巴,告訴她——小朋友,你這樣的想法是行不通的。


“而且,這是你的家誒!我怎麼可能攆你走?”算了不逗她了,最近徐賢覺得允兒腦子智商真的是下降不少,從她確認自己有孩子,一句一句記醫生囑咐開始,變得又呆板、又嘮叨,不過其實也蠻可愛的,呆起來的時候像個孩子,問啥答啥,說話稍微簡略一點她就把意思聽歪了;嘮叨起來像個大媽,不過也蠻貼心的,而且自己只要照指示作了,她就閉嘴了。


有時候覺得她倆就像是在玩過家家,換著當大人,怕另一個當久了會累似的,交替著承擔責任。


“那你給我收拾衣服……”


“我也回趟首爾。”雖然自己不願意去提起過去的事,但是如果它會影響到自己未來的生活,徐賢是絕對要把它根除掉的,“你不想我跟你去嗎?”徐賢看著她問道。


“怎麼會!!!!我來收拾吧,你去休息。”允兒裂開了嘴,好心情全寫在臉上了。


為什麼一定要根除掉的?因為有允兒,因為她還希望她們有明天。陽光明媚的明天。每天都能看到允兒像現在這樣的笑容。

 


“為什麼要住酒店?”看著允兒到首爾並沒有把車開回家,而是到了一家高級酒店check in;徐賢覺得,你再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嘛!


“我是去指證罪犯誒,要是被報復怎麼辦?就只好現在這裡住了,委屈一下小賢你咯~~”允兒小聲的說著,就像真的怕被身邊的人聽去了會被仇家找上門的證人。


“那……你是,不要我陪你去咯?”被允兒推上電梯的小賢也只好接受了會在酒店住的決定。


“當然了!你個孕婦怎麼可以去那種地方!要是給了寶寶不好的影響怎麼辦!!”允兒堅決反對徐賢和她一起去派出所,因為之前聽Tiffany的電話說,可能這個案子跟鄭容和有關——那個騙子!於公於私,允兒都不想他和小賢碰上面。


“你留我一個人在酒店?”很明顯,徐賢並不想允兒單獨去。她總覺得,只有她在她在身邊才能放心。


“當然不會留你一個人啦,Fany姐馬上來陪你。”剛剛和Tiffany通過電話,確定她會在20分鐘內趕到。聖誕節禮物


“oh my gosh!!小賢?!!!”本來還想跟林允兒冷艷傲嬌一下的Tiffany剛進門就看見了被允兒環繞著的小賢,怕自己沒看清,立即把裝酷的墨鏡拉到鼻尖上,翻著眼睛驚呼了出來。然後瞅准了允兒的位置一把把墨鏡取下來,貌似隨意的一扔,就被允兒穩穩的接住,然後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個消失了好久好久的徐賢身上。


“小賢你胖了……”圍繞著徐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向看博物館的陶器那樣圍觀了一圈之後Tiffany得出了結論,“特別是這一個部分……”伸手就要去戳小賢的肚子,沒想到被允兒的突然出現給打斷了。不滿的嘟起了嘴:“怎麼?碰都不讓碰嗎?!”Tiffany知道小賢在允兒心中的地位,可是我可是陪了你很長一段時間的……朋友誒!


耷拉著一對八字眉,表示:小允允,我很受傷!


搞得橫在賢Fany二人之間的允兒有點不知道怎麼辦——她當初也只是想著把Tiffany召喚過來,沒有告訴她小賢和自己在一起這件事,而且,現在的小賢和原來的都不一樣,她是準媽媽。可,這樣反而更難得解釋了,看到Tiffany要去戳小賢的肚子,允兒條件反射的成為了小賢母子的第一道保護牆。


最後,徐賢拍拍允兒的肩膀表示:沒事,可以讓Fany姐姐知道。允兒才讓出了一條道。


被允賢的眼神互動搞懵了的Tiffany反倒是沒有剛才搞怪的想要繼續戳小賢肚皮的心情了,興趣被打斷的Tiffany嘟著嘴準備收回手,卻不料小賢抓住了她的手,把它貼在了自己以為長了脂肪的地方。


“oh my gosh!Are you pregnant?”雖然不足三個月的小寶寶還不至於踢Tiffany的手一腳,但是肚子異常的動靜還是讓她覺得好神奇! ! !


徐賢點了點頭,Tiffany又接著驚呼:“oh my gosh!who is baby's dad?”


“我!我啦!我!”還oh my Gosh呢! ! !看著Tiffany一臉驚訝想要刨根問底的趨勢弄得小賢一天窘迫,黑騎士林允兒一點都不意外的登場了,像老母雞那樣把小賢護在了身後。


“林允兒,你的去辦事情呢!侑莉在警局等你。你可以走了!”Tiffany很不滿,自己的好奇心沒有被滿足時間很不舒服的事情呢!不一會兒,Tiffany便搖身一變成了主人般,要攆允兒離開。


“那你幫我照顧著點啊!”允兒本來想一步三回頭,來個戀戀不捨的告別。只是Tiffany把她推出房間之後就關上了門,害得她只好大聲的喊著自己想要交代她的事。而且,還沒有回應。聖誕節禮物


突然,允兒覺得:果然不該叫Tiffany來的啊!她個性那麼熱(san)情(ba),她知道的事情不就所有人都知道了嗎? !果然該請Ssica姐姐來的啊!只是她來了後會不會是小賢照顧她,而不是她來照顧小賢呢……這樣仔細的一排查,允兒覺得身邊真的沒有話少、又有能力的人啊! ! !有也只是她的小賢而已。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人不拿你當回事兒,有人拿你當寶。


被允兒在心裡好好嫌棄了一回的Tiffany卻被其他人惦記著呢!


可能是因為有熟人,而且證據確鑿;指正過程很簡單——哪叫這幫傢伙視線沒有踩好點,雖然那家Club的後街是因為市政建設搞得晚上黑黢黢的,但是人家安了紅外線攝像頭,還是360度的呢!


然而允兒只看見了那晚上的幾個混混,並沒有看見鄭容和本尊。


“泰妍姐姐,你也來了?”然而只聽Tiffany說侑莉會在警局等自己的允兒看到意外出現的泰妍,自然也就因為長久不見加上意外出現,而變得有點驚喜了。


“嗯,Fany沒來嗎?”因為Tiffany還沒有原諒自己帶了男性朋友回家那件事,所以最近她在盡可能的創造出和Tiffany碰面的機會。可是,自己明明向她的秘書打聽到今天她會請假陪允兒來警局的啊!怎麼沒見著人呢? !


其實一開始聽說Tiffany請假陪允兒,金泰妍心裡滿不舒服的,這是可以理解的——憑什麼她的女朋友就不能為了和她一起回家請一次假呢?導致自己還蠻介意“自己女朋友很在乎林允兒”這件事呢!


難道今天,她請假是為了別的事?自己想多了?只是下一句話——


“哦,Fany姐姐和小賢在一起。我現在正要回去和她們匯合,泰妍姐姐一起?”允兒平淡的說出了一個另在場很多人都很震驚的消息——


“什麼?小賢?!”“你怎麼知道小賢在哪?”“小賢不是失踪了嗎?你們多久久在一起了?”甚至剛剛才給Ssica打電話交代允兒的事情已經辦妥的侑莉都驚呼了起來,導致電話那頭的人也跟著不淡定起來:“允兒和小賢和好了?”果然Ssica簡直就是效率王,撥開雲霧直指重點。


看來,自己忘了小賢在這群熟悉的人中失踪事件多麼可怕的事,但是還不等她一個個回答,就听到另外的聲音——


“看吧!我就說小賢是被她拐跑的吧!”視線穿過人群,看到站在門口的鄭容和掙脫了警察的手,對著身後的幾個老人報告著,其中也有允兒覺得眼熟的——徐賢的父母。聖誕節禮物


“允兒?”徐媽媽眼裡全是驚訝,“你不是去美國了嗎?”


“阿姨好,”允兒禮貌的鞠了個九十度的躬“是的,去過了。”她頓了一下,接著說:“又回來了。”


“那……小賢,你知道她在哪兒嗎?”徐媽媽知道自己女兒和允兒關係不一般,在上學的時候關係就很好,還帶回家來吃過飯,什麼拐騙什麼的,允兒根本就不像是那樣的人。


“是的,她和我在一起……這些日子,一直都在一起。”允兒其實根本不想把小賢的信息分享給鄭容和這傢伙,只是無論怎樣都應該讓小賢的父母安心才是。


就算是以後,小賢真的打算和自己相守一輩子,也得告知二老才是。


“和你在一起的那位是這個人嗎?”一邊的警察拿出了鄭容和報案時提供的小賢的照片。允兒看了,點點頭。


“現在人在哪裡?本人來了,才能接案。”辦事人員一板一眼的交代著。


“視頻通話可以嗎?”允兒根本不想徐賢見到鄭容和,雖然她還是沒有告訴她,她逃走那天之前發生了什麼。


“不行,得看到本人,要是不方便過來,我們可以派人員去確認,請提供地址。”警員依舊聲音平板的說著。


可允兒確有點不信這裡的人,她看看警員,緊抿嘴唇,像是什麼都不想說的樣子。


“對不起,因為您和這件案子有關,我們有權利合法居留你24小時,林小姐請您配合。”最終不願意提供任何消息的允兒被關進了臨時拘留所,鄭容和也因為涉嫌一起暴力襲擊以及虐待婦女被關了進去,鑑於林允兒和鄭容和有著“原告”與“被告”的關係,兩人被關到了不同的房間。


而在一旁,金泰妍已經無法去關心已經因為一系列變故而驚呆了的權侑莉,拿出電話按下了快捷鍵,一串熟悉的數字就這樣撥了出去。聖誕節禮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