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5912045-item-6582xf2x0600x0450-m  

 

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徐賢,林允兒驚訝道連眼睛都不敢眨,深怕就在眨眼之後徐賢就不見了,愣愣的一手抓著門把手,身子僵直了的楮在門前,就像是個護門的門神。


“怎麼?你,不想讓我進門嗎?”被迫在外面逛了一圈,在發現去的路不對之後就讓司機停車了,本來想立刻坐車回去的,可是——


“請問,您本來是打算送我去哪?”下車後徐賢像想起什麼似的,轉身禮貌的問起了出租車司機師傅。酒瓶雕刻


“嗯?”原本沉浸在少跑了不少里程,賺到多餘的錢而開心的司機惶恐的盯著窗外的徐賢,想,難道是要我把多餘的錢退還給她?踩著剎車的腳也換到了油門上,右手放到了手剎上,準備要是這個人打算要錢的話就立馬踩油門跑掉。


“您放心,我不是找您要錢的。”聰敏的小賢一眼就看穿了在她面前演內心戲的司機大叔,讓對方放心似的說道。


“這車是原本是去首爾的……”吃了定心丸的大叔老實的交代了原本的行程——林允兒背著小賢安排的行程。


她想把自己送到首爾去?不是只是說換了家醫院嗎?


靜靜思考幾分鐘後,徐賢雖然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送自己去首爾,但是,她有強烈的感覺,這一定不是個好事。如果允兒送自己去首爾是好事的話,那她為什麼不送自己去呢?而且,她本來就不是個有事業心的人,什麼今天有事……現在,徐賢腦袋裡就出現“藉口”這兩個大字;想起今早送自己離開樣子的林允兒,就只剩“騙!子!”這兩個字。


於是也就沒有立馬打車回家,不過好久都沒有獨處過了,不如就趁這個機會好好的自己放鬆放鬆,清靜清靜——最近,林允兒話真的變多了好多……


在她準備輸入密碼的時候,突然就听到門發出“咚”的一聲,是允兒在發脾氣砸東西了嗎?


奇怪……那是在發誰的脾氣啊!該發脾氣的是我!可小賢卻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想像著林允兒生氣的模樣,應該很有趣呢!


果然,此刻拉開門的人眉毛一高一低,大小眼因為驚訝變得越發明顯,嘴巴半張著,眼睛裡面還有可疑的液體。那麼剛才是撞到門了嗎?


想到這個徐賢差點破功笑出來,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她還沒有弄清楚林允兒送自己走的原因,不能這麼就輕易原諒她!


“哎一咕,撞到頭了?疼不疼?”徐賢現實看到對方額頭上一塊紅色的印記,很是'親民'地慰問了一下林允兒;然後——“怎麼?你,不想讓我進門嗎?”所以深呼吸了一口氣,中氣十足的質問著此時擋在門前的她。


聽到小賢說話的允兒並沒有立即的就讓出過道,讓小賢進屋;而是緩慢的伸手,觸到了小賢的衣角,仔仔細細的把布料捏在指尖摩擦著。酒瓶雕刻


這個動作把徐賢弄蒙了。


“誒?”突然,允兒猛然抓住徐賢的衣角,使勁的往懷裡一拽,緊緊的抱住了她,動作太突然,一下失去平衡的徐賢疑惑地本能的發出了叫聲。


“你不是要送我去首爾的嗎?你是不想照顧我了吧?嫌棄我了?後悔了?”陷入了帶有體溫的懷抱,本來是應該將傲嬌進行到底的小賢,突然就繃不住了一般,想想這個差點又想從自己身邊逃跑的人,就覺得來氣,於是任何可能被允兒列出的藉口,都被她先給提出來了;本來是想很有氣勢的推開她,用刀子一樣的眼神瞪著她質問,只是——


她被允兒抱的好緊,怎麼拉也來不開。不久她耳邊便傳來了疑似抽泣的聲音。


“你真的不打算讓我進屋嗎?”徐賢有點無奈了,允兒這樣抱著她好久了,在戶外。但是,允兒情緒好像真的很低落,身體都在打顫;她也不好再說些責怪的話之類的,但是還是覺得悲傷、生氣的該是自己,雖然生氣的心情被允兒悲傷的氣息減輕了不少,可,這一次,她一定要問清楚原因!


“對……對不起……”允兒眼圈紅紅的,鼻頭也凍得泛出異常的紅色;即使放開了小賢,但是手上還是怕她不見似的緊緊的握著她的手,轉身拉著徐賢進屋的同時,使勁的咬了下自己的另外一隻手的手指。


是真的呢!小賢是真的在麗水,沒去首爾呢!因為這個事實,允兒裂開了嘴,內心狂喜。不過在轉過身的時候她還是小心的收好了自己那副,開心得別人都想散她兩耳光的笑容,可伶兮兮的,透​​過睫毛翻著眼睛自下而上的看著小賢——這也是為了增加她的可伶度的。


“別這樣看著我!”看著允兒擺出一副討好的樣子,徐賢故意別過臉去不看她,因為看到那樣子的她,真的就很容易心軟。


“哦……”收到警告的允兒,老老實實的收回了自己這幅可憐相,此刻,她可千萬不能惹毛了小賢。她提什麼要求,自己都得無條件答應。


“其實你沒必要做這些的……”收拾起可憐樣的允兒看到小賢半天沒有理會自己,便又開始上上下下的忙碌起來——給徐賢準備葉酸、鈣片、溫水,又把徐賢專用的沙發毯給她蓋上了之後,坐在了小賢旁邊等著她的公主發號施令。沒想小賢卻掀開了毯子,一副很不領情的樣子。


“我不做……誰做啊……”允兒連忙重新把毯子給小賢蓋上,有點心虛的說道。她知道,其實鄭容和也可以做這些,要不是出了意外,現在她怎麼還能有機會為小賢準備這些,在她身邊照顧她呢!


“很多人可以做啊!我自己也可以照顧好自己!你這次想送我走不就是不想照顧我了嗎?不就是嫌我麻煩了想把我交給別人了嗎?我告訴你,我自己也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你憑什麼想讓我走就讓我走,想把我交給誰就交給誰啊!你是我的什麼人啊!”說著說著徐賢也進入了角色,真的有些生氣了,先是繼續不領情的掀開了毯子,但是後面好像是為了證明自己可以很好的照顧自己,拍開允兒的手又把毯子從地上撿起來搭在自己身上。小臉因為說話急促已經還是微微泛紅了。


“我也不想把你交給鄭容和的,只是那傢伙……”一著急,在沒有確定徐賢真的知道自己今早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之前就說溜了嘴。


“鄭容和?”小賢的眉毛擰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
“我……”發現自己說錯話的允兒頓時想咬舌自盡。看到徐賢二話不說,起身向自己原本為她收拾好的大箱子走去,以為她生氣到要離開,反應一點都不遲鈍的她連忙用身體護住了箱子,驚恐地說:“你要去哪?”酒瓶雕刻


小賢使勁的推開她,扔下一句:“你管我!林允兒,我對你太失望了!”就奪門而出。而允兒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賢離開的背影,沒有能力阻止她離開。
-----------------------------------------------


——以上,只是林允兒的猜想。一瞬間允兒大腦就給出了這樣一個壞結果。要是這事整的發生了自己一定要不要臉,甚至是連命都可以不要的抱住她求她原諒,要是需要她一定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鄭容和身上——雖然她並不習慣從別人身上找失誤的原因;但只要那樣小賢能留下。


“你還要送我走嗎?”徐賢的語氣聽不出一點感情色彩。


“你和鄭容和怎麼會聯繫上了?”徐賢蹲下身子,看著神態裡全是惶恐的允兒,知道自己的舉動可能是嚇到她了,於是放平了語調問道。


“嗯?”允兒的大腦偏偏在此時罷工,除了“不能讓小賢離開”之外的任何命令都被戳上了“不處理”的印章。


“你還要送我走嗎?去鄭容和那兒?”徐賢都快對此刻壞掉的林允兒無語了,“不說話?那我把箱子拿上樓去咯?”


“我幫你!!!!!!!!!!!!!!”解凍之後的允兒一把提起28寸的大箱子向樓上走去,但沒走幾步又顛回來拉住小賢的手:“我幫你整理,但是你可不可以在旁邊……”還是怕一刻不在自己身邊,小賢就會消失。


當初,下決定把自己送走的時候難道是被勾了圌魂?徐賢有些不明白,但因為允兒失言,她知道,這事多半和鄭容和有關。

 

雖然小賢已經回來了,而且被自己拉在身邊把她準備給她郵寄到首爾的東西一一放回了原處,林允兒還是覺得不大真實,眼睛粘在徐賢身上就一直沒拿下過。就像現在小賢靠著床頭安安靜靜的看著書,允兒還是傻愣愣的看著。弄的原本都不想理她的徐賢實在是受不了這種無所事事的人了,開口道:“你不洗漱準備休息嗎?”


“小賢,你……怎麼回來了?”雖然她還是處於言聽必從的狀態,但是好奇心還是像個孩子一樣,憋不住,問出了口。


“快去洗漱吧!”徐賢避開了允兒尋求答案的眼睛,推她去洗漱。恍惚間覺得眼前這傢伙一定不是高中時候那個聰明的林允兒,而是只因為要長角,腦袋瓜子被撐壞了的呆鹿。再說,自己怎麼可能就那麼輕易的告訴她?否則自己也不會在外面遊蕩那麼久才回家啊!


“那……我能親下你嗎?”不等小賢又所回答,就“MUA——”一聲在她額頭上印上一個唇印。然後樂的屁顛屁顛的去衛生間洗漱去了。


在自己靜靜呆著的這一天中徐賢想了很多,也設想過:也許,林允兒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愛自己。


但是回家以來看到林允兒完全無法掩飾的欣喜,以及對待自己如同失而復得的寶物般珍惜,這些根本就不像是她、任何一個人可以裝出來的。而且自己送的聖誕禮物——便宜的手鍊,她都一直帶在左手上,根本不曾取下。


為什麼是左手?因為左手離心臟的距離更近。


她脫口而出的鄭容和是怎麼回事?她是怎麼和他扯上關係的?為什麼想把自己送回到那裡去?剛才被允兒那樣一鬧差點忘了這些嚴肅的思考。


必須得好好的問一下才可以。


“對不起哦~小寶寶,我好像惹你媽媽生氣了……”洗完澡的允兒一身水汽的鑽進了被窩,貼在小賢的肚皮上鄭重的對她肚子裡的小生命道了個歉,不料卻被小賢拍開了:“你是我的誰啊!幹嘛為你生氣,你這人怎麼這麼奇怪誒!”說完小賢放下了手裡的書,雖然是鬧彆扭的詞句,可是語氣卻有些撒嬌的意味。


“我是你的誰……”躺在床上允兒盯著天花板看了會兒,“我是你女朋友啊!”她才不會沒有聽出“徐賢沒有生氣”這麼重要的信息呢!


“女朋友?才沒有呢!”她幾時說過自己是她女朋友了?不要臉。


“那……”允兒的鼻尖輕蹭著小賢的大腿,把手拉過來仔細的吻著,慢慢把已經藏好在枕頭底下的小鋼環拿了出來,套在了小賢的無名指上。


感受到有異樣物體環在了自己無名指上的小賢本能的抽出手,定眼一看,是枚戒指,鑽戒,雖然鑽不是很大,但是把橘黃色的燈光這射成亮白色,像是在展示自己的身價一般耀眼。


“現在,我請你當我的女朋友可以嗎?”允兒不失時機的在徐賢盯著戒指吃驚的時候說著。


“一枚戒指就想我做你女朋友?”小賢雖然很是驚喜,但是還是煞有介事的做樣要取下戒指。


“那你要什麼?我考的比你好才肯?可是現在我……你,怎麼考嘛!”允兒一下慌了神,一個翻身從床上坐起來,抓住了徐賢想要取戒指的手,耷拉著八字眉,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女朋友要誠實。”徐賢覺得,怎麼自己現在就像是在套幼兒園小朋友的話呢? !


不過就算是小賢不提到底是什麼事,允兒也知道了。於是把自己背著小賢和鄭容和聯繫,自己的想法,以及為此調換了聖誕禮物——原本那天允兒就買下了戒指想要作為聖誕禮物送給小賢的,只是和鄭容和的一番通話,讓她動搖了,於是把戒指換成了——自己為小賢帶上之後她就沒有取下來過的玉佩。


坦白完一切之後看到小賢沒有反應,允兒緊張的抱著小賢,為了防止她真的就扔下戒指,走人;扔下自己不管了。


我才怕你離開我,扔下我走人呢!回過神來的徐賢已經被允兒緊緊的拉在懷裡,躺在床上,被子也被蓋好了。


“明天醫院的體檢沒有取消吧?”良久,小賢打破了沉默。


“嗯?”允兒從嗓子眼裡哼了一聲,暴露出她原本沒有想過要發聲的念頭。


“我說,明天的檢查你取消了嗎?”徐賢才不是個糊里糊塗的人,雖然昨晚聽見允兒給自己換醫院覺得奇怪——不是檢查在一天后嗎?不過想到也許是換醫院提前個吧日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到最後才發現“換醫院”不過是個藉口。


“沒,沒呢!”允兒看到小賢沒有繼續再糾纏自己背地里和鄭容和聯繫的事情,狗腿的撒著嬌:“明天我完全沒有事情做,我要陪你去醫院!”


“今天你又乾了些什麼呢,大忙人?”轉過身面對著允兒。


“我……”總不能說:自打把你送走之後,就一直睹物思情的在想你,然後,對了! “我有看到你給的寫的信!”允兒想到了自己收拾床頭書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徐賢寫給自己的信。這時才想起:“小賢你早就想和我一起了嘛!”你寫信的時候肯定在我給你戒指之前嘛!

酒瓶雕刻
剛剛還傲嬌著不願意接受給她的,作為女朋友的信物。


“那個時候我怎麼知道你還盤算著要送我走啊!要是提前知道我肯定不寫了。”被指傲嬌的小賢臉紅了下,思路清晰的反駁著。接著又伸手拉允兒的耳朵,果不其然的聽到一聲哀嚎——


“疼……”


“這是對你自作主張的懲罰!”拉過允兒的耳朵,說完便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啊!!!小賢你別……少一隻耳朵多不好看啊!”其實徐賢哪有在用力,哪兒捨得用力咬,倒是唇齒耳鬢之間,允兒產生了些異樣的感覺。看到小賢鬆口,便毫不猶豫的對準了“兇圌器”吻了下去。


不是之前的淺吻,也不是猶猶豫豫逡巡一圈又退出來的那種,而是深吻,仔仔細細、纏纏綿綿的那種。


徐賢不能責怪允兒的原因之一就是:自己也沒有完全誠實的把她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告訴她;導致鄭容和說什麼這個蠢貨都信,還自我犧牲般的把自己送出去。


想到這裡,導緻小賢在結束這個吻的時候微微用力咬她,其實她還是害怕,怕這個看起來沒心沒肺,強大的傢伙會因為各種原因逃離;她想要她記得她。如果有朝一日她離開了,她希望記得曾經有個人這樣吻過她。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