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8224309-item-2868xf1x0500x0460-m  

 

孕婦? !


這個詞像個炸彈一樣,“碰!”的一聲,徐賢腦袋裡只剩一片空白。


要說離開家到麗水來已經近一個半月了,可是自己的生理期都……應該遲了兩星期了。徐賢的生理期就像她的生物鐘一樣,每個月都是準時打卡報到的。身體的不尋常反應,迫使著她進入那段她不願意再提起的過去——那段和未婚夫,不,應該是前未婚夫有矛盾衝突的日子。


那段時間,男人為了減輕情感上的挫敗感,近乎瘋狂的在肉圌體上向自己索取著。而本身就無心抵抗的徐賢根本就沒把任何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自然也是無暇去關注他到底有沒有做安全措施。至於感覺,徐賢除了噁心,再也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加上林允兒剛剛親了自己之後說自己的pasta裡加了絞碎的鋼勺——自己之前在雜誌上看,懷了孕的女人口氣會聞上去有金屬味兒。酒瓶雕刻


該不會,好死不死的中標了吧? !


看著現在已經和豆腐混的不分你我的林允兒,徐賢背後突冒出一層冷汗——回想那天自己從家逃出來的時候,林允兒對豆腐的態度是那麼嫌棄、敵視,就因為豆腐黏自己,而當時不明心意的兩個人本身就小心翼翼的保持著一段距離。那時,徐賢偶爾就會覺得林允兒看豆腐就是用著“刀子一般”凌厲的眼神;但隨即又覺得自己想多了,因為她記得原來學生時代的林允兒是很喜歡小狗的,放學路上遇到小狗也會蹲下身子搓揉一番才肯起身,然後遇到好吃的路邊攤,連手都懶得洗就開始狼吞虎吃。


自從見了一次這樣的允兒,徐賢也就開始養成了隨身攜帶一次性消毒濕巾的習慣,雖然有點點違背自己環保的理念,但是協助林允兒保護她的健康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和小動物不分你我的林允兒怎麼會不喜歡'豆腐'呢?


林允兒還是喜歡小動物,只是那個時候不喜歡'豆腐'。


在兩個人開始變親之後,林允兒隨時對豆腐酸溜溜的口氣,弄得徐賢是一頭霧水。然而知道允兒的心思之後,又覺得好笑——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跟小動物爭風吃醋呢!


都是因為愛,帶有些許佔有式的愛。


察覺到這一點的徐賢並沒有覺得反感,反而有一絲的心安——這樣的佔有,或許會讓林允兒一直留在自己身邊,或是讓她一直留在她身邊。無論怎樣,只要她能和她待在一起就好;甚至偶爾徐賢會假設要是這樣的感情在她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就產生,那……林允兒或許就不會一聲不吭的消失了吧……偶爾,徐賢會後悔,為什麼這樣的感情為什麼遲到這麼久。


可,要是自己真的懷上了鄭容和的孩子……林允兒一直以來就對鄭容和沒什麼好感,從高中開始的時候就產生了,那個時候自己都沒有討厭他呢!


雖然徐賢不知道允兒為什麼後來對豆腐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比自己還要寵它;可是要是個小Baby就不一樣了啊!因為血緣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鐵證——鄭容和是他的親生父親!


越往深處思考,徐賢的眉毛就擰得越厲害。


“怎麼了,又不舒服了?”看到徐賢難看的表情,以為她胃又開始不舒服的允兒關心的問道:“要不去醫院看看?”


“沒事,我想只是涼了胃吧……”徐賢鎮定的否決了允兒提出“去醫院檢查”的建議。


悶了些許天的陽光終於穿破厚厚的雲層,露出了小臉,金色的陽光灑在佈滿厚厚白雪的萬物上變得更加耀眼。聖誕節,快到了,應該給小賢準備個驚喜才對。


可是天天都黏在一起,做什麼都在對方的視線之下,怎麼準備驚喜啊! ! !


枕在小賢大腿上的允兒無聊的玩起了手指。


“今天天氣不錯,要不我們出去走走?”許久不曾有聲音的房間被徐賢的聲音打破。


“好啊!!!”其實允兒一早就想出去了,但是考慮到小賢身體不舒服,也就沒好提出來,自己總不能說:“我自己出去,你待在家裡。”吧!


穿戴好衣帽的徐賢準備拉門出去的時候被從屋子裡急急忙忙跑出來的林允兒給拽了回來,架上了一副墨鏡之後才挽著她出了門。


屋外積雪了,又有太陽,不戴墨鏡會很傷眼睛。


雖然麗水不是像首爾那樣的大城市,但是商家們還是早早就就為聖誕節的打折活動開始預熱,不少店面也掛上了喜慶的紅絲帶以及雪花狀的裝飾,提醒著那些忘記節日的傢伙“聖誕節快到了!”會有人忘了聖誕節,不會吧……然而,不偏不倚,徐賢就是被好心提醒了的人。


“聖誕節快到了呢……”徐賢小聲嘀咕著,但是這音量完全一絲一毫不差的被林允兒捕捉進了耳朵了裡。


該死的商家! !允兒心裡暗罵,本來自己是想給小賢一個驚喜的! ! !都被這些多事的人給攪合了! ! !心裡鬱悶,不知不覺也就扁起了嘴。


“要不,我們分頭買禮物送給對方吧?”小賢看到暗淡臉色的允兒,眼睛又亮了起來。那剛剛嘟嘴,大概是想給自己一個聖誕驚喜,但是自己卻被無意打破允兒的商家宣傳給提醒了,所以才悶悶不樂的吧。


真是,那麼大的人了,還這麼執意於這些小驚喜。徐賢心裡覺得好笑,不過說時候還是挺感動的。孩子氣的她,竟然在照顧自己的時候那麼體貼。


沒辦法,大驚喜準備不了了,還好,小禮物的驚喜還可以保留。沒辦法的允兒,很開心的接受了徐賢的提議。開心,不是因為能保存的小驚喜,酒瓶雕刻而是徐賢那份與自己相通的心意。


“給你買禮物……還要用你的卡……”在接過允兒遞給自己的信用卡時,徐賢略帶歉意的說道:“要是能用自己的錢給你買份禮物,那就更好了……”


看到低頭糾結於“用你的錢買禮物送你”的戀人,允兒的回應是響亮的一個吻。


“幹……幹什麼啊,你!”毫不意外小賢羞赧的推開了允兒,臉比紅絲帶還紅:“大庭廣眾的……”


“你要是再去想我的錢還是你的錢,我就抓你到哪裡去,親你,信不?”允兒指了指購物中心那個剛搭建起來,可能是留到聖誕節做活動的舞台。


“好了,給你手機,要是心裡還是覺得歉疚的話,就給我買個很棒的禮物就好了啊!”林允兒掏出自己的手機塞到徐賢手裡。


“你的手機給我了,你用什麼呢?”


“我知道我自己的手機號啊,隨便在哪個公共電話亭就可以聯繫你嘛……我走咯?”


“你慢點!”看著轉身就差點撞到人的她,徐賢在身後不安的提醒著。


-------------------------------------------


然而節日之前,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開開心心的為節日準備的。


鄭家,就是其中之一。鄭容和弄丟了徐賢,又不敢報警,開始的時候還瞞著父母,以為能在婚期之前找到小賢,但是看到林家宅子裡已經沒人住,這才慌了神。他猜測徐賢跑出來一定是會找林允兒的,可是現在林允兒不見了,自己要上那裡去找人啊!而且,她好像故意要避開什麼似的周圍的朋友也沒人知道她的行踪。臨近婚期時,鄭容和才不得不向父母攤牌。


除了被罵,被罰之外。家長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本想報警找人,可是鄭容和始終就是不肯——哪叫他不敢向父母坦白他對小賢所做的一切呢!沒辦法,還只好一邊瞞著徐賢父母一邊盡可能的尋找小賢的下落。


這邊家長急著找人,卻不知道他們找的人根本就不想見他們的兒子。對於徐賢來說,鄭容和就是個噩夢,就算不在身邊卻似乎還隱隱存在。


趁著和林允兒分頭買禮物的空當,徐賢小心翼翼的跑了趟藥店,鬼鬼祟祟的買了幾個驗孕棒,小心的放好在了包裡。準備回家的時候自己檢查一下。


她很喜歡現在的日子——就和林允兒一起,兩個人;喜歡跟她一起待在家裡兩個星期不出門都不會有悶的感覺;喜歡就算平淡​​到只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每天也很開心,時間過得很快的日子。難道說,這樣的日子馬上就是個盡頭?


要是有了孩子,無疑就是對那樣的日子說“拜拜”。而且,有了孩子怎麼談戀愛啊!所以,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徐賢都是不會要這個孩子的。


帶著這樣的決心,徐賢低頭再一次看驗孕棒時,心裡還是“咯噔”一下——她已經是母親了? ! !


坐在馬桶上的她無意識中左手已經貼在了小腹上,傳來的陣陣熱量是林允兒出門前硬拉著,給自己貼上的暖寶寶。
“賢吶?又不舒服了嗎?又吐了?我這裡有給你買的胃藥,要不你出來吃了去床上躺會兒?”門外,林允兒的關切聲讓徐賢猶豫的心定了下來。


對不起。在心裡對著這個已經形成生命,無辜的小傢伙道了歉。踩下垃圾桶的開關,把已經使用過的驗孕棒們一起扔到了垃圾桶裡。


“我們去滑雪吧!”允兒驚愕的看著剛出衛生間門的小賢就如此建議道,不安心的跑到裡面查看了一下。


“你幹嘛?”看著靠近垃圾桶的林允兒,徐賢有些慌了,連忙出聲制止。


“你不是不舒服嗎?幹嘛還要出去運動啊?”雖然被拉住了,但是眼睛還是不停的往裡面打探著。


“我沒有不舒服啊,我想運動一下,出下汗,或許就能吃進東西了吧……”徐賢翻腸倒肚的收刮著能搪塞過去的理由。


什麼理論啊?允兒疑惑的睜大了眼睛,自己胃疼的時候巴不得窩在床上一天不起來呢!不過看到徐賢老老實實的吃了藥,允兒還是順從的帶她去滑雪了。


然後就看到徐賢放著已經學會的雙板滑板不用,非要去玩不是很熟練的單板;允兒看​​到徐賢都去挑戰單板了,自己也只好換上單板陪她。酒瓶雕刻在教練的指導下迅速找回單板滑雪感覺的允兒倒是覺得單板要更自由,速度更快。可是她在看到小賢摔了兩個大跟頭之後,不敢再撇下她,就一直在她身邊,在她要摔倒的時候伸手扶住她。最後在天黑準備離開滑雪場的時候允兒才看到徐賢像是掌握了技巧一樣從坡底端慢慢能掌握平衡了。


其實徐賢早學過,鄭容和教的,加上鄭容和喜歡滑雪幾乎年年冬天都會去滑雪,自己運動神經算不上發達,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個平均水平,加上做事一絲不苟、認真努力的態度,滑個中級賽道完全不成問題,只是自己來的目的本來就是不奔著滑雪來的,而是奔著摔跤來的。


只是還沒摔幾下,允兒就站到自己身後護著自己,還耐心的說著自己學的技巧,搞得她都不好意思老摔跤了,也不敢滑的太好以免露出自己的真實水平,傷了對方的自尊心。


看著吃晚飯時,允兒替自己在滑雪場的“進步”開心,徐賢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內疚:連累她了,因為自己,她都沒能玩盡興。


“晚上我們去滑冰吧!”


“什麼?!!”允兒聽到徐賢的話差點沒把烏冬面吃到鼻子裡。


“我說,我們去滑冰……”看到林允兒吃驚的叫了出來,徐賢的聲音反倒越來越小。


“都玩一天了,你不累嗎?”林允兒瞄了一眼徐賢的碗,份量和端來的時候幾乎沒什麼差別。


“不累……”


“你要是把麵吃完,我就答應你。”允兒還是做出了讓步,其實允兒從來都不想拒絕徐賢提出的任何要求,也幾乎沒有拒絕過,只是今天,她總覺得徐賢有點不對勁;只是究竟是哪裡不對,她也說不上來。


“你慢點吃……其實也沒必要吃完的……”看到聽了自己的條件,小賢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塞著食物,一點都不像平時的她,反而有點像被餓著了的崔秀英。


不過,說話得算話,她帶著小賢去了溜冰場。


“這個我會……”看到進場還是一副不相信自己,護在自己周圍的允兒,徐賢覺得自己今天的作戰計劃都快泡湯在允兒的保護之中了,想著怎樣才能脫離這保護圈呢!


在跟著徐賢滑了幾圈的允兒看到她在冰面上還蠻流暢的動作,漸漸也就卸下了保護心。又過了會兒,允兒示意徐賢,自己去買飲料之後離開了。


難得的機會,徐賢開始尋在摔倒的時機,但是要怎麼摔呢?總不能滑著滑著就“啪嗒”一下摔了吧?而且滑冰的人也不少,不要害別人摔倒才好。滑冰場雖然沒有像滑雪場那樣分高中低級,但是人們都很自覺的在適合自己的區域里活動——不會滑的在最外圈,因為那裡最安全,又可以扶著欄杆休息,速度慢了也沒人會催你;在這就是徐賢所在的區域了,這裡的人大多掌握滑冰技巧,而且很有規律的朝著一個方向滑行,要是在這裡摔倒,肯定會絆倒後面的人。


就在這時,徐賢注意到了再靠內圈一點有兩個小男孩像是為了表現自己的與眾不同以及不賴的滑冰技巧在逆著人群滑行,而在他們軌道內的大人們也有意在避開這兩個小瘋子;因為速度還挺快,兩人像是在比賽一樣,穿著冰刀在冰面上跑著;誰都不想和他們撞上,好好的來滑冰,任誰都不想被這兩個小孩破壞掉興致。


就他們了,徐賢裝作不經意的順向劃入他們的軌道,然後——


“啪嗒!”


意料之內地撞了個滿堂懷。


“賢!!!!”倒在地上的徐賢聽到了允兒的聲音。


“呀!我說你們兩個人吃飽了撐的逆向滑!!”趕到的林允兒一邊扶起小賢,一邊怒氣沖衝的吼著肇事的男孩。不知道是因為她的聲音大還是因為這是一起難得發生在“高手滑道”中的事故,不少人都停了下來圍觀,更有不少早就心驚肉跳躲著這兩個少年的成年人在給林允兒幫腔:“誰家的孩子這麼不懂規矩啊!”“逆著滑很危險的,最容易出事故了,老師沒教你們要守規矩啊!”


倒是徐賢一直表現的很大度,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博得了人群的好感,不一會兒少年的父母也進了場,賠了不是。大家看在受害者都沒有反對的態度,加上家長歉也道的誠懇,也就散了。


其實也沒有摔的很厲害,衣服成了減震器,只不過是在冰面上滑了一截,顯的好像摔的很慘似的。不過在起身的一瞬間,小賢還是覺得小腹有一陣刺痛,像是有千萬根針在扎似的。


看到小賢扭曲的表情,允兒立馬產生了帶她去醫院的想法,只是後來徐賢表示沒事,還不要自己攙扶;也就只好打消這個念頭,不過她一刻都沒有停頓的帶著小賢離開了滑冰場回家。


這個夜晚和平常沒有什麼不同,洗漱完的兩個人還是貼在一起睡下了,加上今天戶外運動不少,上圌床沒多久的允兒就哈欠連天的想睡覺了,只是還沒有睡著就感覺到小賢拉著自己的手,伸進了她的睡衣——


“賢吶,今晚就算了吧……我好累啊……”允兒把手從小賢胸前拿開,改成環抱的姿勢搭在了她的腰上,一邊吻著小賢的脖子一邊告饒。


“對了,明天你還是去趟醫院吧……”允兒接著溫柔的說道。


今天回來小賢又跑到廁所裡吐了,應該是把晚上吃的全都吐出去了吧。身體這麼難受干嘛還要去滑雪滑冰什麼的啊? !允兒一頭霧水,而且剛剛還……總之允兒覺得今天自從買了酒瓶雕刻禮物回來之後徐賢就變得很奇怪。


“不,不去醫院!”就在允兒以為徐賢睡著了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她的回答,而且還搬開看她的手,脫離了允兒的懷抱,背過了身。


不一會,她感覺到允兒的身體貼上了自己的後背,暖暖的,手從背後伸過來握住自己的,輕嘆了口氣,親了下自己的後腦勺,緊挨著自己睡了。


她在晚上洗澡的時候看到底褲上有一絲血跡,但是這是不夠的,明天要繼續。要是允儿知道自己有了鄭容和的孩子,怕是,就不會再像這樣摟著自己、握著自己的手睡了。


所以,為了能保持現狀,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可以放棄,哪怕是個做母親的機會。


她拉起允兒的手親了親,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可是就在自己要睡著的時候,允兒的手還是不自覺的移動到了自己的腰上,神展開的手掌暖暖的貼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以她的掌心為中心產生有韻律的脈搏跳動。


是林允兒的脈搏……還是,孩子的心跳?


大概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吧,三個月之前,母親無法感受到的孩子心跳。


亦或許,是孩子求生的信號,想要以此喚起母親最本能的保護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