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8224444-item-2798xf2x0500x0460-m  

“你……出來這麼久,家里人不會擔心嗎?”已經恢復了情侶之間互動的允賢兩人在床上自然也是黏在一起、一刻都不想分開的樣子,但林允兒卻未像五年前那樣給徐賢任何的承諾。


她很想對小賢說“做我女朋友吧!”或是“讓我一輩子照顧你吧!”之類的話。


每次冒出這樣想法的時候Tiffany的話就會在耳邊響起:“小賢離家出走了……”。之前也從泰妍哪裡知道徐賢父母背上債務是鄭容和家幫的忙。


離家出走……離家,意思是那個地方才是她的家嗎?每每想到這些,林允兒也就沒有勇氣再去想自己和徐賢的未來。結婚禮物


“嗯?”兩個人的身體是貼在一起的,徐賢不是沒有聽清楚允兒問的問題。和允兒待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好幸福,幸福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每次允兒欲言又止的樣子,徐賢大致能猜到她在想什麼。可是每次想到之前……記憶就會把她拉進痛苦黑暗的漩渦。


徐賢知道,自己在迴避。


理智告訴她: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可是現在有什麼問題要解決的嗎?沒有嘛,自己和林允兒好不容易進展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幹嘛要去掀開傷疤,或者是想要治好它啊?不能帶著它一直生活下去嗎?


沒錯,我就是想永遠把它壓在心底。不是隱藏,是遺忘。


“呀……原來我是和一個小逃犯在一起的啊!”看到徐賢一副迴避的態度,趁著徐賢眉頭還沒有扭成一團的時候用玩笑、輕鬆的語氣說著。接著吻上她唇,試圖把身邊人飄散的思緒重新吸引到自己身上。


這一招的確起作用了,被允兒挑逗起情圌欲的徐賢伸手探入了允兒睡衣,手掌貼在允兒腰間摩挲著。不一會兒她便聽見允兒舒服的哼哼聲,於是進一步想除去她的睡褲、底褲,就像這些天她常做的那樣。


可是,


“賢,不行……”允兒面色潮紅、喘著氣伸手製止了徐賢下一步的動作,掙扎著睜開了眼睛,眼神渙散的看著小賢接著說:“我,好朋友來了… …”


“好朋友?”小賢立刻就明白了允兒的意思,可是看著這麼小女人態的她,頓時就起了壞心眼“你除了我,還有其他好朋友?”佯裝要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是……”允兒一下慌了,以便提高了音量說:“真的不行!”一邊手上加大了力量,鉗住了小賢作勢要探入她底褲的手。


“疼……”小賢尖著嗓子叫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可能是自己手上用的勁兒有點太大了把小賢的手捏疼了吧,對了,小賢手腕上還有傷呢!允兒立馬檢討起自己的正當反抗行為,從床上做起來,連連道歉。


“騙你的啦!”允兒抬頭卻看到小賢一副忍笑的樣子說出這麼一句話。


“呀!”對著這個剛剛欺騙自己的年下推攘了一下,當然,這次她很小心的使用自己的怪力,不至於真的把小賢直接從床上推下去。結婚禮物所以第三方眼裡,她是很嬌羞作勢的……搖了一下徐賢而已。


從上至下的看著躺在床上,因為成功騙到自己而笑的見牙不見眼的小賢,林允兒心裡也跟著開心,雖然自己是被捉弄了一下,但是能討自己喜歡的開心,這點點捉弄又算什麼呢! !


——她和鄭容和一起的時候會這樣嗎?笑的這樣開心……


最近林允兒就像是換上了“比較症”,先是和豆腐比,然後是更鄭容和比……結果是,她還是更能接受豆腐。突然冒出的想法,多多少少還是讓林允兒分了下神。


“你又想幹嘛啦,腹黑賢?”再一次被徐賢拉倒在床上的允兒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個自從認識以來就沒有那麼腹黑過的小賢,“說了不可以的啦!”看著再次想要親過來的小賢,林允兒偏過頭再一次申明道。


“你不行,我可以啦……”說完,徐賢便再一次吻上允兒,拉著她的手伸進了自己的睡衣,沒過一會兒允兒便擺脫了自己的引導,輕柔的遊走在自己的皮膚上。在感受到小賢體溫開始攀升,皮膚變成了柔和的粉紅色,呼吸也開始變急促的時候,允兒伸手除去了小賢的底褲。私密處的濕熱,也明確的給她發出了進入許可證。


“嗯……”在進入的一瞬間,看到小賢還是像以往那樣緊咬著牙關,試圖不發出任何讓人羞恥的聲音。往常呢,允兒還是很體貼的吻著小賢的脖子,用唇感受著被小賢硬憋在喉嚨裡的情圌欲。可是,今天,她卻有點不甘於往常。誰叫小賢先捉弄了自己呢!


“賢吶……”一邊呼喚著愛人的名字,一邊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明顯感受到因為差層火候的身下人,不耐煩的嚷了一句:“什麼啊!”聲音有點點沙圌啞,說不出的誘圌惑與性圌感。


“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的聲音,特別是剛才的那種。”說罷,不等愣神的小賢做出反應就恢復了手上的動作,一邊用靈巧的舌頭探入小賢的口中輕柔的摩挲著,以免這個人又咬緊牙關憋著。


之後她就滿意的聽到了徐賢無法抑制的呻圌吟。唇舌廝圌磨間,林允兒嘴角露出個不易察覺的微笑,手上也是更賣力的釋放著她的熱情,明知道身下的小賢已經登頂也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這惹得小賢身體更加劇烈的顫動,嚶嚶的呻圌吟聲也是一陣高過一陣。這一切,無疑像是對兩人摩擦起的愛火上澆油,只能引得或是更加劇烈、無法熄滅。


兩個汗津津的身體毫無縫隙的貼在一起,慵懶的除了呼吸什麼都不想做。如此劇烈的房圌事,在她倆之間還是第一次,可是這一次,允兒卻出奇的先起身進了浴室沖澡。

 

剛剛那樣的小賢自己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那樣的誘人、可口;接過搞得自己氣血上湧,血液沸騰的不行,加上自己又是生理期,所有慾望的出口好像都集中在了下身,熱的有些發燙的血圌液源源不斷的從自己身體裡流出,剛剛從床上站起來的時候都感到有些頭暈了呢!完全就是失圌血過多的症狀嘛! !所以才不得不起床,衝個澡順便換張衛生巾什麼的。


“你別一直穿著人字拖,小心著涼!”待到小賢也昨晚沖洗工作之後,不忘了對坐在臥室沙發上發神的允兒提醒著。也順便拿了擦腳帕和毛拖鞋走向允兒。


“你怎麼了?”走近了才發現允兒一個鼻孔又塞上棉花。和允兒一起坐在了沙發上,幫她擦起了腳,擦完後塞進了棉拖鞋裡。


“都是你害的啦!!!”林允兒嘟著嘴抱怨道:“哪叫你突然變得那麼誘人,害得我氣血上湧,就,流鼻血了嘛……”而且腦袋還暈乎乎的。


“哪是我……明明就是你不住手,害得我現在都覺得腰好酸……”聽到林允兒那麼直白的“指責”,徐賢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個透,但是還是不甘心的小聲反駁著。


但在“那件事”上,林允兒帶給她的感覺並不壞。


“真的很酸嗎?我幫你揉揉。”林允兒貼近了徐賢,一手扶著她一手用手掌認真的幫她揉起了腰。沒一會,徐賢突然站了起來。


“你幹嘛?還沒有揉完呢!”林允兒扯著初丁嗓嚷嚷了起來。


“給你做點吃的。”


“你的傷還沒好呢!我去做吧!”允兒也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拉住徐賢。


“喏,好的差不多了。”小賢伸出自己的手腕,上面的淤青已經幾乎消盡,呈現出淡淡的褐色,“腳踝也差不多好了。”說著有伸出了腳讓允兒晃了一眼,“結婚禮物背上……”說著,背過身試圖解開鈕扣確認一下。


不成想林允兒“哧溜”一下轉到自己面前,坏笑著,自告奮勇的毛遂自薦道:“背上我來檢查就好!”


檢查背,你轉到前面來幹嘛!


“背上也好了,我洗澡的時候看過了!”徐賢連忙抓緊衣襟,伸長手臂阻止允兒再一次貼過來。要是再磨蹭,上午的時光就要沒有了,而且林允兒身體本來就很特殊,再不吃點東西,暈倒了怎麼辦? !


“呀!徐賢,我檢查了才算數嘛!”被推開的某人,家長上身般鍥而不捨的朝著徐賢的背影追過去。


“好了,不要鬧了。”


“那……拿你肩膀借我靠。”林允兒繼續厚著臉皮貼在小賢身邊。


“肩膀拿給你靠我要怎麼做飯啊!”小賢覺得好笑


“用電飯煲做飯啊!小賢你原來不是說過嗎?”允兒已經從背後環住小賢的腰,下巴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就說過一次嘛,這個人當時聽著自己的答案就笑得快要岔氣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盯著這個梗不放的習慣還是沒有改呀。


但是沒靠一會兒,林允兒還是自覺的跑到廚房門邊等,畢竟那樣吊著對方還是有點礙手腳,而且下巴搭久了,對方的肩膀會酸掉的。


早知道這樣,幹嘛還要黏著? !


因為太喜歡太喜歡,喜歡到捨不得分開,一小會兒都不想。


不過話說回來,林允兒還是蠻期待這頓早餐的,是小賢做的呢!說道小賢做的早餐,允兒就想到鄭秀晶:那個在自己面前透露徐賢做的早餐很好吃,好勝心作祟,自己做了一大桌。然後再也沒人趕在林允兒面前炫廚技了。


“我沒有做很多,嚐嚐吧。”徐賢端出兩盤pasta擺在了桌子上,接著又端出兩個煎蛋和兩杯牛奶。


“怎麼樣?”小賢眼睛亮晶晶的期待這允兒的評價。


“贊啊!!!好好吃!!!”雖然chess放的有點多了,麵條火候有點過了,口感上沒有那麼乾爽,但是可能因為是小賢做的,這些瑕疵在林允兒眼裡結婚禮物跟本就不算是個事兒。大口大口的吃著盤子裡的食物,連連豎拇指表示“很好吃!”的信號。


看到允兒吃的那麼開心,徐賢也就安心的坐下來準備享用自己做的早餐,只是剛捲起一叉子Pasta巨大的chess味兒就撲面而來,剛才到chess的時候手一抖就放多了,徐賢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味道嘗起來怎麼樣……把食物往嘴裡一放,徐賢立刻拿了出來,殘留在舌尖的味道讓她覺得想吐。抬頭看到允兒狼吞虎咽的樣子,心生疑惑,問道:“真的好吃嗎?”


“對啊!雖然chess有點多了……”看到徐賢嚐了一下瞬間展露的扭曲表情,加上徐賢問自己的時候一臉的不相信,允兒覺得還是誠實點好,“不過也很好吃!!因為是小賢你做的嘛~~”狗腿的加上這句話。


看來她真的還蠻喜歡吃的呢,嘴角都沾上汁水了。徐賢認真地看了看允兒的盤子,裡面的東西已經被她消滅的差不多了,順手扯了張餐巾紙把嘴角幫她擦乾淨了。可是自己這盤的味道,怎麼……


“你嘗我的嗎?”允兒用叉子叉上一點抵到徐賢嘴前。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允兒餵的Pasta好像還能入口……一下、兩下、三下……徐賢慢慢的嚼著,最後咽了下去。


“給我嚐嚐你的。”林允兒自顧自的說著便站起身,徐賢也好脾氣地捲好麵條準備投餵——MUA!沒想到林允兒抬著徐賢的下巴、送上一個淺吻。


“嗯~果然你的那盤和我的一樣好吃呢!”親完之後林允兒臉不紅、心不跳地做出如此評價:“小賢你那盤是放了絞了一個鋼勺嗎? ”看到對方臉色因為自己的BOBO而有些微微發紅,林允兒的臉都快要包不下她的笑容了。


小小的互動之後,心情好了許多的徐賢再次叉起自己盤子裡的,味道還是那麼的……讓人接受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chess味的刺激,徐賢突然覺得胃部收縮了一下,剛剛嚥下去的那一口回到了口腔,讓她不得不跑向廁所,抱著馬桶吐了起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林允兒,一點都不遲疑的跟著小賢到了衛生間幫她拍著後背,又是遞溫水給她漱口,又是遞毛巾給她擦嘴。


而抱著馬桶的徐賢,除了那一點點pasta什麼也沒吐出來,畢竟是隔了一個晚上了,胃裡早空了,但噁心的感覺還是讓她抱著馬桶乾嘔了好一會兒。


吐完的徐賢硬是被林允兒拖回臥室加了件衣服。


“你看你,睡衣裡面都不再穿件貼身的衣服,涼了胃會很不舒服的!”林允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接著林允兒把她安置在了沙發上,怕她悶,還打開了電視,把遙控板交到了她手上之後,給她弄了個熱水袋敷著肚子;然後一頭扎進廚房給她做清淡的蔬菜粥去了。


看著林允兒在廚房忙碌的背影,小賢雖說身體有點不適,但心情卻挺好的。自己喜歡的人吃自己吃不下的食物,就算再喜歡吃也會因為自己出了狀況跟到衛生間關心自己,生理期本該多休息,卻為自己現在還在廚房裡忙著。


這,應該就是幸福的感覺了吧!


坐在沙發上沒事幹,又因為肚子上敷了暖暖的熱水袋,小賢覺得眼皮變得越來越重,越來越重,最後倒在沙發上睡著了。可能這和大清早就體力透支也有一定的關係吧,否則生物鐘如此規律的小賢怎麼會在上午就覺得困了呢!


“賢吶,起來喝點粥再去睡吧,嗯?”林允兒的聲音再度在自己耳邊響起,睜開眼,自己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毯子。接過允兒遞過來的碗,已經不燙手了,結婚禮物大概是煮好之後晾過一會兒了。味道也很清淡,徐賢一口氣就喝了三分之一。


“小賢你動作好像孕婦啊!”收撿碗筷的時候,林允兒戲謔道,但還是覺得這樣的徐賢很可愛,俯下身子親了親她的頭,轉身進了廚房。因為小賢在敷熱水袋,肚子那個地方就有點凸起,為了保證熱水袋一直在它該在的位置上,小賢不得不一手扶著她;但從外型上來看,還真像個新媽媽,小心的護著肚子裡的小生命似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