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28181111-item-7458xf2x0600x0550-m  

 

對於未來有規劃的人,對多去的​​態度應該是怎樣的呢?


至少不應該是戀戀不忘那種類型。


即使林允兒已經做好了搬家、離開熟悉的朋友圈,獨自安靜一段時間,這一切,在她眼裡都不是逃避,而是為了放下過去,從新開始。


我才二十多歲啊!我的人生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為什麼我摔倒了,就不能爬起來從頭來過呢? !


有了這樣想法的允兒更加篤定了自己要離開一段時間的想法,更是在得到父親准假的信息之後馬不停蹄的張羅著找人收拾在麗水的別墅。生日禮物


要不是因為昨天晚上在Club後街發生了一起莫名其妙的毆打事件,林允兒怕是今天一大早就離開了吧。雖然只是一點皮外傷,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傷的的確確拖累了允兒離開的進度,不過還來得及,至少在晚飯後,允兒覺得自己也休息好了,身體上的疼痛……也可能是比較習慣了,痛感神經也沒有早晨初醒時那樣敏感。收拾好一些隨身的行李,打包好,扔進了後備箱。


為什麼說來得及呢?因為她給“上司”Tiffany報的離開時間是周一。之前只是怕喜歡張羅的Tiffany給自己搞個什麼“歡送會”之類的東西,搞得自己離開這件事人盡皆知;之後更是在醫院看了她忽略已經和好的泰妍,整個心思全在自己身上,允兒更加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她又不是那種自己不幸福還拖累著自己身邊的人不幸福的人。


至少Fany有人照顧了……


不可否認的是:在父親亂點鴛鴦譜的時候,自己還是有想過——如果和Tiffany一起過日子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可能不會有像和泰妍姐姐那樣在一起輕鬆自在吧。


雖然Tiffany從來沒有說過,但是允兒還是知道自己麻煩了對方不少——在長輩面前幫自己做戲、說好話;以前生活在一起的時候也很照顧自己,在美國的Tiffany就像是被放回海裡的魚,別提有多活躍了,完全和韓國生活白痴黃美英這樣一個形象沾不上邊。可能是高中時期,她的韓語還不是那麼流暢吧。


自己也偶爾會被Fany拉著哭訴一下什麼的,但是多數時候都是拉著自己玩、照顧自己。


她和泰妍姐姐在一起會是個很好結果吧。允兒摸著書桌上粉紅色的陶瓷龍貓,其實要是真的仔細回想,好像每次Fany哭訴多多少少都和泰妍有關呢!生日禮物


早期直接或許就是想念;中晚期,可能是泰妍偶爾說話的態度,回复她MSN的速度,而發火;從來都沒有變過的就是絕口不提“金泰妍”三個字,也從來不承認自己的眼淚是因為那個人而流。


看著這個彆扭的粉紅色龍貓——這個原本是正常的,只是有天Tiffany無聊就用顏良硬生生的把人家改成了粉紅色。


龍貓還是龍貓,不管它是什麼顏色,Tiffany都喜歡。金泰妍還是那個金泰妍,不管是高中還是社會,Tiffany還是會懷念。


更何況金泰妍又不是一點都沒有變。只不過在Tiffany的眼睛裡,或許對學生會的那股認真勁兒轉到工作上,帶來不錯的經濟效益,使得金泰妍的魅力值增加了不少吧!至少和金泰妍一起,Fany不用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不用因為要照顧對方的情緒而在想皺眉的時候還逼著自己露出笑眼。


敏感的允兒怎麼會一點都不知道哭過之後的她強忍笑顏只是為了不讓自己擔心,不讓自己跟著傷心。每次看到Fany用哭過之後有些發腫的眼圈,擠出一個笑容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對於對方來說是個包袱。唯一能減輕她心理負擔的也許也就是Tiffany的一句“在韓國,你得叫我'姐姐'呢!”。


因為她是姐姐,所以允兒才能勉強接受了她在自己面前強裝出的堅強;可是要是變成了戀人……或許結果就不會那麼好了。


戀人……我也沒有處理好,不是麼?允兒的手指離開了龍貓滑到了旁邊的相框頂部,幾天不打掃衛生,窄窄的木框上積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那是有她、有徐賢的初中班級畢業照。


那個時候自己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和站在自己前面的這個班級裡的忙內會有這麼深的交情。


“原來從那個時候就那麼漂亮了啊!”允兒俯下身子,手指停留在了初中穿著校服的自己的身上,自誇著……可是實現卻落在了那時皮膚有些黑、長的像只瘦皮猴的自己身前徐賢身上——炯炯有神的眼睛,乾淨濃密的眉毛,白皙的皮膚,嘴角邊掛著淑女般的微笑,至於Babyfat,那時候人還小,大多數人都有,所以只能顯得那時的小賢更加可愛。


這是自己第一次認真看她們的初中畢業照呢!要不要帶著一起走?


還是不要了吧。


窗外已經開始飄起了雪花,要是再晚,雪下大了,高速公路就要封路了吧。


允兒把手貼在了冰冷的玻璃窗上,很快就出現了個手印。


再見。


或許自己要是能再待久一點,或許能看見同面窗戶玻璃右下角當年的手印……或許、不會,因為被別人打掃過了,玻璃也應該擦過了。


“Fany姐姐啊”就在轉身下樓的時候不算意外的接到了Tiffany打來的電話,讓本來覺得獨自離開有些莫名孤獨的允兒好受了一些。


“我已經在去麗水的路上了。”毫不意外,Tiffany果真是打電話來為自己張羅什麼告別Party的。自己的預想得到了印證,允兒的嘴角浮現出一個得意的孩子氣笑容,但是還是撒了謊,但是今晚她是一定會到麗水的,因為她和那裡的管家阿姨約的今晚11點見面,她在麗水的那段時間,不想有任何人來打擾,就算是照顧自己的管家也不要留在身邊。


聽著Tiffany的嘮叨,拿了掛在門口的外套——反正上了車還是得脫外套,索性也就懶得穿了,拿在手上,把腳塞進了毛茸茸的皮靴裡,出了門。


“你,真的是在開車?”電話那頭的Tiffany似乎是聽到了關門的聲音。


“啊啊啊啊,對呀,發動著呢!就這樣,不說了,我要安全駕駛呢!拜拜!”眼看勢頭不對,允兒咦哩哇啦的掛了電話,向自己的那輛黑白的Range Rover-Evoque(路虎·攬勝極光)走去。


少穿了一件外套可真的是有點冷呢!被冷風鑽了袖子的允兒不禁打了個寒顫。


咦,這種天氣下怎麼會有個人穿著家居服出現在已經有些積雪的戶外啊!而且還沒穿鞋,狼狽的像是從什麼地方逃出來的一樣。


難道是我出現幻覺了?允兒搖了搖腦袋,上了車,發動了引擎,打開了車在空調以及暖墊。但實現還是落在了後視鏡上,看著那個衣著單薄的人。


是個女孩子呢!長發也是凌亂的散在肩頭。雖然個了些距離,但還是能看出不是梳的服服帖帖、順順溜溜。允兒雙手摀著嘴、用哈出的氣暖手,但還是凍得慌;車內的暖氣看來要發動好一會兒才會起作用。


一般要是遇到這種情況,男生或許還會出去確認一下,可是女生多半都會選著盡快離開。下雪夜晚遇到女鬼,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


林允兒這麼怕鬼的人,常理下應該選擇離開,或者是說逃跑吧!或許多看一眼,都懶得……但最後她還是下了車,準備過去確認到底是真有這麼一個人,還是自己的幻覺。


深呼吸了一口氣,拉開了車門。


這個決定絕沒有讓她丟掉小命,以後她還會感激自己的這個決定。


因為那個人不是其他的誰,而是剛剛才在照片裡看著的,心裡想著的,讓她牽掛著放不下的……徐賢。

 

從鄭容和嘴裡套不出一點關於允兒的消息,可是他那天無意間被自己聽到的通話,自己總是覺得和允兒有關。


這種不安,是一定要自己親眼見了完完整整的林允兒,才能消除的。


可是自己和外界聯繫的媒介都沒有,甚至在這小小的房間裡都得不到自由。談什麼親眼見林允兒。


於是,徐賢開始比自己偽裝——裝出順從,裝出做出讓步的樣子,但又不能太明顯,要是反差太大或許會引起鄭容和的懷疑。


“最毒婦人心”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有時候女人下決心做的事,成功率會比男人要高出許多,持久力也是明顯優於男性。而且最新的科學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進化程度高3%,可別小看了著3%,人類和猩猩的進化程度也就差了1%而已。


在鄭容和眼中,徐賢這些天明顯順從了一些,態度也似乎是有所鬆動,和自己的互動也緩和了不少。既然她都讓步了,自己這個大男人也得顯得大方點才是,於是他卸下了防止徐賢逃跑的腳銬,允許她在房間裡自由活動,在他在家的時候,活動範圍能擴大到整個屋子。


這,對於鄭容和來說,也許是個好兆頭。徐賢似乎就像是要妥協了,雖然她妥協的原因自己還沒有明確的找出來,但是至少,只要徐賢和他結婚,他就能順利的繼續得到父母資金的支持,繼續過著享樂的日子。生日禮物


同樣,對於徐賢來說,這也是個好兆頭,意味著——她或許能有機會逃出去。


終於——


“晚上,宗泫他們幫我弄了個單身告別Party,要一起去嗎?”週日晚上,徐賢早早的完成了洗漱工作準備睡覺,那是因為,自從自己開始戰略性的表示順從之後,鄭容和其實還算是照顧自己的感受,只要提早睡覺,他是不會像之前那樣硬和自己做點什麼的。雖然不能每天晚上都用睡覺來躲過對方的'索取',但是今天她真的是有點累了——妥協了好些天,都沒找到最好的機會逃跑。但是,今晚聽到鄭容和的話,已經快進入休眠狀態的神經一下就甦醒了過來。


“算了吧,你去吧……”徐賢側過了身子,用行動表示“我要休息了”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吧……”可能鄭容和也沒那麼想帶自己去,徐賢覺得,要是她去了,他能放開玩嗎?而且哪個人的單身Party會帶伴侶去的呀……


但是,“路上註意安全……要是喝​​了酒,就請代駕開車吧。”在鄭容和轉身出門的時候徐賢還是說出了他們之前交往常常叮囑對方的話語。


“嗯,知道了,晚安。”鄭容和輕聲答應著,隨手帶上了房間門,但這一次卻沒有反鎖! ! ! !


他也許是聽到了最後的那句話,從而對徐賢放下心來,或者是太想去Party忘記反鎖……


不管怎樣,在閉著眼睛聽到他關上大門的一瞬間,徐賢徹底清醒過來——這是最好的逃跑時間。


摸黑翻身而起,抓起床邊的一隻襪子套在光腳上,卻怎麼也找不到另一隻;只是現在她已經沒有什麼心情去關心那隻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的襪子。急忙跑到了窗戶邊,輕輕掀起窗簾的一角,看著鄭容和開車離開後,便急急忙忙的跑下樓,開了門,向外面衝去。而她的目的地只有一個——那就是允兒家。


這麼衝忙連外衣、鞋襪都沒有穿好的她,自然也無暇注意到有一個小尾巴跟著自己一道離開了這棟住宅。


下雪的夜晚,外出的人原本也就不多,加上到允兒家的路也不需要經過一些主幹道,所以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到這樣一個穿著單薄家居服就跑上街的女人。


可是到了允兒家,徐賢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樣冒昧的跑到她家,會嚇到她吧……


就在徐賢愣神的期間,允兒二樓房間的燈滅了,接著樓下大廳​​的燈也滅了。


她是要睡覺了麼?那自己該怎麼辦?


徐賢這才開始思考,自己跑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只是為了看一眼她是不是好好的,沒有受傷,就這樣……嗎?


可是現在人都沒有見到……


難道就這樣回去了嗎?


就在她舉足無措的時候,她看到允兒手裡拿著外套從家裡出來了。果然,上帝還沒有拋棄她,而且允兒還一直往自己這邊看,這讓她回過神想起,自己穿的好像很不合適這樣飄雪的天氣。


轉眼間,就覺得或許自己考慮多了——允兒只是拉開車門,上了車而已。而且還發動了車子,像是要離開的樣子。


她要離開了,她要離開了……那自己……這樣的做法其實有點多餘。


但是,也是得自己看過她之後,才能放心,不是麼。


那現在,自己也該離開了吧,可是,腳上怎麼就像長了釘子似的,挪不開步子呢?


看著紅色的汽車尾燈,想著它不久之後就會載著那個讓自己忘不掉的人冒著白煙離開,徐賢頓時覺得吸入肺中的空氣都聚集成一坨冰,堵在了心口,讓自己無法順暢的換氣;視線也被從胸腔冒出來的思念轉化為的淚水所模糊。


不知道站了多久,車並沒有開走。兩行淚滑落臉龐,清晰視線之後,卻出奇的看到允兒走下了車,向著自己這個方向走過來。


越來越近的身影;越來越清晰的面龐;心跳的越來越快;徐賢產生了想要逃跑的念頭。可是這次逃跑卻不似她從住宅中逃跑那樣順利——光著的腳早就被冰涼的地面凍得失去了知覺,僵硬的腿一挪動便沒用的上勁,被強大的地心引力誘圌惑著,眼看著就要向後倒在已經積上一層薄雪的街道上。


“小賢?”允兒吃驚的看著自己懷裡的人。


開始,她還是不是很相信自己的眼睛,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幻覺的可能性很大。


這樣做,一定蠢死了。林允兒心裡暗自評價著。


在看到眼前這個“幻影”就要向後倒去的時候,允兒快步跑了過去,想要接住她。


可是卻沒有想自己想像中那樣帥氣的扶穩徐賢,像是在執行鏟球的足球運動員一樣滑到在了地上,屁股結結實實地摔坐在了地上。不過,她確定了一點——徐賢,不是幻影,而是實實在在的人。


在三秒鐘的愣神之後,允兒迅速的從自己身上摘下了帽子、圍巾戴在了小賢身上,雖然心裡滿是疑問:為什麼穿城這樣就跑出來了?手腕和腳踝的傷口是怎麼回事?但是首要的任務還是給這個嘴唇已經凍得發紫的小賢保溫。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套在了徐賢的身上;沉住一口氣一手攬著小賢的腰,一手繞過膝蓋下方,將對方橫抱了起來。她只是想著要將小賢移到開著空調的車上,之後的事,她現在來不及想太多了。


“呀……”可是抬腳準備向車子那邊移動的時候,感到自己的褲腳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拽住了。


艱難的側過身子,這才看到這樣一個阻力來自於哪裡——一隻小白狗咬著自己的褲腳,喉嚨裡發著呼呼聲,像是,在對自己發火?


“它,和你是一起的?”剛才沒功夫管它,也沒管它是被自己拖著走了多遠的距離,允兒覺得自己抱著徐賢,能保證不踩到它,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在把徐賢成功的放到了後排座位之後,看著小賢的眼睛一直盯著因為身材太短無法跳上RANGE ROVER的小白狗,在哪兒繞著開著的車門,喉嚨裡發著嗚嗚聲,委屈的就像是要哭了一樣。


在看到小賢輕輕點頭之後允兒把它抱上了車,像是在道歉一樣,'豆腐'想舔舔允兒的手以示謝意,卻被允兒不落痕跡(嫌棄?)的躲開了。


“我,送你,回家?”允兒上車之後,過了很長的一段尷尬的無聲時間,轉過身問道。生日禮物


能,不送我回家嗎?


徐賢沒有說話,'豆腐'也像是感受到不一樣的氣氛般,安靜的靠著徐賢,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尷尬的空間裡,只有允兒一個人在說話,連狗都沒搭理她。


一時間,允兒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有這樣愣了一會兒之後,管理員阿姨打來詢問多久能到的電話拯救了林允兒。


“我現在有點事要離開首爾,你要回家嗎?”允兒掛掉電話之後,有點急了,她必須今晚趕到麗水。


“那,你就先和我一起,等你想回家的時候給我說,我再帶你回來。”沒有問句,那是因為允兒好像感覺到徐賢應該是和鄭容和發生了點什麼——徐賢身上的傷,以這樣的裝扮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在給她套大衣的時候看到了家居服下面的秘密——星星點點的紅色、褐色、紫色的淤痕。


回想起徐賢身上的痕跡就莫名的不高興起來。


難道說她們要是退回朋友的位置,她還得耐著性子聽她們小兩口之間的矛盾嗎?


真煩,想著就煩。


不過看著後座精神有點恍惚、狀態不好的徐賢又沒辦法就這樣放著她不管,特別是自己要上高速的時候,她都沒有要係安全帶的意識。最後還是自己靠邊停車,給她把安全帶系上了。


比起嫉妒,還是更擔心。


曾經林允兒覺得徐賢就像能帶給她溫暖的天使,那樣純潔、善良、可愛;可是她從沒想過這樣的人,也會狼狽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從來沒有想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