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28181111-item-7458xf2x0600x0550-m  

“來來來,我們為了侑莉和Ssica再一次和好,乾一杯!”已經在這過去的五年中次次充當“和好趴”MC的崔秀英已經對流程輕車熟路了,完全褪去了剛剛“出道”時的拘謹與尷尬,豪邁地扯著嗓子吆喝著。


“Fany,允兒怎麼沒來啊?”舉杯同慶又挨個慶祝了一輪之後Jessica才敏銳的發現了一個事實——林允兒沒出席。


“她,晚上有事~”Tiffany看了Jessica臉上有一種不信任的表情之後補充道:“她要陪她爸爸,他們爺倆也好久沒見了呢。”當然Tiffany還是很夠義氣的省掉了允兒鄙視她們“你們這又不是第一次和好,我沒必要出席”的態度。


“我們吶,是第一個邀請她來著呢!”Jessica天外飛仙的飄來這麼一句。


難怪允兒有那麼多條短信。 Tiffany隨即明白為什麼允兒會有那麼多天短信。


等一下!


“為什麼你們第一個發她??!!!Jessi!我可是比她先認識你的啊!!!”十足的佔有欲讓Tiffany尖著嗓子叫了起來。


不過菸酒喉的嗓音再高在常人耳朵裡任然是低沉的。情人節禮物


“你呀~是我們最後一個通知的。”對Tiffany了解至深的Jessica一下就听出了——這個獅子女又發作了。也頗是好心情的槓上了。


“呀!”Tiffany馬上就撇出了有趣的八字眉。


“別——別對我們家Ssica吼啊~~”已經喝得有些微醉的侑莉,看到這邊女朋友大人可能會遭遇麻煩,一溜煙的趕到卡在了貌似要打起來的兩個人之間。


在Tiffany的一番“有女朋友了不起啊!”的吐槽,以及Jessica不甘示弱的“有本事你也找一個呀!”的反吐槽下其他女孩們都已經找好了下個續攤的地點。


為什麼全是女孩,善解人意的權侑莉小姐解釋道:Party上全是女孩子的話,會玩得更開一些。但這也有例外,比如小賢就提前給侑莉和Ssica到了別。理由是:容和學長還在家裡等她。


喝了酒不能開車的徐賢掏出電話想讓她的準未婚夫來接她,但是滑動在手機屏幕上的手指卻停留在了一個叫“YA”的聯繫人上,頭像是熟睡中的允兒,是自己上次在醫院的時候偷拍的,那個時候允兒燒得不省人事。照片裡的她也是憔悴得想讓人立馬趕到她身邊看看她情況到底怎樣。


不如去看看她。


徐賢想著抬頭看了看四周,應該離林宅不遠。於是把電話丟回了衣兜里,邁開了步子。


去了,見了面,要說什麼啊?徐賢沒想那麼多,但也不是喝醉了,她沒有醉,只是喝了一點點而已,她知道就算是不喝酒,她也是很想她的。可能不喝酒自己會開車去吧。可能這就是唯一的區別了吧。


或許……也許……她只是想到那個地方而已。因為,她站在林宅門口已經很久了,從衣服上的陰影就可以看出。落下的小雪片們因為環境溫度一落地便融化掉,落在她肩頭、鞋面的也是如此。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下雪的季節了。


冷颼颼的……


僅僅是出去到個垃圾,不穿外套也是沒有問題的吧?林允兒在屋裡探頭看了下屋外的環境,心裡盤算了下,還是決定不要繁瑣的去穿個外套。


本打算在家陪父親的她,卻沒成想老爸也有自己的安排,可是想到Party上可能會遇見徐賢……還是不要去了。允兒在心裡默默的肯定著自己的決定。

情人節禮物
“我可不是怕見到她……”一邊往帆布鞋裡塞著腳,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又想到拒絕去Party的事,小聲的嘟囔著。可在外人看來確實言不由衷的自我催眠。


允兒一出門就有些後悔了——或許我該明天早晨再出來倒垃圾的……因為她一開門便看到了像雕像一樣立在自己院子門外的徐賢,都沒法忽視掉她的存在。


“晚上……好,進來坐嗎?”僅僅是楞了幾秒鐘,允兒就恢復了預期的反應和速度倒完了垃圾並且客氣的和這個人打了招呼。她可不希望對方遲遲沒有反應,她也沒有那個耐心,因為……外面對於她這個只穿了單衣的人來說,就像一隻走進大夏天正午的冰糕,渾身冒著霧氣;不同的是,冰糕會被環境溫度溶化而她會被環境溫度凍僵。


“正好我也有東西要給你……”再也不能再在外面待​​下去了!有了這樣意識的允兒,沒等徐賢做出什麼明確的回答,拉著她就往屋裡走。


反正,我說過了,我又不怕她……而且外面真的快把我冷死了! ! !在進屋的時候允兒又在心裡默默的念叨了一遍咒語。


-------------------------------------------------- -


“來很久了?”幫著徐賢掛好外衣,倒了杯熱茶又轉身上樓取了準備送給她的訂婚禮物之後,允兒終於坐到了徐賢旁邊。


“沒……沒有很久,只是剛到。”


騙人!明明雪都滲到衣服表層、手很涼。不用多要徐賢解釋什麼,林允儿知道:她在說謊。在幫她掛衣服的時候有接觸到她的手,比自己的還涼;而且從她身上聞到些許酒味。喝了酒的人體溫都會上升,可是喝了酒的她,手還這麼涼。


可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允兒發現自己好像對對方觀察過度了,嘴角扯出一抹自嘲般的弧線。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當然僅僅因為意外而觸碰到一起的手,也就一秒的時間、便分開了。


“這是我送你的訂婚禮物”允兒把包裝精緻的小禮盒推到了徐賢面前,接著說:“你訂婚的那天,我正好有點事,來不了。”並不想多解釋,也去掉了很多可能性的詞語,擺明了態度:我不會來。正如她這些天拒絕那些會有徐賢出現的那些聚會一樣。

情人節禮物
“要不我提前幾天?你多久有時間……”這麼明顯的信號卻被徐賢忽略掉了。或者是說她還想確定些什麼。
我想確定什麼呢?徐賢問自己。可惜,她自己也沒找到這個答案。
“我這一段時間都會很忙……”林允兒有點急了,提高了音量,直視著徐賢的目光,壓抑著心裡洶湧的情緒;她還是不想直說“你訂婚,我不會來!” 。


徐賢看到這樣的允兒,這才回過神——也不難理解,換位思考一下,允兒要是要和哪個人結婚,說不定自己也不會到場。她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禮貌的說了聲“不好意思”。


安靜的房間裡,氣氛尷尬到了零界點。


我,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嗎?允兒看著徐賢轉身的背影,眉宇間的肌肉又不自覺的捲到了一起。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看著自己喜歡的人找到她的幸福,還能笑著祝福她的那種人。允兒煩躁的抓了抓腦袋。就在徐賢為了掩飾尷尬抓頭髮的時候允兒不小心看見了小賢白皙皮膚下的些許紫紅。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什麼。原本看著穿高領衣服的小賢,允兒就覺得有點怪了,本能的不想往壞的方面想,只是……眼睛看到了,心就再也無法忽視掉了。

既然你和他,感情那麼好……為什麼非要我來參加你們的訂婚典禮呢?是炫耀?想讓我放心?而且知道我不來還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我欠你的嗎? ! ! !


但是所有的怨氣在徐賢面前都消失得無隱無踪,特別是看到小賢眼圈的一抹淡紅之後,允兒不知覺得歉疚起來。但是一句“對不起”她埋在了心裡。


對不起,我放不下你。就算知道你和他以後會生活的很好,還是放不下。所以,我想離開一段時間。


看著安慰了自己獨自離開的小賢,兩行淚,悄悄的迸脫了眼眶的阻攔,帶著些許體溫劃過允兒的臉頰。但是在徐賢回頭看她的時候,她還是迅速的揩乾了眼淚,雖然不知道黑夜裡眼淚會不會那麼明顯的被已經走出大門的徐賢看到,但是至少最後,允兒希望留給對方一個,還算良好的映像。


可是在徐賢眼裡,對於允兒今晚上的一系列的肢體動作以及語言都是那樣的不自然,不自然到她都有些不相信在她面前的是林允兒! !


她小心眼的表示不會來自己的訂婚典禮;拒絕之後有些內疚、躲閃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背陰掉眼淚;沒錯一切的一切都被小賢盡收眼底。


我們,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了?這樣支支吾吾、掩著藏著不能直接說出心裡的想法?


為什麼,我們才分手一次,就這樣了?

情人節禮物
徐賢現在內心真羨慕侑莉和Ssica——那樣吵吵鬧鬧、分分合合但始終都還是在一起的兩個人。


難道是因為我要訂婚了,所以,我們之間的交流才變成這樣的嗎?


可,那隻是訂婚啊,又不是結婚;而且……我又沒有說一定……


我,又沒有……那麼喜歡鄭容和學長……像喜歡你那樣……


徐賢猛然回過神來——難道要和自己不那麼喜歡的人過一輩子?放自己喜歡的人離開?


如果林允兒有了新歡,或許,徐賢會那樣過日子;可是她明明就有在乎自己。


那麼,我們,能不能像侑莉姐姐和Ssica姐姐那樣合好呢?不需要合好那麼多次,一次就好。徐賢心裡冒出了這樣的想法。情人節禮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