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ing  

不知道是因為心情很好的緣故、還是晚上有了一番她不知情的運動亦或者是那枚藥丸真的有藥到病除的效果。醉宿的允兒第一次沒覺得有什麼折磨人的反應。


我是不是蓋的太厚了?


即使沒有動,覺得自己身上黏糊糊的而且特別的,熱。可是身子卻是出奇的爽快。支出一隻手伸著懶腰,瞟一眼床頭的鬧鐘,才5點多鐘。


呀,原來感冒的時候喝酒還能有這種效果呢!允兒暗自想著。不管怎樣,身體舒服了,也是件值得慶幸的事。酒瓶雕刻


那現在就起床洗個澡,然後再給自己做個早餐,之後就去公司報導吧。允兒閉著眼睛,心裡默默的計劃了下自己今天的行程。


徐賢? ? ! ! !


就在自己準備翻身起床的時候才看到趴在自己床邊已經睡著了的徐賢。剛看到個人的時候,允兒還以為是Tiffany提前回國了呢!但是如果是Tiffany的話,她才不會委屈自己,以那麼不舒服的睡姿睡覺呢!就算是把自己踢下床,也不會委屈了自己的那種……姐姐!但是在黑暗中識別出熟睡的側顏是徐賢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允兒感到了一絲緊張。本想打開床頭燈的手也收了回來。


她怎麼會在這裡?


嗯~~~這種想回憶起什麼卻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感覺把允兒因為身體情況好轉帶來的好心情一掃而光。


埋頭看了看被子裡一絲不圌掛的自己,又捏起床頭可疑的一次性手套。雖然什麼都不知道的她,還是躡手躡腳的從床的另外一邊梭了出去,拿著手套旁邊已經被開啟的藥盒鑽進了浴室。


離開臥室的時候順手把一條毛毯蓋在了徐賢的身上。藉著浴室裡的照明讀了藥物使用說明的允兒,大致明白那隻床頭的一次性手套的用途了。看來徐賢還真的來檢查自己有沒有老老實實的用藥呢!


真是的!因為對方還是像原來那樣一板一眼,引的允兒臉上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容。酒瓶雕刻


你做人怎麼還那麼死板啊!回到寢室、允兒不禁彎下腰以便在光線不好、暗黢黢的屋子裡看得更清些——即使褪去了原來上學期間的稚氣,可是臉部的線條還是那麼的柔和,高直的鼻樑、微翹的鼻尖、始終都是那麼飽滿的雙唇。一切的一切都讓她差點忍不住要吻上去。


林允兒,不可以。


雖然安安靜靜的看著小賢的側顏,讓允兒恍惚間像是回到了那個高中拉上了遮光窗簾的那個中午。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她,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了,而且訂婚典禮就在一個半月之後。雖然允兒還沒有拿到請柬,但是她還是在日曆上標記著,倒數著小賢要成為別人未婚妻的日子。


她,只是出於愧疚才來照顧自己的,已經不是因為當初是因為擔心逃課來照顧自己了。想到這允兒臉上浮現出苦澀的笑容。不過,不管怎樣還是——


“謝謝你!”允兒還是俯下身,面對著熟睡的徐賢輕聲說出了這三個字,輕得幾乎就是個口型。


她來照顧自己,是不是說她沒有那麼討厭自己了呢?


即使不想承認是秉著“怕吵醒徐賢”這樣的心情,大清早的出了門找到家咖啡店打發時間的允兒,在攪拌著根本就沒有放糖和奶的黑咖啡,心思卻留在那個屋子裡沒有和著自己的肉圌體一起出門。


或許不是,做事像她那麼有責任感的人,這件事發生在另外的人身上,她也一樣會去照顧對方的吧。所以,徐賢,你這樣讓我真的搞不清楚你的想法啊!


允兒嘆了口氣,可是自己喜歡的不就是這樣的小賢麼,死板、認真。或許當初離開的時候就該想到對什麼事都認真的小賢會對自己有很深的不滿甚至於是怨恨。長久不聯繫,讓允兒都只記住了小賢最正面的執著,卻沒有靜下來想過要是對一件事太過執著也可能成為鑽牛角尖。雖然她當初喜歡自己;可是或許自己的舉動讓對方感到不適之後,那些年的喜歡會變成怨恨。


看來自己當初有些盲目自信了呢!

“林……允兒?”


“泰妍姐姐?”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本能的抬頭找聲源。


“你怎麼在這?”其實她有一段時間都沒見到允兒了。


“我,起來早了,就來這打發時間了。”對其他人,允兒還是打算省去自己和徐賢之間發生的那些事。


“我工作的錄音室就在對門,才加完班。”看著允兒是要問自己為什麼也出現在這裡的樣子,泰妍會意的回答了允兒的疑問。


“是失眠了嗎?”泰妍點了咖啡在允兒對面坐了下來,開始閒聊起來。


“沒”允兒壓了一口黑咖啡,嘴角扯出個讓人暖心的笑容:“是睡得太好了。”事情都過去了,一直糾結著無法改變的事實,這不是允兒的生活信條;或者說曾經是、但是畢竟待在這麼這麼快樂的Tiffany身邊五年的時間,再猶豫的小青年也被她這個比加州太陽還要暖和的人給曬化了。


“呀——真讓人羨慕啊~~”聽到林允兒的話,泰妍發自內心的羨慕。


“怎麼?泰妍姐姐……睡眠不好?”允兒突然心情變得很好,難道對方是跟別人在晚上的時候……一臉八卦的追問著。酒瓶雕刻


“諾……你別想歪了啊!侑莉和Jessica吵架了,這幾天晚上都被Ssica拉著聲討侑莉呢!”被允兒臉上的神情膩了一肚子的泰妍表示——這沒有你想要的八卦。


“她們倆不是挺好的麼?”在允兒這個外人眼裡,侑莉和Ssica是對讓人羨慕的情侶,雖然其他不知情的人可能覺得侑莉會比較辛苦——Jessica的確不是讓人省心的女朋友。可、是那是侑莉喜歡的人啊,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允兒覺得自己都能夠多將就、寬容對方些。


“是挺不錯的,兩個人;但是或許是時間久了;侑莉被Ssica抓住單獨去夜店……你還好吧?”看著不知道怎麼了的允兒突然被咖啡嗆著了,泰妍伸手拍著允兒的背關心著。她不知道的是那晚,侑莉是和林允兒一起去的那間Club,不知道Ssica姐姐有沒有遷怒到自己身上。


“其實我覺得吧,Ssica這個人也沒什麼權利去責怪侑莉。那天晚上她還不是沒給對方打招呼就跑去新開的那間club,然後就撞見玩得正High的侑莉……”一邊說著,一邊也舉起什麼都沒放的黑咖啡小抿了一口。


呃,我還是更喜歡加糖加奶的咖啡呢!在嚐了黑咖啡之後泰妍心裡默默的給它劃了個叉叉。


“呃,對了,泰妍姐姐,你又沒有收到小賢的請柬?”允兒東拉西扯的聊了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之後,還是禁不住自己內心的好奇心,問​​出了口。


“嗯,這個,還沒有。不是離她訂婚還早嗎?”泰妍看著一下鬆了口氣的允兒,看樣子,她是還沒有收到請柬的。


不早了,還有一個半月,再準確點也就是五個半星期左右。允兒心裡默默地補充道。


“收到請柬你會去嗎?”泰妍有些意外,原以為允兒回來,小賢會取消什麼訂婚的呢!


允兒笑了笑,沒答話。


“你,就這樣放棄了?”


“不然?”允兒臉上繼續掛著笑容,可嘴里黑咖啡的濃郁的苦澀味刺激得她皺了皺眉,但是回口的甘甜於咖啡本身濃郁的香味卻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用手指摩莎著杯耳,看著清澈得沒有一絲雜物的黑咖啡。


或許,黑咖啡真的有它自己的魅力吧,可是但卻不是大眾所喜愛的飲品,甚至沒有速溶咖啡的市場那樣廣泛,但是它依然存在,依然是一切咖啡飲品的基礎。


愛,就像是一杯黑咖啡。兩個人共有的一杯黑咖啡,往裡面摻些什麼,不同的人、不同的情侶對此有不同的選擇。如果有一天其中一個人受不了這調兌出的味道,離開桌子;留下的那個人是要繼續依照著對方的口味加糖加奶?那隻會讓味道面目全非。不如重新點一杯黑咖啡,抿一小口,體驗它最初的味道,回憶愛最原本的樣子。然後,大度的祝福離開的那個人。這也是給雙方一個機會,給愛一個展示它原本味道的機會。


--------------------------------------------------


完成一天正常工作後回家的允兒愣愣的楮在家門口,裡面的燈是亮著的。


做了自己一天思想準備的允兒想到進去可能會看到徐賢還是忍不住想退縮。


再一次深呼吸之後,允兒終於拉開了門。


呼——


還好,徐賢不在。允兒上上下下檢查之後,再一次確定徐賢已經離開了的事實。整個人放鬆的癱在了沙發上。背負了那麼久的東西,一下沒了的感覺好奇怪。


在放空躺了很久之後起身這才看見徐賢留在桌上的紙條,上面用端正娟秀的字體寫著:
【請好好照顧自己。對不起,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獲得原諒。 ——徐賢】


明明該祈求原諒的人,是我才對的啊!允兒無奈地笑了,慢慢的眼前的字體變得有些模糊了,但是心卻嚐到了似黑咖啡回口的甘甜與芳香。


其實徐賢是想當面和允兒聊聊的,只是突然收到鄭容和的到家的短信,這才匆匆離開。


他怎麼今天就回來了?一邊開車一邊疑惑著,難道是自己記錯了日子。趁著紅綠燈的時間看了下日期。他之前給自己說到家的時間會是兩天后啊!


鄭容和本來還要再多玩兩天的,可是今天例行到家裡打掃衛生的阿姨打電話說家裡沒人,昨晚上到家的快遞也沒人簽收,而且徐賢的短信、電話從前一天就斷了。自從他和小賢一起之後無論自己到哪,小賢每天都是一個電話,有時打電話不方便都會發短信問候的,而且就根據這些斷斷續續的線索,他猜測她昨晚多半是沒有回家的。這就更可疑了,小賢從來沒有夜不歸宿的情況,無論怎樣她都是會回家的。


再加上之前知道林允兒回國的事情,讓他本能的感受到了威脅。於是乎,提前結束了自己和​​朋友放圌縱玩樂的日子。


守住徐賢才是他眼瞎最重要的事情。要是沒有了徐賢,自己就無法從爸媽手裡繼續拿贊助的錢了啊!沒有徐賢一臉正義的幫自己說話、圓謊,自己怎麼可能掛了個皮圌包公司背地裡拿著爸媽給的讚助費玩樂隊啊!


要說愛;鄭容和現在還真的說不上自己愛她。雖然曾經自己喜歡過她,也追過她,但是在林允兒約自己單獨見面並且威脅自己離她遠點的時候,鄭容和就察覺到了她和允兒之間有些不尋常的關係。


最初都只是猜測,但是在允兒之後一個泡泡都不冒的消失之後,看到徐賢的狀態,他才有些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不過那時,他還是愛著她的,在徐賢家裡投資出現問題,是自己拿出了一直存著的壓歲錢,還以想創業的各種原因找在美國工作了的哥哥借了些錢幫徐家度過了難關,在徐賢心情低落的時候也沒有離開她,甚至樂隊的活動自己都少有參加。


最終,徐賢在考上大學之後同意和自己交往,原以為是自己的誠意打動了對方,卻始終覺得她的心還是沒有在自己這裡。雖然她會給他做早餐、幫他洗衣服、收拾房間,甚至在剛剛成年的那天就滿足了自己生圌理上的要求,把第一次獻給了自己。


雖說男人的感覺總是很遲鈍,但就憑這遲鈍的感覺鄭容和也知道:她不愛他。


本想提出分手,可是在那天晚上爸媽突然駕到要查他們交給他的創業資金。那早就是個空本子了,前早就投到樂隊裡去了。好在有徐賢幫自己說話,爸媽也不知道為什麼對徐賢特別的信任。


或許是骨子裡執著、叛逆的哥哥並沒有停爸媽安排娶個他們認可的兒媳婦而且還出走美國,非節日幾乎不和父母問好的緣故。父母表示只要他和徐賢能順順噹噹把婚給結了,他們名下的財產就全是留給他的了。多有誘圌惑力的條件啊!而且徐賢本來就不是死捏著自己的那種女朋友,自己寂寞無聊的時候還可以溜出去嚐嚐“野花”。徐賢也是那種很懂事的人,可以陪陪自己的父母,幫自己打掩護,又不是那種會隨便和其他人怎樣怎樣的女人。完全就是個一百分結婚對象嘛!

酒瓶雕刻
所以要是被林允兒搶去了,自己失了面子不說——一個男人居然被一個女人搶走了自己的未婚妻;而且讓爸媽失望,自己可能就會永久的失去爸媽的支持了,在大學選專業的時候就沒按照爸媽的建議選擇,那滋味自己可不想再有第二次呢!


無論怎樣,徐賢,你必須和我結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