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5867917-item-6106xf2x0600x0450-m  

父母和孩子的聯繫不僅僅是在供養關係上,更多程度上是一種依賴,心靈上的依賴,哪怕你已經年過半百,只要父母健在,你就還是個孩子。對於孩子來講,最好的父母是不限制她們未來的發展,正如紀伯倫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所描述的那樣。可是,無法否認的是——即使孩子是父母射出的箭矢可以自由的向前,但是方向卻是弓確定的。


媽媽,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上了。這是林允兒早在幼年看見完整的媽媽被推進火圌化爐成為一堆暗灰色粉末的時候就知道了。可是這並不會妨礙允兒在夢裡見到媽媽,並不妨礙她在遇到煩惱的時候想其他人一樣尋求母親的安慰。或許是因為母親離開得早,允兒甚至比其他同齡的人在精神上更加依賴母親。只是,她一直不願意承認的是——她所尋求來的安慰,其實根本就不是母親給她的而是她自己在安慰自己。像一隻受傷的幼犬躲在牆角閉著眼舔舐自己的鬃毛、靠著冰冷的牆壁來模擬母犬還在的樣子。


就算林允兒已經不再是當初弱弱小小的一隻,但是在夢裡見到媽媽,她還是不願意讓這個虛擬的待在媽媽身邊的機會輕易流走,為了不讓自己輕易醒過來,她甚至在夢裡都刻意保留著一絲冷靜,不讓自己太過激動。當然不能有去碰“媽媽”的想法,因為那樣,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夢醒。不管是抓不到,惱怒地慌張了;還是“媽媽”一下消失了。林允兒試過太多次,所以長大之後反而不像小時候那樣固執地想要抓住,其實能隱隱約約看見,其實就該滿足了。畢業禮物


這次也不意外。


“媽媽……我……”模模糊糊看到了母親的輪廓。允兒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情緒不能失控。可是這一次,她真的很想哭,很想撲在媽媽的懷裡哭。


一步步小心的向影子靠去,強忍著已經開始發熱的眼圈。開始像以往那樣對著影子說自己的苦悶。


“媽媽,我把小賢丟了。我們,再也回不到原來那樣了……”只是這次就算在夢裡允兒也感受到嘴裡的絲絲涼意,就像自己真的在說話那樣。


“或許……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不,我沒有後悔去美國讀書,完成媽媽對我的希望……爸爸也沒有強迫我去……”在夢裡也不能讓媽媽感覺自己在埋怨她;再者說,去美國的的確確是她自願的。只是畢業禮物


“我原以為,我的離開,對小賢影響不大,我們也沒有在一起多久……我原以為,我在過去的五年心裡一直記掛著她,已經不算是有愧疚的了;可是泰妍姐告訴我小賢留了一級,我問她原因,泰妍姐姐卻讓我自己想……每次單獨見面,小賢雖然看上去客客氣氣的,但我知道她實際上在避開我。她,不願意和我多相處。”允兒想著她之前和徐賢的幾次見面,咬了咬嘴唇,決定還是該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媽媽:“在聽到小賢讓我從她世界裡消失的時候,雖然……我看上去沒什麼……但是,我……我……”林允儿知道,那個現實中的自己已經開始有液體溢出了自己的眼眶,弄得自己臉上癢癢的,甚至抽泣的感覺都要讓自己不能順暢地呼吸了。但是她還是忍住不去清理臉上的淚,因為她知道,她只要一動,夢就沒有了。


咬緊牙關,想讓自己的呼吸平復下來,把事情說完。可是意外出現了,媽媽居然伸出手幫自己揩去了眼淚,略微發涼的手讓她想起見媽媽最後一面時牽著的觸感​​。


再也無法忍受的思念加上最近遇到的種種苦悶驅使她還是一下子伸出了手,抓住了這只幫自己揩淚的手。


只是觸感真實的讓允兒完全幸福得早就忘乎所以了,她想看的更清楚。大腦下達了睜眼的命令——


“怎……怎麼是你?”一下把眼睛睜得老大的林允兒先是看到了像是天堂般的一片白色,之後徐賢坐在自己身邊的輪廓就漸漸浮現了出來。


她原以為,看到了天堂之後,就可以看清楚媽媽了呢!居然根本就不是什麼天堂,而是突然睜眼之後不適宜光線的強度出現的短暫失明! !


果然現實是殘酷的。

畢業禮物
可是看到徐賢之後林允兒一點都沒有驚喜的感覺,卻莫名其妙的煩躁起來,語氣不善地要她出去。


“我,待在這裡不行嗎?”別過頭,不看徐賢的允兒聽到了對方這樣的話,語氣低得像是在請求。


“奇怪了!我說!你為什麼要待在這裡啊!你不是要我離開你的世界嗎?你不走,我走總可以了吧!”林允兒覺得自己的這種心情所爆發出的聲音應該是很有力度的,只是不知道是剛醒的緣故還是怎樣,口氣怎麼是一種無奈的感覺。


呀!我現在是很憤怒啊! ! !


允兒皺著眉頭,艱難的爬起身。這才終於確定自己是在醫院——身上的病服,手上還打著點滴,爬起身時四肢酸痛的感覺告訴她,她的身體情況不是那麼的理想。


難怪剛才都沒法吼。允兒自嘲般的從鼻腔裡發出一聲不屑,林允兒,情況都沒有搞清楚,你就敢對著別人發火呢!


試圖去拔掉針頭的手卻被徐賢牢牢地抓住了。僵持了一會兒,還是徐賢離開了病房。自從清醒得看清楚是徐賢而不是夢裡的“媽媽”時開始,允兒就再也沒有看過徐賢一眼,甚至對​​著她發脾氣的時候頭都是朝另外一個方向的。或許要是她看一眼,就一眼,或許就無法那樣堅定得要對方離開了。心里莫名的怒火可能也會被對方滲出眼角的淚珠熄滅。


或許也是知道自己多看徐賢會變得弱氣,可是,她更怕自己不先攆對方走會發生什麼事情。可能是出於潛意識裡的保護意識,使自己對徐賢齜著牙、喉嚨裡發出嚕嚕的警告聲吧。


還有一點就是,她不想讓她看見自己哭。


太……太丟臉了,那樣。


-----------------------------------


“你去哪?”叫了醫生了解了自己並不是什麼大病之後,林允兒簡單收拾了下,換了衣服準備回家。她原以為徐賢早就應該離開了,因為她讓她離開病房的時候大概是上午10點的樣子,現在都接近晚上7點了。徐賢就一直坐在房間外的凳子上。看到林允兒出來,條件反射般、直直楞楞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你燒還沒退,而且只是所有炎症,都還沒有查出具體的病因就要回家了嗎?”看著暫時還處於被shock到的林允兒,徐賢深呼吸了下,理智的擺出了自己的理由。


她,是在關心我嗎?林允兒抿著嘴打量了下眼前的這個人。當然在上午攆徐賢離開後自己好好的蒙著頭大哭了一場,隨後也清醒不少:至少,現在她知道她沒有什麼理由對小賢發火。所以說每一句話之前都要想好。


“我不喜歡這裡的味道。”冰涼冰涼的,始終會讓自己想到媽媽離開時的樣子。


林允兒多久沒進過醫院了呢?大概,很久了吧……自從媽媽離開之後,她就不到醫院去了​​,生病什麼的都是把醫生叫到家裡。


“哦,對了。你幫我墊的錢,我……”突然意識到醫院是先交錢,徐賢應該有幫自己墊錢,允兒下意識地去摸包,只是她都不清楚自己是怎麼來這個地方的,怎麼會有錢包,只好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你給我個賬號吧,我回去把錢打到你卡里。”


只是她說完才發現,徐賢似乎沒有聽自己在說什麼,或者是單純的不想理自己?畢業禮物


“那就……”允兒不知道此時有比離開更好的方法可以化解自己心裡的尷尬了,於是對著這個曾經很親近的人客客氣氣地鞠了個躬,轉身準備離開。卻沒成想卻被對方拉住了手。


“餵……你要拉我去哪兒啊!”被動地被徐賢拖著走的允兒很耐心地告訴自己:不要發火。而且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沒力氣發火。試圖掙脫的她才發現徐賢的手勁比自己想像得大。


“我約了個醫生,你得看完病再走。”徐賢沒回頭。


“餵,看醫生不要錢的嗎?”允兒有些無奈地隨​​口說了一句,但是隨後她就發現,自己這個藉口找的簡直是太低級了。


呀!林允兒,你又不是什麼貧困大學生,也不是什麼失業小青年,裝什麼一副“看大夫很貴,賤圌民消費不起”的苦逼樣兒啊!


不過就算林允兒找了更好的藉口也不會阻止徐賢要帶允兒去看病的決心。


“那……能走慢點嗎?”知道徐賢本來就不是什麼容易妥協的人,允兒只好讓對方放輕鬆點,別是一副“拖不想打針的小朋友去醫院的家長”的感覺。


“我不會跑的,OK?”其實被徐賢牽著的感覺,從心底里講,簡直太好了,這是她回國以來第一次、第一次在徐賢清醒的情況下和自己的肢體接觸。只是,在斟酌了一會之後,林允兒覺得還是不要讓自己誤會的好。於是舉起了她牽著的那隻手。


呵,看來,她真的還是不信我呢!林允兒有些自嘲地暗付著。徐賢聽到她的保證之後,只是愣了一會兒,然後鬆開了她的手,改抓袖子。


雖然不信任自己,但是的的確確算是關心自己,在被拖著去看醫生的時候允兒是這樣認為的。


……至少也是負責的人,在聽了醫生一段頗為學術性的診斷徐賢居然連紅了,這讓是傷患的允兒覺得好笑——我生病,她害羞個什麼勁兒啊。


但是由於醫生很敬業,看到似乎只有一個人聽明白了他的診斷,於是又想通俗的話給倆人解釋一邊,可是思來想去,都覺得不怎麼好開口,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下體有感染”、“減少房事”這兩個詞。


光看著醫生無措的表情就覺得好笑的允兒瞟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朱元,一個可愛的醫生,這麼害臊為什麼還來當婦科醫生呢!等她從這個發現回過神來的時候好像明白為什麼站在自己旁邊的徐賢會臉紅了。


或許,她,只是對那天晚上的事有些愧疚,才來照顧自己的吧。


不過無所謂了,出了醫院,她倆就再也不用牽扯上什麼關係了。林允兒輕鬆的想著。


可是對方忙進忙出的幫自己取藥、約醫生還墊了醫藥費,最後還堅持送自己回家。要是一直欠著這個人情,是不是意味著以後自己好像還有義務和她有什麼聯繫呢?畢業禮物


“要不,一起去吃個飯吧?”快到家的時候坐在副駕駛上的林允兒客客氣氣的提出了邀請:“你忙了一天了,也該餓了……”即使嘴上說著很關心對方的話,但是心裡卻時時提醒自己不要試圖去歪曲“徐賢幫林允兒只是出於對那晚上的愧疚”的真理。


“算了,我覺得還是買點食材做給你吃好。”徐賢愣愣的看了林允兒有1分鐘的時間後,算是婉拒了林允兒想要帶自己出去吃什麼的提議,為了使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接著又補充道:“醫生不是交代你要忌生冷、油膩、辛辣的食物嗎?外面的餐館多半都是你不能吃的東西。”


“我不能吃,不代表你不能吃啊!”顯然林允兒一點都沒覺得自己的話有說服力,不過接下來她的話讓她明白允兒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了——“徐賢小姐,這幾天已經夠麻煩你了,我不想欠你這個人情。”再說,對這個快要從你生命裡消失的人這麼在乎幹嘛?欠了人情債的我也沒辦法消失的干乾淨淨啊!林允兒默默的在心裡補充道。


“你病好了,就不欠這個人情了。”更直線思維的人打交道真的是很累的一件事呢!林允兒索性也懶得管了,過會兒多打些錢到對方的卡上就好了。既然你用你的方式讓我欠人情,那就別怪我用我的方式還。


而且就在之前徐賢打開錢包拿停車卡的時候自己的瞟到她的銀行卡號了,而且迅速的把那一串數字輸在了手機的備忘錄裡。


想到了自己覺得還算滿意的方式去理清和徐賢的關係,林允兒的心情一下輕鬆了不少,之後和徐賢的互動也放平了心態就像是對那些剛認識不久的人那樣,客客氣氣的交流著,甚至還可以說些無關緊要的笑話。


在對方叮囑自己記得用藥轉身離開之後,允兒如釋重負般的呼出一口氣。


用藥?你管我!我不用你能怎樣? !難不成還來檢查? !林允兒可沒覺得這是孩子氣的想法,隨便把藥扔在鞋櫃旁邊的凳子上,轉身上樓洗澡去了。


醫院的這股味道,還在自己身上呢!


討厭這味道!並且在心裡默默的下著“未來很多年都不要再進醫院”的決心。畢業禮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