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_03  

生物鐘會遲到,但是並不表示它會停止。不論你晚上藉著酒力、還是黑夜滿月帶來的衝動做了什麼事,早晨都會到來,不早不晚、在你必須得面對現實的時候,現實就會擺在你面前。不管你是不是想變成鴕鳥那樣躲避現實,你都得面對。因為,這、是你躲不掉的宿命。


剛醒,對昨晚一點記憶都沒有,就算腦子的轉速還沒有達到正常水平,感受到酸軟的四肢似乎不怎麼聽命於自己大腦的命令,從以上這些信號中徐賢得知自己昨晚應該是做了一番激烈的運動,而且,是大汗淋漓的那種,因為身上感覺黏噠噠的。


愣了幾秒鐘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難道是……是酒後亂圌性了? !


轉過頭看到允兒就算是在睡夢裡還是顯得疲倦的臉,被汗水打濕之後粘在額頭上定了型的絨發,就算是在無意識狀態下也是微微上揚的嘴角。


我和她? !本來自己還有些慶幸醒來身邊時自己還算得上熟悉的人,但是隱隱約約意識到自己昨晚和林允兒在這張床上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原本還在通常頻率跳動的心臟頓時丟掉了平時優雅而鎮定的節奏。

酒瓶雕刻
我怎麼可以和她? !徐賢撐起身,臉部慢慢傳來灼燒感。


可、奇怪的是我心裡不全是氣憤的感覺……


“小賢……”抱懷裡的人一下空了,對方像是彈簧失去了外力恢復原狀般迅速的從床上坐了起來,允兒要想不被弄醒才是奇怪。


天啊!她也醒了!徐賢愣愣的回過頭看著也爬起來坐著的允兒,眼睛有點脬脬的,但其實和高中的時候相比,變化並不大。可是她怎麼能對著自己笑呢?她們之間不該變得尷尬才對的嗎? !


難道這是她計劃好的?加上回想起自己前幾日她對她說的那些話,“我只是想讓你消失在我的生活裡”“我不需要你補償什麼”


難道你以為你和我之間發生了點什麼,你就可以繼續留在我的生活裡任意妄為了? !


原本有些複雜的情緒的徐賢、在允兒醒來之後,之前又羞有怒的情緒就出離得只剩憤怒了。看著她的眼神也從最初的慌亂到現在的冷酷甚至有些凌厲的目光。


“小賢,我……”

酒瓶雕刻
“原來你林允兒的技術也不過如此嘛。”伴隨著鼻腔裡一聲不屑的輕哼,不等林允兒把話說完徐賢扔出了這樣一句話。


再次見面以來,她一直都採取這樣的溝通戰術——搶占先機。基本不給林允兒把話講完的機會。


試圖想和她交談的允兒一下愣在了那裡,滿眼、滿心、滿全身都是疑惑。


“我原以為你在美國那麼些年,在床圌上討女孩子喜歡的技術應該比較……特別呢!”話到最後,扔了一個輕蔑的眼神給對方。徐賢本著“不給機會講話、不聽林允兒講話、不多看林允兒表情”的“三不”原則、沒理會允兒的驚愕接著不緊不慢的在允兒面前換上了昨晚上的衣服——屬於她自己的衣服;完全沒有要避開對方的意識。


倒是林允兒有些尷尬的皺著眉頭把頭轉向了一邊。


“你,還沒有容和……我未婚夫的技術~~”拉好拉鍊的徐賢俯身在允兒耳後輕聲地說出了在允兒認知上無非是炸彈一般的話語,還故意留了一些話在口中,滿滿的挑圌釁。


這是,徐賢嗎?林允兒看著眼前這個穿得整整齊齊的女人,產生了巨大的陌生感。


“是嗎?”雖然聽到這樣的話對允兒來說簡直是太吃驚了,她昨晚根本就沒有碰她!反倒是她……難道你就這麼討厭我?自己碰都沒有碰她,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林允兒恍惚間明白了自己在對方心中被定義為什麼樣的角色,不,是終於正視了——她,林允兒;在她,徐賢心裡是什麼樣的人。既然你的劇本是這樣,不如就陪你演一次,嘴角扯出一抹一點都不善良的笑容。酒瓶雕刻


但出奇的是,在說完這短短的反問句之後,她呼吸的每一縷空氣進入到她身體之後都具化成一把把鋒利的三棱針,劃傷她的呼吸道,刺穿她的肺,最後狠狠的紮進了她的心。眼底想陪對方演戲偽裝出來那層叫做不屑的底布似乎也要被內心真實的感受個衝破了。


“門在那裡,不送。”指了指門,五臟六腑絞著疼的感覺已經讓她沒有心思和她繼續糾纏下去了。慢慢的縮回了被子裡,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從被窩裡汲取一些溫暖。


“……”就這樣了?徐賢原以為她們會有更多的對話。


可是看到允兒縮回被窩裡的身影自己還是不禁擔心了一下,我說的那些話,是不是重了一點……但是也不可能給你帶來你當初一聲不吭離開我的那種傷痛!雖然有些勉強,但是徐賢還是讓自己把對允兒的那些同情扼死在了搖籃裡。


“就像你說的”徐賢拉開門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允兒帶著些許疲憊以及無奈的聲音:“我們,不再見面。”


你不是說沒有我的生活你很幸福嗎?那就那樣繼續下去好了。只是林允兒沒把“祝你幸福”這幾個字說出口。我,是你希望從你生命裡消失的人,我的祝福還算得上什麼?我從來都沒有說離開,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回來。彌補也好、請求原諒也罷,但是這些必須是林允兒這個“人”做的舉動,要是被你剝奪了尊嚴,那還算是人嗎?獲得了原諒,又有什麼意義。


聽到一聲不大的關門聲,允兒終於吐出了剛剛一直憋著的一口氣,任那些無形的利器在自己身體裡亂竄,眼底的那層偽裝漸漸被浸濕,穿破。


原來允兒從來沒有想過她和徐賢之間的結果會是這樣。她想過她可能會不接受、不理解自己,每次想到,允兒都會覺得很難過,覺得自己要是真遇上那樣的情況一定會嚎啕大哭,用一摞抽紙檫鼻涕眼淚什麼的,可是現在她連睜著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像是被抽走了靈魂一般。


她現在已經沒有心思顧著其他的什麼了,肆眼淚任意流淌,反正也不值幾個錢;心,要疼等它疼好了,也不能真把人給疼死;但是呼吸絕對不能斷,大腦的不能停止運動——睡一覺吧!這是允兒給自己下達的最後一個命令,是一直不停地下達的命令,在徐賢離開之後,腦子裡唯一想的一件事。


離開林家的徐賢趕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沖個澡然後也是去睡個覺。


或許遇到什麼讓自己煩心的事的時候,人們都有希望過一覺醒來什麼都不曾發生過吧。


還好,容和學長這些天不在——對方樂隊上的事最近比較忙。要不自己這樣的行為一定很讓對方疑惑吧——很沒有禮貌以及公德心的關門聲,提在手上的包像是在河邊扔石子發洩心中不滿似的使勁砸在沙發上,似乎拖鞋都變得不合腳了、索性一甩腿光著腳進了浴室;放水的同時毛毛躁躁的除去自己的衣服,完全沒有穿上它們的時候那樣從容。


我,怎麼這樣啊!在把外衣摔在盥洗台上之後余光偶然晃到鏡子中的自己——因為血液流速過快,臉有些發紅,腦袋上的由於靜電的緣故細碎的髮絲懸在空間中,要是沒有發根的牽引,怕是要向各個方向飛去。完全就是一副被惹毛了的樣子。


我為什麼要生氣啊!為林允兒? !切,笑話! !


深呼吸了一下,再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徐賢表示:聽著水聲,平復焦慮心情指數五顆星。


平靜下來後慢慢的解著自己貼身的那件白襯衣,不再狂躁​​得像是餓著了的獅子,而是優雅的慢吞吞的解著釦子。脫下的衣服掃過鼻尖。


嗯,仔細聞的話,還可以聞到秀晶生日趴上烤肉的味道,還有果香,伴隨著氣味回想起昨晚和秀晶她們一大幫人一起玩的時光,緊繃的神經好像在這一刻才鬆懈下來。接下來還有酒精的味道,還有……還有一股淡淡的檸檬草的味道……


林允兒……


就像襯衣有電了似的,徐賢迅速的縮回抓著衣服的手。從眉間皺起的小山包就知道她剛剛才緩和的神經又緊張起來了。


趕緊溜進了浴缸,一定要好好放鬆放鬆才行。可就算是進了水溫合適的浴缸,雙腿也沒能輕鬆的伸直,雙手合十抵在自己的嘴前,無意識的捏緊了。


其實,我並不討厭林允兒的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就會說出那些傷人的話。回憶著允兒這次回國的點點滴滴的接觸,其實對​​她來說,和自己見面也不是件輕鬆的事吧。而且她的眼睛裡全是真誠的關心,雖然她是個隨和的人,對什麼人感覺都很好,可是對自己好像始終都有那麼點不一樣……


哎咦!有什麼不一樣的啊!別人眼裡都是一樣的吧!要不給每個人的感覺都是“她對我好像特別一些”!這樣,很容易和其他的女孩子約會什麼的吧。而且美國風氣又很開放……


“沒錯,像林允兒那樣,離開都不打招呼的人來說,早就不知道和多少人……”徐賢一邊小聲的貶低著林允兒,一邊抬起手,奇怪,剛剛就一直聞到一股淡淡的血圌腥味;是自己的手指哪裡受傷了嗎?可是拿到自己右手中、食指上血跡以及留長了的指甲頂端好像有些許皮膚質地的物質。這些發現,打斷了她說話的思路。


難道?這是她的第一次? ! !


怎麼可能!這麼多年,想她這樣閃閃發光、性格又好的人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

酒瓶雕刻
……或者是男朋友! !


徐賢一下懵了,失去了支撐力的雙腳隨著慣性,終於在浴缸裡伸直了;平靜的水面在靠近她心臟的位置有節奏地盪出一圈圈小水紋。


難道她……心裡一直有我?徐賢的眼神似乎有所鬆動;不,徐賢,絕對不是這樣的——最後,她還是強迫著自己放棄了這個想法。並在心底默默決定再也不要給林允兒這個人加上任何能讓她變成一個好人的濾鏡。


無論怎樣,我好像傷到她了。我是指,至少是在身體上。


世界上或許根本就沒有心靈感應這麼一回事兒,我是說,或許。


要不然此刻林允兒早就不會睡得那麼安穩了,不少人找她呢!此刻在大洋彼岸捏著手機君,耷拉著一對八字眉的黃美英就是其中一位。


“現在韓國不是上午嗎?怎麼連電話都沒開?”被允兒調侃“有事業心”的Tiffany其實只是出於無奈才接手了公司的那麼多事情,哪叫林允兒一天到晚沒有心思打理公司呢!害得自己出差都是形單影隻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允兒到美國來之後,自己總是很照顧對方,可能是允兒天生長得比較讓人有保護的慾望吧。


加上對方比自己年輕。


想當初允兒剛到美國的時候,就像是霜打的茄子般、蔫了。自己陪在身邊又是現身說法、又是開導,用了兩年時間才把這個窩在旱地上,卻以為自己陷入沼澤中的小鹿拖回正軌。再一年的時間兩個人不明不白的就睡在了一起,自己成了她那件事的老師,引導著對方為自己服務,但是允兒卻始終把自己保護的很好,不用說,就算是幾年之後,不告而別的愧疚已經不會影響到她的正常生活,但是Tiffany知道,她心底的那個人始終都是徐賢的。不知道是不是日子相處得久了,Tiffany發覺自己好像有點喜歡上這個小自己一歲的年下了,在和別的男生、女生約會的時候總是不自然而然的就想起她。


可就在自己想要正式追她的時候,她卻坐上飛機跑了,就算自己追到韓國想要表白時卻遭到對方“不要在繼續原來那樣關係”的搶白。


Tiffany知道她回韓國的目的是什麼。她不會那麼傻的試圖去成為她們的阻礙。


我,Tiffany還會沒人要嗎!開始各種Party,和不同的人約會,但是在看到允兒聽到徐賢親口說她要訂婚消息時,還是忍不住上前把這個像是挨圌了一悶圌棍的小鹿帶走,然後以出差的名義帶著她出去散心。


但是長輩那邊自己卻覺得壓力有點大,自己得瞞著上面允兒完全沒有花心思在公司的事情上,有得和允兒編排好劇本以免她在長輩面前穿幫。


打電話似乎公私事情都交織到了一塊兒。呀,這樣,就算允兒對小賢死心,我也沒什麼機會、時間去追林允兒啊!似乎自己都成了她的“作假經紀人”了。


這不,今天就是想打點話告訴她,她會提前3天回韓國,也就是一星期之後她就會回韓國;關鍵點不在這裡,而是林爸爸也要一起來。


林允兒,你最好給我早點開機啊!


“Fany,還在忙公司的事麼?”看吧,小的還沒有搞定,老的又來了。林爸爸晃晃悠悠的走向了自己:“辛苦了,允兒多久能像你這麼能乾就好了!”老爺子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和藹的說著,不過這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未來的媳婦似的。


Tiffany因要敢去一個朋友在海邊的party告別之後;屋子裡只剩下林爸爸和黃爸爸。


“我說要是把你家Fany嫁到我們林家來,如何?”林爸爸看著fany走下台階的背影說道。酒瓶雕刻


“不錯啊!你們家是獨生子女嘛,這樣我也不用愁Fany嫁不嫁得出去了。”哥哥姐姐全都結婚了,而到了婚嫁年齡的小女兒卻一直都沒有什麼結婚對象帶回過家,倒是允兒一直都是被Tiffany帶在身邊的。


其實和允兒一起,還是不錯的,兩家知根知底的,允兒那孩子也算得上是優秀,關於孫輩。那該是林老頭關心的事了,反正自己早就升級做了grandpa。黃爸爸抿了口茶,老算盤打得吱呀吱呀響。


“阿嚏!”趕去參加朋友聚會的Tiffany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動手把車內的溫度又調高了些。


哎,秋天的加州。氣溫變化真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