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e2f9b8-cac4-402d-973c-5cf55e7a0b12  

“你怎麼回來了?”Tiffany驚訝的看著頭髮好像被淋濕過站在門口的允兒。


“別提了,下午突然下起暴雨了,洗了晾在院子裡床單被套勸淋濕了。”允兒耷拉著八字眉,嘟嘟囔囔的抱怨著;沒有達到自己目標的不高興明擺在了臉上。


“那就只好再和我擠一晚上咯!”Tiffany突然覺得流過心臟的液體流速變快了,“你淋雨了吧?進來洗個澡吧……”她伸手想要拉住對方的手,林允兒卻出意外的側身躲過了。 Tiffany只好尷尬的繼續伸長了手臂拉住門把手,把門關上了。酒瓶雕刻


時隔五年從新走回那個房子,除了回憶,氣息都消散得差不多了,就算用盡全力,也只能聞到夾雜著灰塵味道的滄桑感。收拾自己的屋子,才發現其實都沒有和徐賢單獨的合影,唯一有徐賢的照片只是小學、初中的畢業照。用手指摩挲著畢業照裡那個總是站在自己正後方兩排的小徐賢,心裡被莫名的暖流圍繞著。


-------------------------------------------------- ---------


八月尾巴上的氣候還不算涼爽,甚至熱的還有些讓人心煩。


“呀!你有開空調嗎?”一身大汗的Krystal大聲的表示“你家空調製冷效果弱爆了”。


“哪叫你這麼運動得這麼激烈……”雪莉迅速的扯了一張紙邊擤著鼻子一邊快速的鑽回了被窩,然後把擦完鼻子的紙遞給大汗淋漓的Krystal。


“呀!你叫我幫你扔你擦過鼻涕的紙?!”雖然做出一副齜牙亮爪子的樣子,秀晶還是帶著一臉嫌棄的表情接過了廢紙,然後以一個漂亮的拋物線扔進了垃圾桶。


看著Krystal順利扔了垃圾高興得捏著拳頭叫了一聲“Yes!”雪莉也很應景的拍了兩下手,但心裡卻暗付:幼稚!


不知道為什麼Krystal今晚突然跑到自己家說要藉宿,然後還不拿作業給自己抄,義正言辭的說:作業要自己做!就在自己默默的縮回書桌前開始準備做暑假作業的時候,又被Krystal叫住了——

酒瓶雕刻
“幹嘛~~”聽見自己有氣無力的聲音。


“過來!幫我按住腳,我要鍛煉了!”Krystal指著桌上的一隻卡通黑貓的外型的鬧鐘錶示一看到這個就來氣!去年還是多久來著,崔雪莉去了趟日本就帶回了這個本想送給自己,但是聽了理由之後Krystal頓時想抄起這個黑貓給對方蒙頭砸過去——“你不覺得它和你很像嗎?”記得當初雪莉一臉奶膩的笑容成功的讓自己暴走了。


“你是因為允兒姐姐她們住你家,然後……被擠出來了嗎?”小雪球裹在被子裡想了想,這也是有可能的啊! Jessica挑床,只要是方圓200公里以內,Jessica都會毫不猶豫的奔回家睡。因為Tiffany和允兒暫時住在她們家,秀晶讓出了她的臥室只好跟她姐睡一張床。所以,要是Jessica和侑莉今晚在一起的話……秀晶被趕出家門還是有可能的。


“阿嚏!”在床上發呆的鄭秀妍響亮的打了個噴嚏,毫不意外的引起了權侑莉貼心的問候“怎麼是空調溫度太低了麼?”順勢要去拿遙控板的她意外的被Jessica重新拉回了身邊。

酒瓶雕刻
“沒事……你說秀晶去小雪球家住,會不會出事啊……”雖然一天到晚都是一副神游太虛、對什麼東西都提不起興趣的樣子,鄭秀妍現在越來越在乎鄭秀晶了,特別是……再次看到林允兒之後。這之間有什麼聯繫麼? Jessica傲嬌的表示——Because原來自己因為允兒長的像Krystal而漸漸喜歡上對方,即使沒有什麼結果;so現在看到允兒就會想起往事,然後就容易更深入的思考當初自己究竟是因為喜歡允兒呢,還是僅僅是因為她長得想自己的妹妹這件事;然後,越想就越費腦,然後就更容易飄去找北斗星了。


就當自己思想已經進入睡眠模式的時候聽到侑莉說:“沒事的,我相信她們倆一起住,小雪球會更不安全吧~”說完這話,侑莉臉上竟浮現出一種疑似自豪的表情? !


“屁!”過了幾天侑莉對Krystal說了昨晚她和ssica之間的這段對話之後,小水晶只丟出了這一個字,給她的準姐夫。


那天晚上被侵圌犯的明明就是自己!昨晚洗完澡之後,踱到書桌前翻看了下雪莉的作業,立馬無比的鄙視對方——還有一個星期左右就要開學了,居然作業都還沒完成一半!你是我鄭秀晶的女朋友嗎? !


“我幫你做抄寫單詞。”最後Krystal還是妥協了一點點,主動的幫雪莉完成不動腦子的抄寫作業。


果然還是我聰明啊!看到自己用五隻鋼筆同時抄寫,只用了一個半小時​​便完成了作業,而且字跡看上去還有點像圓體字,滿意地露出了孩子般的笑。


秀晶笑起來很好看,但是雪莉更喜歡的是她另外的一個表情——


“呀!”臉一下就呈現出黑暗中也能看見是半氣惱半害羞的紅色,被突然抱住的Krystal很不習慣的想要掙扎開。


“我好冷啊……”本來上次K歌的嗓子就還沒有恢復完,加上剛剛Krystal指定要把空調開到16°弄得自己有點鼻塞,基本不需要動用自己的撒嬌技巧,就可以觸動對方吧。


果真,Krystal踟躕了一會兒表示只抱著是可以的。


“呀!崔珍麗!!!”沒過一會兒Krystal又炸毛了,甚至叫出了對方以前很有鄉土氣息的本名,因為雪莉變本加厲的滑下去用臉貼著自己的左圌胸,摟著自己圌腰的手也不老圌實的向上移了好一段距離後停在了自己的右側肋骨邊上,隨時都有可能貼上自己的胸圌部啊! !


嗯,雖然平時秀晶的胸看上去小小的,但是其實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感覺上去還是有貨的,而且很有彈性哦~~


變圌態、下圌流、色圌鬼、咸豬圌手……鄭秀晶在心裡對這個比自己大半年、有過戀愛經歷的女朋友一陣狂轟濫炸式的蔑視之後也就睡著了,任對方幾乎是霸占著自己的胸圌部睡著了——自己長這麼大還沒有被別人霸圌佔圌著身體的某圌個部位睡呢!呃,除了自己的家姐——她一般都是把自己整個都佔了。


可是不知道小雪球有什麼魔法,讓大人們喜愛得不得了,就連本來以為能理解自己的林允兒也稱讚道:“呀,秀晶你好福氣啊~有這麼漂亮可愛的小女友!”


算了,還是不要再試圖向大人們闡釋:在她和小雪球的關係裡——其實容易受欺負的人是我! ! !


“對了明天有Party,允兒姐姐要來麼?”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這次自己的親姐想到給自己辦什麼Party,雖然她姐堂皇的說著:“你不是暑假結束了麼?馬上就要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了。辦個Party,好好放鬆放鬆。”


但是直覺告訴她,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看著沉入自己思想的Krystal,允兒疑惑了,她真的是在邀請我嗎?為什麼說完一臉沉重的樣子啊?我的形像很親切的吖。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


“這樣合適麼?”Jessica有點猶豫。


“就這樣,準沒錯;雖然我不大清楚小賢當初在允兒走之後的那年為什麼留了一級,但是允兒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再見小賢的啊!”允兒已經搬回家好些天了,侑莉和她單獨見過一面,讓她覺得有必要幫她。


阿姨當初離開之前很信任我的,我一定會一直一直站在允兒這邊的。侑莉暗暗下定決心。


“可是……小賢已經有男朋友了啊……”Jessica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我知道,但是允兒想見小賢,但是卻沒什麼進展。我覺得就趁這Party,是個好機會。”徐賢和鄭容和在一起三年了,侑莉不是不知道。或許允兒只是想當面解釋一下當初離開的原因呢?


“可是……你怎麼能保證小賢會來呢?”


“這就交給秀晶吧!”侑莉其實對徐賢和秀晶的關係感到有點奇怪,其實她倆剛認識的時候侑莉覺得沒什麼,但是又一次秀晶和秀妍大吵一架之後離家出走居然都沒有去朋友家,找了三天都沒有找到,自己甚至都要去報警了,卻看到徐賢送秀晶回來了——這麼正直的小賢居然會在知道秀晶是離家出走的情況下知情不報,還順著秀晶的想法帶她去了趟全州散心,順便看了父母? !


侑莉從來沒有見過徐賢這麼沒有原則過,就算是好友妮可要是做出了這種事,徐賢也會正直的勸對方要回家面對問題。有時候侑莉覺得徐賢對鄭秀晶這孩子有點過於溺愛了。


至於Krystal對徐賢,呃,可能是因為親姐姐總沒個姐姐的樣子,從來沒被姐姐寵溺過的秀晶自然而然的挺黏徐賢的。


所以,Krystal是一定會拉徐賢來參加Party的。


侑莉不禁為自己嚴密的邏輯沾沾自喜起來。


不出侑莉所料,對於鄭秀晶的邀請徐賢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雖然允兒回來了,但是徐賢似乎還是喜歡和Krystal待在一起,而不是允兒。


所以就算自己手機上閃爍無數次的一個匿名卻熟悉的電話,徐賢也沒有心思去接聽,而對秀晶的邀請似乎都沒有思考就答應了下來。


或許多想想就應該會知道,這次Party,林允兒也很有可能出席。如果這樣的話,自己還會參加嗎?


——可能不會,自己見一次那個人內心就遭遇一次巨大的波動,更煩人的是徐賢不能肯定——這巨大的情緒波動是怨圌恨;

酒瓶雕刻
——可能會,自己有沒有錯,為什麼我要躲閃? !


就算是這樣想的,在Party上看到允兒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徐賢整個人還是愣住了,手不自覺的交疊在一起,可能有5年沒有好好看過她了,自從上次機場見面之後,徐賢就再也沒這樣當面和允兒見過。上次在機場因為出了點小意外,讓徐賢心裡很亂也沒好好的看她。


5年不見,她更高挑了,似乎瘦了些,皮膚比以前更白了,特別是側顏——下顎柔美卻帶些硬朗氣息的曲線,配上秀氣卻不失英爽氣息的眉毛,再往下是並不高拔挺直卻剛柔並濟的鼻樑,再往下......


“小賢!”由於允兒突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徐賢這才把過於痴迷的目光收了回來,條件反射式的把手縮回了杯子後。


又一次的意外,林允兒,你怎麼總是在我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呢? !心臟莫名加速導致情緒有些不穩定的小賢還是家教很好的對著允兒抿嘴微笑了一下。


但隨後就反悔了——我為什麼要對她笑? !


“最近過的還好嗎?”或許是那個微笑,讓本來很忐忑的允兒平靜了一些。啟動一直停機保號的高中時用的手機卡,在問過侑莉小賢的號碼之後,知道對方手機號一直沒變時,允兒竟忍不住得開心——這樣,是不是說明她在等自己呢?但是隨後這樣的自信就被一系列的現實給打散了——小賢搬了家、電話也一直不接自己的,站在曾經熟悉的院子前卻看到其他的人進進出出,允兒心裡的失落簡直比當初還沒有收拾的院子還要淒涼。但是小賢這個僅僅是出於禮貌或者是條件反射性的微笑,彷彿讓她看到了一絲希望。


“還不錯。”這樣回答,會減輕她的負罪感麼?可是我的本意並不是想這樣,林允兒,你這個壞人! ! !可是……為什麼對你這樣掉頭就走的人,怎麼總是狠不下心呢?


“呃,是嗎……”允兒聽到這答案卻尷尬的摳了摳後腦。自己期待的答案是什麼?聽到她過得好自己不是該欣慰麼?奇怪,心裡怎麼是這種感覺?像是被一個大木塞塞住了,氣都透不過來了。


“我過得不好,都是因為你!”“你覺得我會過得好嗎?你當初一聲不吭的離開,你知道我傷心了多久嗎?”“你說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你是想怎樣?!”“林允兒,你混圌蛋!!!”


這些話,在徐賢心裡說了多少次,在允兒的預想中出現了多少次。可是真的兩人見面的時候,它們卻從沒有出現。


“我要訂婚了,三個月後的訂婚儀式,允兒你會來嗎?”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會之後,徐賢毫無徵兆地拋出了邀請。


是報復麼? ——這是林允兒聽到徐賢親口告訴自己要訂婚時的第一感想。可轉念一想,之前她就听侑莉說了,她和鄭容和在一起都三年了,訂婚,不該是很正常的決定?不,她一定是在生我的氣。允兒內心一遍遍告訴自己:她是在報復,一定是,一定是……


因為如果不是報復,她就真的再也沒有機會了完成她的夢想了:陪著小賢一天天變老。


“對不起,小賢……”Tiffany對著徐賢滿是歉意的笑著“能藉走​​一下允兒嗎?”


就在允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徐賢的話時,Tiffany不失時機的出現,把自己借走了。時機正好。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