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5867917-item-6106xf2x0600x0450-m  

 

其實現在Tiffany好像有點明白了為什麼當初Jessica會對允兒產生興趣了——看著和允兒都快黏在一起的Krystal。


呵,林允兒還真是和這倆姐妹有緣——姐姐:你不覺得她長得和秀晶很想嗎?哦呵呵,好可愛! (作者註:大概是自己的妹妹不會給自己撒嬌)
妹妹:她是姐姐喜歡過的人誒!感覺姐姐都沒有這麼喜歡我(哼!)不過,相處下來覺得她人比較好,長得也好,最重要的是她現在可不喜歡我姐,我姐也不喜歡她!這樣她就沒有威脅了,我想接下來能不能聯合她一同對付“準姐夫”--權侑莉。

畢業禮物
雖然兩個人的出發點不一樣,但是毫無疑問都對林允兒產生了比一般人要多的興趣呢!


兩個人從星座聊到血型,真的是很投機呢!就連下飛機都很貼心的幫各自的“姐姐”提包推行李的舉動都是很有默契。 Tiffany:允兒一直都是很紳士啦~~ Jessica:秀晶現在長大了,還是比較懂事的,不然回家沒有芒果吃(hing)


而且允兒和秀晶兩人也不約而同的對搞破壞、惡作劇什麼的有共同愛好,在了解到Krystal對侑莉Event的計劃之後,允兒當仁不讓的表示,怎麼可以少了我!自然而然的介入了計劃。所以現在雖然兩個人推著包走在前面,其實是在尋找侑莉的身影,以做到先發製人的效果。


“你看到侑莉姐姐了嗎?”Krystal小聲的問著旁邊同樣在張望著的允兒。


“還沒有,消息可靠嗎?”印像中侑莉躲藏的技術沒那麼高超的啊,小時候玩藏貓貓,這個人甚至想把自己塞進一個狹小的門縫,接過露了半邊身體在外邊,和容易的就被發現了,然後甚至還對自己的躲藏技術深信不疑,一臉驚訝的盯著自己:“我都藏的那麼好了,你都能找到!”

畢業禮物
“咦,你看到那個牌子後面的人沒有?”允兒突然發現了形跡可疑的人,在少女時代樂天的廣告牌後探頭探腦的,“是她們嗎?我很多年都沒見到她們了。 ”


“是的是的!!!”Krystal強壓著內心的狂喜,回頭看來下家姐的位置,趕快和允兒部署著接下來的計劃——


所有註意力全都放在尋找鄭秀妍身上的侑莉,自然沒有註意到故意戴了帽子墨鏡的Krystal以及她身邊的林允兒。


好不容易找到鄭秀妍的身影,可是旁邊那個人不像Krystal啊。管他的,侑莉藏好了自己,心裡開始默默地倒數起來:


10、9、8、7、6、5、4......


3......


“姐!侑莉姐在這裡!!!!”瞬間侑莉就發現Krystal出現在了自己旁邊,身體面向自己舉著雙​​臂,用全身表明“這裡有個人”!隔著墨鏡侑莉都看到了Krystal為引起別人注意而製造驚訝表情的眉毛都快掛到髮髻了,而且最後還不顧自己意願的把自己拖了出去,扔在了Jessica面前,像只邀功的獵兔犬。


呃,好吧,權侑莉就是那隻兔子。畢業禮物


“呵呵,Ssica啊,首爾歡迎你!”權侑莉狼狽的站穩了腳之後,尷尬的說出了以上的話。


還是這麼呆的一個人啊~~允兒心裡默默想著


“看吧,看吧......”Krystal滿意的看著成功被自己排除掉的Event,以及傻乎乎站在鄭秀妍面前的權侑莉,好以整暇的抄著手靠著允兒等著看好戲。


“你不是說今天有事不能來麼?”早就知道侑莉計劃的Jessica故意板起臉,裝出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又來了……明明她給她準備的驚喜早就被秀晶點穿了,可是Jessica還是裝出一副:“你怎麼出現在這裡”的不開心版本,來告訴對方:你的出現讓我很意外。雖然少了點溫馨和歡喜,但是總算是維護了對方小小的自尊心。


對於Jessica一副演得很投入的樣子,鄭秀晶從內心深處展開了對家姐的鄙視,以及對權侑莉的同情——她不知道的是:這就是她們之間愛的表現;不過她才不會在乎呢。已經對這樣的戲碼厭煩的小水晶拉上對此很感興趣的允兒向出口走去。


奇怪,崔雪莉不是說徐賢姐姐要來麼?怎麼半天都沒有看到人影呢? hing,你個小煤球居然敢騙我,秀晶不開心的嘟起了嘴。


不知道Krystal是在找人的林允兒只好盲目的被對方拉著走,反正都要坐她們的車,還省了一筆交通費呢!雖然林允兒不缺這幾個子兒,但是佔了便宜總是比沒佔的好。


“徐賢姐姐???!!”秀晶身邊的林允兒被突然出現的徐賢被抱住了!秀晶又不開心了:明明是那麼愛我的姐姐怎麼突然抱上林允兒了? !自己的女朋友沒來也就算了,怎麼自己關係這麼親的姐姐也“移情別戀”。女人都是善變的!她伸手扒拉開抱著允兒的徐珠賢,不開心的往對方懷裡鑽,一副求安慰的表情。

畢業禮物
“小賢......”允兒有那麼一絲的驚訝,她,怎麼會突然衝出來抱住自己啊?


“……”徐賢臉上本來是因為成功逃過了Krystal地毯式收索、成功給她製造了個驚喜的得意笑容僵在了臉上。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拍著秀晶的背,對她解釋到自己是想給她個驚喜來著。只是目光還呆滯地盯著林允兒。然後聽見那個闊別五年的人用自己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聽到的聲音,笑著給自己打了招呼。


------------------------------------------------


很好笑麼?有什麼可笑的? !


看到坐到自己車後座的林允兒臉上還掛著一見面時的笑容,徐賢就沒名頭的煩躁。


“秀晶,副駕駛不安全!”秀晶突然拉開了副駕駛的門,徐賢本能的提醒道。


“沒事,姐姐你開車,我在旁邊看著你,我都一個夏天沒怎麼見到姐姐你了。”不知道自己的親姐姐要是看到這一幕還會不會覺得自己不會撒嬌。


“林小姐,請系上安全帶!”從後視鏡裡看著她還是保持著笑容——就算剛才自己探過身子幫秀晶拴安全帶的時候被秀晶迅速的親了一下臉,她的臉上還是掛著那樣從容不驚的笑容。


難道自己還在期待著她有什麼反應麼?徐賢,她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林允兒了!不是那個當初就算是在遊戲中都寧願自己喝兩瓶啤酒也要保護自己不被別人親......的那個林允兒了。難道自己還希望這個時候她為了她吃醋嗎?


可笑!


更可笑的是,自己確實是這麼著希望的。希望她能吃醋……


察覺到就算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再關注林允兒,卻還是會聯想到她們之前在一起的事情后,徐賢要求自己在接下來的時間不准再看林允兒。


在發現徐賢不在向自己這邊投射目光的林允兒用手撐著臉,把目光放到了窗外,一直在徐賢面前保持的上揚的嘴角像是失去了彈性的橡皮筋樣垮了下來。


自己的心理建設在被徐賢突如其來的擁抱全部打亂了,特別是之後有一絲不願意再搭理自己的情緒,讓允兒的那一分自信迷失在了對方空洞的眼神中。


她明白,徐賢才不是想抱自己呢,而是把自己誤認為了鄭秀晶。徐賢眼裡散發的失落、後悔,一副“不好意思,打擾了”的表情,那一刻林允兒真的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塑料袋蒙住了,一種喘不過氣的感受。


“小賢也一起去玩吧。”因為侑莉還有幫Jssica準備晚上的接風Party,自然的向出了車接鄭家二小姐的徐賢發出邀請。畢業禮物


“我明早還有課,不好意思,侑莉姐姐......你們玩開心。”不是沒有看到小水晶眼睛裡的期待,甚至還拉起了自己的手,討好的輕輕搖了起來;但是自己真的需要點私人空間來緩一緩——林允兒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震驚。


但是至少今天,當自己下定決心不看林允兒之後就真的沒有看過了,這是不是證明我在她面前還是有自控能力的呢?是不是能證明我已經走出了當初的那份依戀?


可就算是回到家,徐賢也不想承認,她還在想著林允兒;即使她看著前方的路、打開包包拿出了鑰匙、開了門、還給自己倒了杯牛奶,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自己的視覺感官系統沒有問題,但是腦袋裡的畫面卻一直停在她抱著允兒時,對方臉那樣讓她懷念的笑容。


我是怎麼了?徐賢看著落地窗裡自己的倒影,再一次腦袋空白的發起了呆。


-------------------------------------------------- -------


“嘿!怎麼了?”侑莉伸出了手在林允兒面前晃了晃,試圖把對方從異度空間拉回Party。


“你是打算結婚了麼?”允兒覺得侑莉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閃得自己眼睛疼。


“我也想啊,但是還沒有給爸媽說呢......”侑莉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臉上露出的憂鬱一點都不符合Party主題——慶賀侑莉Jessica兩個人在一起五週年,快樂!


允儿知道侑莉爸爸媽媽是怎樣保守的人,韓國國內的社會也沒有西方社會那樣包容。


允兒拍了拍侑莉的肩膀,像是想把力量傳遞給她似的。畢業禮物


“小賢......怎麼明天還要上課?”允兒怎麼想也沒想清楚,小賢和自己是一屆的,可是韓國的學制和美國不一樣,照理說應該比自己早半年畢業才是。

“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後不久小賢就轉了校,而且還降了一級,所以還有半學期吧。”侑莉也不是很清楚小賢的事,因為小賢轉校的時候自己正忙著戀愛呢!


降了一級?照小賢全年級第一名的成績,怎麼會降級。另外一種可能,林允兒卻沒有勇氣想下去。一仰脖子把被子裡的伏特加全倒進了自己嘴裡,烈酒強烈的刺激著口腔,讓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口腔內膜的刺痛感覺,甚至這感覺還延伸到了大腦皮層——小賢降級和我有關係,突然間這個想法跳進了自己的意識,心一緊,忘記了呼吸,口腔裡的乙醇爭先恐後的進入鼻腔、喉嚨,任何可以鑽入的地方。


“咳——咳......咳——咳,呼——咳咳咳咳......”這口酒嗆得林允兒差點沒有喘過氣,憋死過去。身體從凳子上跌倒到地上,雙手本能地撐著自己的上身。這一嗆,讓林允兒沒有意識去想呼吸以外的事情,眼前一陣眩暈,耳朵迎上一陣巨大的耳鳴,讓自己的世界一下變得安靜下來,像是從熱熱鬧鬧的Party上抽離了一般。之後她聽見了斷斷續續、壓抑的哭泣聲,目光向前移——是小賢!穿著高中校服的小賢手裡拿著一份沒有成績的成績單,她留著淚,臉上卻掛著苦澀的笑容,嘴巴一張一合像是在念叨著什麼,但是無論允兒怎樣努力都聽不見她在說什麼。


最後是Tiffany發現了自己,扶起了自己,眼裡全是關心。林允兒聽見自己說了一句安慰對方的話。之後她整個人就像是沒了魂似的。


至少,她失神,她跌倒的時候還有Tiffany能發現她,扶起她。而當初,徐賢可沒有她這麼幸運。


那次考試她一個字都沒寫,所有科目都交了​​白卷。周圍站著的是班主任、各科老師、父母,他們指著自己,責怪自己、質問自己,可是她卻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拿著自己期望的成績單想:允兒,你現在可以回來了麼?你現在的成績隨便都可以超過我了。你怎麼還不回來?我不求你做我女朋友了......你回來,好不好?我做你女朋友......是在不行,我們可以做回朋友——那種很普通、很普通的朋友,好不好?求...求你回來,讓我遠遠的看著你都行......請不要......就這樣離開我......不聲不響的就離開,好不好......


“我不要!!”


“怎麼了......”身邊的男人也被自己巨大的響動弄醒了


“沒事......”徐賢重新躺下,窩在了對方的懷裡,就像落水的人抓浮木般伸出手臂緊緊的摟住了身邊的男人。雖然嘴上說沒事,但是滿腦袋的汗,冰涼的四肢,不得不讓身邊的男人還是打起了些精神。


“生病了?哪裡不舒服嗎?”男人感覺到徐賢收緊的手臂,溫柔的用手梳理著徐賢腦門上被汗水沾濕的劉海,關心道。


心,病了;心,不舒服......


“沒事,沒事,只是個夢而已......”沒有聽到小賢的回應,睏意再次襲來,安慰完徐賢,男人摟著她繼續沉沉的睡了過去。


可是即便身上蓋著被子,身邊睡著常溫比自己略高的男人,可是徐賢還是感覺不到一絲暖意。


夜,越來越深;大地的溫度一點一點消耗殆盡,到了一天中最低的溫度。畢業禮物


這低溫要持續多久?太陽多久才能出來?我,還能有看到太陽的那一天嗎?我,能撐到那個時候嗎?


沒關好的窗簾,一縷冰冷的月光穿過縫隙射進了屋子。放在床頭的戒指,被月光襯託的更加耀眼、堅硬;反射出的光芒像是一把冰刀射入徐賢的眼睛,一瞬間,渾身的血液都被冰凍住了一般。


其實,這樣的感覺也不錯。


不去想林允兒的溫暖,不去想她帶著笑意的眼睛,也就不會想到她殘忍的決定。


這樣,或許我不用等太陽,也能活得很好。


我用最後一股熱血化作一顆淚,因為你,它滑落臉龐,徹徹底底的離開了自己。


可在這一刻,我從內心卻有一絲詭異的輕鬆。


林允兒,你離開就離開,你回來幹什麼? !


是來看失去體溫的我嗎?那你成功了。


如果你是想來挽救什麼、想彌補什麼;最好趁早收起這種幼稚的想法!


我,不恨你不告而別;我,不恨你五年來毫無音訊;我,不恨你......


求你,離開......畢業禮物


徐賢睜大眼睛呆呆的看著窗外鍍上銀色的更加冰冷的夜,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又開始流淚了,在冰冷的夜裡,劃過自己臉龐的淚,其實是有溫度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